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赤裸裸
 
作者:章天亮
 
2005-7-15
 
【人民報消息】鄭貽春先生是中國大陸為數不多的敢言知識份子之一,對於他的被非法抓捕,我表示強烈譴責。

幾年以來,鄭貽春為大紀元撰寫了大約200篇文章,其中的一些是公開為法輪功呼籲的,而且言辭相當犀利。我曾經一度很關注鄭先生的安危,因為在此之前,大紀元專欄作家杜導斌先生僅僅因為一篇《良知不許我再沉默》為法輪功呼籲,而被捕關押九個月,又被非法判三緩四。

後來我推測了一下中共行事的規律。

在毛時代,中共可以“關起門來鬧革命”,不顧國際上的一切規矩,放開膽子胡來,因為那時候還處於“自力更生”的狀態;鄧時代的改革開放,使中外交流大大增加,同時中共自上而下迅速的腐化使當局越來越依賴海外的投資去維持政權;到了江澤民執政時期,中國幾乎靠舉債度日,一方面強行發售國債並通過股市搶老百姓的錢,另一方面依靠海外每年數百億乃至上千億美元的投資為中國金融系統輸血。

“人權進步”此時成了中共滿世界騙錢的重要偽裝。即使對法輪功迫害如此血腥的情況下,每年中共也都要在日內瓦人權會議期間派人進行遊說,宣傳現在是“中國歷史上人權最好的時期”。

“人權”是社會文明與穩定的標誌,只有每個人的人權得到尊重,社會問題才會通過言論、結社、集會、示威以及法律的途徑得以解決,使社會危機在形成之前就通過和平的方式化解掉。古人都知道“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人權的被剝奪會造成社會矛盾的積累,爆發時釋放的能量就是災難性的。這些基本的常識也是海外大公司投資中國的重要考量。

我一直認為中共故意留下一些著名的異議人士不抓,一方面反正他們的文章也只能在海外發表,對於國內民眾的影響很小;另一方面,正好利用他們的名氣反證大陸的“言論自由”,這和毛當年留著龍雲、杜聿明等國民黨高級將領而把中下層軍官和士兵通過“鎮反”屠殺掉的策略一致。

我曾經一度認為中共總要保留幾個著名的異議人士以示人權進步。但是九評一出,中共知道末日將近,連最後的偽裝也顧不得了。

《大紀元時報》的“九評共產黨”系列真正揭穿了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我相信即使是中共內部的高官原本都意識不到中共竟然如此邪惡,隨之而來的就是良知復甦的黨員開始退黨,迄今人數已近三百萬之巨。中共風雨飄搖,崩潰在即。在很近的將來,我們會看到最大的共產主義紅墻如德國的柏林牆一樣,在一夜之間轟然倒塌。

大紀元網站反覆聲明,“九評”作者都在北美,中共明知道張林、鄭貽春等與“九評”並無關係,更知道他們完全是拳拳報國之心,指出目前的不足,以使中國變得更好,但卻仍要強行逮捕起訴,以言治罪,足見末日的危機感已深。

也正因為如此,中共已經再也受不了一點點的“批評”,傳喚余傑和劉曉波、逮捕張林和鄭貽春,以及大規模騷擾過去故意留在外面以偽裝中共“人權進步”的知識份子,是中共走回到毛時代赤裸裸的暴力的標誌。這種瘋狂的行為正是垂死掙扎的表現,通過濫用暴力來掩蓋自身的恐懼。

這種別無選擇,但卻十分粗暴的回應九評的方式會導致外資的撤離,以及國際社會的進一步排斥,對於中共的政權維系形成了新的政治壓力和經濟壓力,但是中共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即使飲鴆止渴,也在所不惜。

我們一方面強烈抗議中共的非法傳喚和逮捕,一方面也會一直關注其他國內知識份子的安危,同時更會呼籲國際社會對此踐踏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的暴行的關注。

我們也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只要我們再堅持一下,自由就會來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