韓廣生發表聲明:我為什麼公開站出來
 
2005-7-5
 
【人民報消息】前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2001年出走來到加拿大。近日,媒體對他進行了大量報導。為此,韓廣生於2005年7月4日發表聲明。希望各界媒體能夠發表。

媒體聯繫:416-493-9214


韓廣生聲明

近日,加拿大的媒體對我進行了採訪報導,包括一些中文媒體在內的許多媒體從不同的角度進行了轉載報導,其中有些未能準確地表達本人的意願,並有誤導成分,因此本人認為有必要發表聲明如下:

首先,就我個人而言,我是由於對中共的極度的失望,脫離出走的。我抱著“執政為民”的理想參加工作,現實中最大的感受卻是“警匪勾結”。我在中共的專政機器內工作了很長時間,中共的殘暴,腐敗與我想保一方平安、扶正祛邪的信念背道而馳,但卻無力回天。如果不聽命於鎮壓善良民眾的指令,就屬於黨內異己分子,會受到嚴厲處罰。我非常痛苦。六四事件讓我認識到中共說的都是假的,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是假的,當人民和中共發生衝突的時候,它會毫不客氣的動用軍隊來血腥的鎮壓人民。法輪功事件,中共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使我更加對其絕望。雖然我基於良心出於同情,利用職權盡量減輕對他們的傷害,但我所能做的有限,對此,我一直於心不安深感負疚。我覺得這樣活著是一種恥辱。這也是我於2001年9月,寧可捨棄高官厚祿,毅然決然地脫離中共而來到加拿大的真實動機。

我到達加拿大兩天後立即寫了辭職信,辭去我在國內擔任的黨內外一切職務。我當初只想遠離中共的殘暴、專制、無信、腐敗、虛偽,而活的清白,自由,更象人一樣。我當初沒有公開揭露中共醜惡面目的想法,主要是對中共的殘暴,黑社會的恐怖統治手段心有餘悸。更主要是擔心國內的家人。在中共統治下生活過的人,哪個沒有恐懼的陰影?尤其是我原來的工作性質,使我比其他人更了解中共對付自己人民的恐怖手段,無論是在國內或在國外。

我公開站出來有幾個原因。

在詳細閱讀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更加使我感到中共強加於中國人民的統治是中華民族的災難。所以,我非常佩服前中共駐悉尼外交官陳用林和天津“610”警官郝鳳軍公開站出來告別並揭露中共的勇氣,我也願意站出來聲援他們、支援他們,讓他們覺得不孤單。我以前的顧慮主要是擔心國內的家人,後來發現無論我說不說話,中共都沒有停止對我家人的監控,所以我決定站出來支援陳用林、郝鳳軍。進而鼓勵更多的同胞脫離中共,選擇有良心地活著。

我的難民申請被拒,我覺得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它關係到和我類似的許許多多想擺脫中共的,有良知官員的希望和前途。我覺得有必要公開站出來讓加拿大政府和民眾對中共有進一步的了解。在中國,中共可以強迫絕大多數中國人做非人道司法制度的幫兇,否則,就是慘無人道的司法制度的打擊物件。對於既不想當幫兇,也不想被專政的人,西方社會應當幫助他們看到希望和出路。反之,就會使中共官員因為看不到希望和出路而不得不死心塌地地為中共效力,並使他們感到絕望。我感謝一位網友的話:給韓廣生政治庇護,中共非人道的政治制度就將越來越少真心幫兇;拒絕給韓廣生政治庇護,中共非人道的政治制度就會越來越多作惡者。

很多人問是不是我有什麼經濟問題逃出來?我想告訴大家,我逃離是因為我的良心。我不想為中共賣命了,我不想做昧著良心的事。這是我最根本的原因。我放棄了國內的優越物質條件,來到這裏,為了生存,我打工,開計程車,還做了一些小的生意。生活清苦,但掙的是乾淨錢。

對於海外華人同胞的各種反應,尤其是從大陸出來的朋友們對我的各種猜測和評論,我想告訴您:雖然我們是由於不同的原因而共同選擇了不在中共的統治下生活,但我同您一樣,深愛我們的祖國和人民。中共不是中國,更不代表中國人民。我站出來是為了更多的人有機會擺脫中共,獲得光明與自由。

謝謝!

韓廣生
2005年7月4日 於多倫多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