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干周永康亲抓郑贻春大案 大纪元主编愤怒回应
 
2005-7-30
 
【人民报消息】中国异议作家郑贻春在7月21日遭中共第二次起诉,罪名是“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结”。据披露,郑贻春案现被做为大案、要案处理,已超出法院协调系统,由一个辽宁省政法委书记直接向中共安全部、公安部周永康、政法委罗干汇报。

据大纪元记者冯长乐7月30日采访报道,中共窃录了郑贻春与大纪元编辑唐青(本名黄万青)几年前的私人通话,并以此为“证据”,指控郑贻春与唐青属于“国内、国际勾结”,同时还指控郑接受了唐青和大纪元网站的“资助”。大纪元网站主编唐青对此愤怒回应。

记者:唐青先生您好,营口法院再次开庭审理郑贻春案,中共当局新一轮的指控,提到了大纪元网站编辑唐青您,并且以两年前您与郑贻春谈话录音内容作为庭审证据,听到这个消息后您的感觉如何?您怎样看营口法院的这个指控?

唐青:这个消息我已得知。郑贻春是个本份的人,有深刻的思想,充满理想和激情,忧国忧民。我和他虽然交往不多,但很敬佩郑先生。我们只是一般的编辑和作者之间的联系,接触不多,偶尔通过电子邮件联系。

几年前因为稿件的事情与他有过几次电话交流。为什么几年前没事,现在就成了“勾结”?如果这也能作为“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结”的“证据”,那完全是中共歇斯底里的欲加之罪。中共领导人也跟布什打电话,难道也是“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结”?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我弟弟因为修炼法轮功以及和我有海外联系,两年多前被上海公安绑架,至今杳无音讯。江西省610办主任田军以及江西国安多次跟我联系,声称要帮我找弟弟,还三番五次到我国内家里,这是否也是“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结”?

* 窃听私人谈话是非法的

营口市检察院作为中国国家司法机关、营口市公安局作为中国国家的安全机构,怎么能用这样窃听的卑鄙手段来监控人们之间的正常交流和往来,他们不是在执法犯法吗?!这本身即是对一个公民合法权利的危害和侵犯。

根据中国政府于1998年签订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国际公约,每一个签约国的公民都应该享有充分表达的权利和自由。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公民有言论和出版自由。按照宪法来看,郑贻春有投稿写作的自由,所以他是合法的,无罪。

中共营口国安对我和郑贻春的电话监控录音,是非法窃听。非法窃听触犯国际的法律,我们要追究责任。而且这也是侵犯国民通讯自由,侵犯了一个合法的新闻媒体的名誉权和通信自由权。侵犯海外媒体人的名誉权,干扰大纪元编辑的日常工作。

* 劳动所得稿酬微不足道

记者:他们指控郑贻春接受了你和大纪元网站的“资助”,能否谈谈具体情况?

唐青:这个郑贻春自己也说了:“岂有此理。我是一个自由独立的作家,作家就是靠写文章赚取稿费,我这些年就是靠稿费过日子的。稿费是作家的脑力劳动所得,是合理的报酬,什么是资助,资助是不定期的不定数额的无偿的给。我没得到任何人的资助。”

唐青表示,郑贻春只是得到我们微薄的稿酬,筹金可以说低于任何一家海外媒体的正常水平,这是他劳动所得。我们一直很惭愧,付给郑贻春的稿费大大低于平均水平,因为都是我们编辑自己掏腰包付的。一般情况下,作者给我们都是义务供稿;郑贻春因为生活很紧张,所以我们每月付150美元作为他的稿酬,微不足道,这也算“接受国外资助”?

那些中共领导、部长、省长们每年大量出国招商,吸收外资,那才是真正的“接受国外资助”。“接受国外资助”是中共的国策,每年没有大量的国外投资,中共都垮了。郑贻春每月劳动所得150美元,就有罪了?!

* 针对《九评》和退党而来

记者:郑贻春揭露当局对他诱供,很明显这种做法是当局事先策划的,事先做的圈套。郑贻春作为知名作家多年来在海外很多媒体上发表文章,为什么当局单单找出与大纪元主编的谈话作为加害他的证据,而不是其他网站或媒体或个人呢?

唐青:这和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有关。他们还怀疑郑贻春是《九评》的写作者呢,其实不是。

大纪元网站自建立之日起,中共就十分惧怕,并且处心积虑予以破坏和封锁。我们最早在大陆的记者现在还有十多人被关在监狱。五年来,大纪元一路勇于打破中共封锁,不仅立足海外,在中国大陆民众心中也树立起了一座丰碑。

大陆民众透过多种途径和管道得知并认识了大纪元,且以心口相传方式,使大纪元深深植根于中国民间。大纪元因为敢讲真话,中共一直视为眼中钉。

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大纪元向人们即时敲响了警钟,勇敢地揭示了中国共产党的真实面目。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以来,特别是建立退党网站、举办九评征文、发表大纪元的郑重声明等等,带动了中国大陆的退党潮。

* 郑贻春案已超出法院协调系统

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打到了中共的“七寸”,几百万人声明退出中共,海外声势浩大的声援退党游行,都给中共以沉重的打击。

此时中共拿郑贻春开刀,重新审理郑案,明显冲着大纪元和《九评共产党》来的。郑贻春是一位优秀敢言的作家,作品涉及范围广泛;包括诗歌、散文、翻译作品、政论性文章等。

郑贻春和其他民主人士,一直在网上坚定不移、深刻有力的批判共产党,揭露共产党的流氓本性与欺骗的真面目,而从中共大量秘密抓捕这些异议人士,显然不是偶然。

据知情者披露,郑贻春案中共是做为大案、要案处理的。郑贻春被抓捕后,即便是法院开庭审理结束了,此案也不是法院或是谁可以主导的。因为郑贻春案本身已经超出法院协调系统,该案由一个辽宁省政法委书记直接向中共安全部、公安部周永康、政法委罗干汇报。

记者:近一个时期以来,中共对大陆退党人员和民主人士加强了迫害,特别是最近跟大纪元关系比较密切的撰稿人、大纪元记者的家属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与威胁。监狱中还关押着象郑贻春、张林等等这样因文字而入狱的思想犯、记者数百多人。大纪元将如何面对?

唐青:中共已经到了末日的疯狂,对百姓而言是黎明前的黑暗。退出中共的人数已突破330万,连中国驻澳洲外交官陈用林、天津610官员郝凤军、沈阳司法局局长韩广生都逃离中共,在大纪元上公开退党。中共已经是众叛亲离的局面,末日不远,大纪元却越打压越壮大。

我很钦佩郑贻春当庭翻供,进行自我辩护。这让我回想起郑贻春豪迈的文风和充满激情的辩论。面对邪恶,就是要坚强。

在此我们呼吁各界声援和支持郑贻春、张林等异议作家和受迫害人士。大纪元作为受损害方以及关联第三方,将诉诸国际相关机构来声援和调查,我们也将公布和调查迫害郑贻春、张林的直接责任人,将他们暴光。

我很遗憾郑贻春遭到这样的不公待遇!向郑贻春和他的家人表示安慰,我们一定不会放弃努力!我们会想办法。让我们共同努力,使郑贻春、张林等人早日获得应有的自由!中共将得到应有的下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