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幹周永康親抓鄭貽春大案 大紀元主編憤怒回應
 
2005-7-30
 
【人民報消息】中國異議作家鄭貽春在7月21日遭中共第二次起訴,罪名是“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結”。據披露,鄭貽春案現被做為大案、要案處理,已超出法院協調系統,由一個遼寧省政法委書記直接向中共安全部、公安部周永康、政法委羅幹匯報。

據大紀元記者馮長樂7月30日採訪報導,中共竊錄了鄭貽春與大紀元編輯唐青(本名黃萬青)幾年前的私人通話,並以此為“證據”,指控鄭貽春與唐青屬於“國內、國際勾結”,同時還指控鄭接受了唐青和大紀元網站的“資助”。大紀元網站主編唐青對此憤怒回應。

記者:唐青先生您好,營口法院再次開庭審理鄭貽春案,中共當局新一輪的指控,提到了大紀元網站編輯唐青您,並且以兩年前您與鄭貽春談話錄音內容作為庭審證據,聽到這個消息後您的感覺如何?您怎樣看營口法院的這個指控?

唐青:這個消息我已得知。鄭貽春是個本份的人,有深刻的思想,充滿理想和激情,憂國憂民。我和他雖然交往不多,但很敬佩鄭先生。我們只是一般的編輯和作者之間的聯繫,接觸不多,偶爾通過電子郵件聯繫。

幾年前因為稿件的事情與他有過幾次電話交流。為什麼幾年前沒事,現在就成了“勾結”?如果這也能作為“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結”的“證據”,那完全是中共歇斯底里的欲加之罪。中共領導人也跟布什打電話,難道也是“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結”?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我弟弟因為修煉法輪功以及和我有海外聯繫,兩年多前被上海公安綁架,至今杳無音訊。江西省610辦主任田軍以及江西國安多次跟我聯繫,聲稱要幫我找弟弟,還三番五次到我國內家裏,這是否也是“與境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結”?

* 竊聽私人談話是非法的

營口市檢察院作為中國國家司法機關、營口市公安局作為中國國家的安全機構,怎麼能用這樣竊聽的卑鄙手段來監控人們之間的正常交流和往來,他們不是在執法犯法嗎?!這本身即是對一個公民合法權利的危害和侵犯。

根據中國政府於1998年簽訂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國際公約,每一個簽約國的公民都應該享有充分表達的權利和自由。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5條,公民有言論和出版自由。按照憲法來看,鄭貽春有投稿寫作的自由,所以他是合法的,無罪。

中共營口國安對我和鄭貽春的電話監控錄音,是非法竊聽。非法竊聽觸犯國際的法律,我們要追究責任。而且這也是侵犯國民通訊自由,侵犯了一個合法的新聞媒體的名譽權和通信自由權。侵犯海外媒體人的名譽權,干擾大紀元編輯的日常工作。

* 勞動所得稿酬微不足道

記者:他們指控鄭貽春接受了你和大紀元網站的“資助”,能否談談具體情況?

唐青:這個鄭貽春自己也說了:“豈有此理。我是一個自由獨立的作家,作家就是靠寫文章賺取稿費,我這些年就是靠稿費過日子的。稿費是作家的腦力勞動所得,是合理的報酬,什麼是資助,資助是不定期的不定數額的無償的給。我沒得到任何人的資助。”

唐青表示,鄭貽春只是得到我們微薄的稿酬,籌金可以說低於任何一家海外媒體的正常水平,這是他勞動所得。我們一直很慚愧,付給鄭貽春的稿費大大低於平均水平,因為都是我們編輯自己掏腰包付的。一般情況下,作者給我們都是義務供稿;鄭貽春因為生活很緊張,所以我們每月付150美元作為他的稿酬,微不足道,這也算“接受國外資助”?

那些中共領導、部長、省長們每年大量出國招商,吸收外資,那才是真正的“接受國外資助”。“接受國外資助”是中共的國策,每年沒有大量的國外投資,中共都垮了。鄭貽春每月勞動所得150美元,就有罪了?!

* 針對《九評》和退黨而來

記者:鄭貽春揭露當局對他誘供,很明顯這種做法是當局事先策劃的,事先做的圈套。鄭貽春作為知名作家多年來在海外很多媒體上發表文章,為什麼當局單單找出與大紀元主編的談話作為加害他的證據,而不是其他網站或媒體或個人呢?

唐青:這和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有關。他們還懷疑鄭貽春是《九評》的寫作者呢,其實不是。

大紀元網站自建立之日起,中共就十分懼怕,並且處心積慮予以破壞和封鎖。我們最早在大陸的記者現在還有十多人被關在監獄。五年來,大紀元一路勇於打破中共封鎖,不僅立足海外,在中國大陸民眾心中也樹立起了一座豐碑。

大陸民眾透過多種途徑和管道得知並認識了大紀元,且以心口相傳方式,使大紀元深深植根於中國民間。大紀元因為敢講真話,中共一直視為眼中釘。

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刻,大紀元向人們即時敲響了警鐘,勇敢地揭示了中國共產黨的真實面目。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以來,特別是建立退黨網站、舉辦九評征文、發表大紀元的鄭重聲明等等,帶動了中國大陸的退黨潮。

* 鄭貽春案已超出法院協調系統

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打到了中共的“七寸”,幾百萬人聲明退出中共,海外聲勢浩大的聲援退黨遊行,都給中共以沉重的打擊。

此時中共拿鄭貽春開刀,重新審理鄭案,明顯衝著大紀元和《九評共產黨》來的。鄭貽春是一位優秀敢言的作家,作品涉及範圍廣泛;包括詩歌、散文、翻譯作品、政論性文章等。

鄭貽春和其他民主人士,一直在網上堅定不移、深刻有力的批判共產黨,揭露共產黨的流氓本性與欺騙的真面目,而從中共大量秘密抓捕這些異議人士,顯然不是偶然。

據知情者披露,鄭貽春案中共是做為大案、要案處理的。鄭貽春被抓捕後,即便是法院開庭審理結束了,此案也不是法院或是誰可以主導的。因為鄭貽春案本身已經超出法院協調系統,該案由一個遼寧省政法委書記直接向中共安全部、公安部周永康、政法委羅幹匯報。

記者:近一個時期以來,中共對大陸退黨人員和民主人士加強了迫害,特別是最近跟大紀元關係比較密切的撰稿人、大紀元記者的家屬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與威脅。監獄中還關押著象鄭貽春、張林等等這樣因文字而入獄的思想犯、記者數百多人。大紀元將如何面對?

唐青:中共已經到了末日的瘋狂,對百姓而言是黎明前的黑暗。退出中共的人數已突破330萬,連中國駐澳洲外交官陳用林、天津610官員郝鳳軍、瀋陽司法局局長韓廣生都逃離中共,在大紀元上公開退黨。中共已經是眾叛親離的局面,末日不遠,大紀元卻越打壓越壯大。

我很欽佩鄭貽春當庭翻供,進行自我辯護。這讓我回想起鄭貽春豪邁的文風和充滿激情的辯論。面對邪惡,就是要堅強。

在此我們呼籲各界聲援和支持鄭貽春、張林等異議作家和受迫害人士。大紀元作為受損害方以及關聯第三方,將訴諸國際相關機構來聲援和調查,我們也將公布和調查迫害鄭貽春、張林的直接責任人,將他們暴光。

我很遺憾鄭貽春遭到這樣的不公待遇!向鄭貽春和他的家人表示安慰,我們一定不會放棄努力!我們會想辦法。讓我們共同努力,使鄭貽春、張林等人早日獲得應有的自由!中共將得到應有的下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