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看中國:一場預示新中國的開始的運動 (圖)
 
2005-7-27
 
【人民報消息】中共少將朱成虎日前對世界公開發表核武威脅言論,震驚西方社會,更使得當前在中國大陸發生的超過三百萬人退黨大潮,以及引發退黨潮的 《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倍受西方關注。

據大紀元7月27日報導,“近看中國:九評引發退黨大潮”國際英文研討會於星期五7月22日上午在華盛頓DC國家記者俱樂部的正廳(Ballroom, National Press Club)舉行。中共官員對美國的核威脅成為研討會關注的焦點。

發言人包括大紀元總編輯郭軍(Annette Guo)女士,美國國會議員湯姆-譚奎多(Tom Tancredo),國家安全政策中心主席、前美國國防部助理國務卿弗蘭克-蓋夫尼(Frank Gaffney),加拿大國會議員羅伯特-安德斯(Robert Anders),和瑞典議員、歐洲委員會顧問約讓-林德布勞德(Goran Lindblad)。約讓-林德布勞德先生因故無法親自前來,特別請一位代表為他宣讀專門為該研討會撰寫的發言稿。




國家記者俱樂部正廳座無虛席

可容納550人的國家記者俱樂部的正廳座無虛席。聽眾包括國會議員助理,駐華盛頓DC外交官,全球性非政府機構和非盈利組織人士,在校學生和商業人士。

以下是大紀元總編輯郭軍在當日研討會上的演講。

=====================================


大紀元總編輯郭軍女士演講
最近,中國解放軍的一個少將,朱成虎,在香港發表關於臺灣海峽問題的講話,他說如果美國干預中國進攻臺灣,中國將不惜發動核武戰爭,把美國兩百個城市夷為平地。這位解放軍將領的談話,是第一次中國軍方公開地,不加遮掩地以核武器來威脅其他國家。

大家知道,自從1964年中國試驗第一顆原子彈之後,中國政府在公開場合,歷來都堅持所謂核政策的幾個原則,既是:在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都不對任何其他國家和地區,首先使用核武器。

九十年代末,中國高級將領曾經語帶威脅,暗示中國也可能會對美國西海岸使用核武器。而這次,公開地,未加掩飾地的核威脅,已經覆蓋到美國主要的兩百個城市。美國社會和輿論對此感到震驚。

不過,對中國人來說,尤其是對來自中國大陸的人來說,中國共產黨當局這麼做,卻是絕對不奇怪的事情,因為中國人大多對中共有更為深刻的了解。當然,有些中國民眾認同當局的這種做法,有些卻不,這是另外的話題。

外交,是內政的延伸。研究和探討中國外交策略的形成和轉折變化,必須從中共的對內施政去尋找蛛絲馬跡。大紀元時報去年底開始,發表了一系列評論中國共產黨的文章,被稱為《九評共產黨》。這九篇文章,系統地介紹了中國共產黨的形成,發展和最後在中國建立政權過程中的所作所為,也對中國共產黨的行為方式,其組織的本質做出了非常深刻的評論。

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觀點,是把達爾文生物進化論的觀點,推演到人類社會的發展,在共產黨語言裏叫做階級鬥爭,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唯一動力來源。所以,毫不妥協地鬥爭,是共產黨人的基本本質。這就是毛澤東的名言,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九評共產黨》認為,這是共產黨濫用和壟斷暴力的深層原因。

謊言,是九評共產黨認定的中共的另一個基本本質。當能力不足夠,而需要對暴力隱瞞掩飾的時候,謊言便出場了,謊言和欺騙,是暴力的另一面,也是暴力的潤滑劑。這是《九評》的語言。

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 在中國引發退黨大潮。目前,通過海外網上退黨的人數已經超過300萬,還有大量中國民眾因無法上網,將自己的退黨聲明張貼在中國大陸的公眾場所。而中共則企圖通過封鎖消息和內部打壓、逮捕退黨民眾,用恐嚇將退黨潮撲滅。

中共用大陸媒體以市場做誘惑,脅迫國際媒體對退黨潮沉默。中共並散布關於退黨潮的假消息給各國政要。中共對內封鎖退黨消息,進行整黨,黨員人人過關,重溫入黨宣誓。新華社近期也公布了最新統計的中共黨員的數目,來掩蓋退黨潮。

中共目前在國內遭遇統治危機,這個危機來源於大陸民眾、包括中共黨員對中共的不認同和不相信,新領導層企圖通過刺激瘋狂的民族主義情緒,企圖有機會通過對臺灣的戰爭來轉移內部權力和擺脫危機。

中共建政五十多年來大多通過對外戰爭來擺脫內部危機,轉移視線,重新鞏固權力。中共在50年代初剛奪取政權後,通過朝鮮戰爭鞏固政權;60年代初,中共內鬥發生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中共通過對印度的戰爭擺脫危機,平息內部不滿;60年代末,中共文革失控,也是通過對前蘇聯珍寶島戰轉移視線;76年鄧小平剛上臺不久,通過對越南的戰爭,轉移軍權,擺脫危機。

讓我們回到開始的話題。朱成虎對美國的核子威脅,中國政府發言人說是個人言論,很多美國人或許也認為那不代表中國共產黨的核子策略。但請大家考慮一下中國的“個人言論”的空間,我們可輕易拿出數百個作家的名單,因為自由發表了“個人言論”而被關入監獄,而這些人所發表的言論,遠遠沒有朱成虎講話的個人言論敏感。如果我們相信一個中共的高級將領,會公開自由地發表如此敏感的“個人言論”,那就太可笑了。

大家都知道,中國歷史上皇帝選擇官員主要是“科舉”,“科”就是考試,“舉”是由官員和社會人士推薦。一個人是否能夠勝任公共職務,不僅僅是要看他如何對待上級,而更主要的事要看他如何對待弱者,因為這更能夠體現一個人的真正品質。這種推薦被稱為“舉孝廉”。舉就是推薦,“孝”是對待老人的態度,“廉”是面對弱者時的自制能力。

一個人是否能夠勝任公共職務,不僅僅是要看他如何對待上級,而更主要的是要看他如何對待弱者,因為這更能夠體現一個人的真正品質。任何罪犯,面對全副武裝的警察,都會非常彬彬有禮和克制,那不是他真正的特性。所以,分析中國的外交政策,不能不從中國國內的人權狀況入手,看看中共如何對待異議人士和團體,如何煽動對地下基督教會和法輪功的仇恨。

這種核子威脅,很明確在刺激和扭曲中國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在國際上製造和散播恐懼和仇恨。中共在中國大陸使用恐懼和仇恨進行統治,因此自然而然地延伸到了外交層面,延伸到了和其他國家的交往層面。換句話說,中共以前的核子戰略是煙幕,是一種欺瞞手段,現在的非正式非官方的核子威脅,也是因為中共處於自己內部的需要。

暴力的火焰需要仇恨作為燃料,集權專制政權,必然要散播仇恨,這在歷史上被證明了無數次。

目前,全球正面對擁有13億人的中國市場和中共黑幫邪惡的思想體系,這二個因素的並存,將利益和原則凸顯出來。在中共倒臺之前,中國退黨民眾拒絕和邪惡站在一起,選擇了道義,為人類贏得了尊嚴。

中國民眾大規模的退黨並不是要把中國共產黨怎麼樣,中共黨章規定,六個月不交黨費就屬自動退黨,本來退黨不需公開聲明。這樣多的中國民眾公開退黨,通過自我反省,宣布和暴力、仇恨斷絕關係,脫離仇恨的心靈束縛。這是一場偉大的精神自省運動的開始,是中國人開始擺脫恐懼和暴力的開始,預示新中國的開始。

一個真正擺脫了仇恨和暴力的中國,才是一個真正能和國際社會和睦相處的中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