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清晰!陳水扁針對中共核武論首度公開回應(圖)
 
2005-7-26
 

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二十六日在東京舉辦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的視訊演講會,吸引約兩百名日本記者及外國駐日媒體特派員的參與。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7月26日報導,針對朱成虎的言論,臺灣陳水扁總統公開發表講話,強調若中共政權崩潰,中共絕對首當其沖要把臺灣作為轉移目標的焦點,會以民族主義挑動國民情緒,鼓勵侵犯臺灣。臺灣樂見中國崛起,但應扮隨和平覺醒、民主開展;期盼中國崛起,帶給全世界是機會,不是威脅。

從陳水扁的講話中可以看出他的思路非常清晰,他分的清中共惡黨不等於中國,中共政權崩潰,中國才會真正崛起。臺灣需要更多像陳水扁這樣明辨是非的領袖人物。

大紀元記者吳涔溪7月26日報導,陳水扁總統26日上午在總統府與“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Japan)舉行越洋視訊會議時,發表中共軍備擴張對亞太及全球造成的隱憂,及臺灣社會願扮演的積極角色。陳總統並首度回應中共解放軍將領的核武論。

共同疑問

針對日前共軍少將朱成虎發表“中國可能在臺海衝突中使用核武對付美國”談話,身為中華民國三軍統帥的陳水扁首度公開回應,他說:“此說法正是赤裸裸地曝露中共軍方可能誤判情勢的危機。”

他說,北京政權不斷在質量上改進其戰略導彈部隊,使其具有核武嚇阻與反擊之能力,已經能夠瞄準印度、俄羅斯、美國全境以及包括澳洲、紐西蘭等亞太國家,此最令國際社會憂心。

他說,諷刺的是,在沒有外來威脅的情況下,中國政府仍然要積極擴充軍備、增加飛彈部署與強化投射能力。這點是全世界愛好民主與和平的國家,對北京政權提出的共同疑問。

中共非和平崛起

陳總統並提到,日前美國防部公布“200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軍力報告”,明白指出中國在逐漸發展成為區域強權的道路上,正步入關鍵的十字路口。除了軍事預算逐年以兩位數持續增加,更部署650至730枚彈道飛彈瞄準臺灣,使得兩岸軍力平衡向北京方面傾斜。

中國軍事野心與能力的擴張,不僅反映在對民主臺灣的威脅之上,更構成對亞太、甚至全球安全與和平的共同隱憂。

政治不民主導致窮兵黷武

陳水扁指出,一個決策不透明的中國、一個政治不民主的中國、一個社會充滿不確定性的中國,正是導致北京當局窮兵黷武的主要原因。

必須認清的是,所謂的“中國崛起論”實建立在廣大的市場經濟誘因、持續擴充的軍事能力、潛在的社會與經濟動亂、政治核心的控制能力,以及政治民主能否穩定開放的複雜基礎之上。僅單一面向來解讀將陷於政治的誤區。

若中國崩潰 臺灣首當其沖

陳總統在回應媒體提到中共可不可能崩潰的問題時強調,中共會不會崩潰?正如過去很多人質疑柏林圍牆會不會倒下去?蘇聯共產黨會不會解體?是一樣的。

但若中共崩潰,臺灣絕對首當其沖,中共為轉移焦點,可能以民族主義,鼓勵侵犯臺灣。臺灣樂見中國崛起,但應扮隨和平覺醒、民主開展;期盼中國崛起,帶給全世界是機會,不是威脅。(註:很清楚,中共惡黨獨裁政權≠中國)

為了讓中國在發展過程中成為全球“民主社群”一股正面的力量,臺灣近年來在民主鞏固與民主深化方面的努力成果,正足以作為中國“和平覺醒”與“民主開展”的燈塔。

臺灣願做中國民主燈塔

他強調,臺灣願意在國際社會引領中國進入國際和平建制規範的過程中,扮演建設性的協助角色。

同樣的,當2千3百萬臺灣人民胼手胝足創造出來的民主果實面臨中國“非和平、不民主”的威脅斫傷時,希望國際社會正義的聲音與支持能夠站在臺灣這一邊。

陳水扁說,自八十年代的民主開放以來,2千3百萬臺灣人民用愛與對民主的執著,陸續完成解嚴、開放黨禁、報禁、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政黨輪替、公民投票,乃至於現階段正努力推動的民主憲改工程,讓臺灣成為亞洲新興民主當中一個“最成功的故事”。

他強調,儘管北京領導人迄今仍然不願務實面對他個人上任五年來推動“兩岸關係正常化”釋放的許多和平橄欖枝,反而,持續利用分化與統戰的技倆,企圖分化臺灣內部的團結;縱使面對中國的軍事恫嚇與飛彈威脅,臺灣政府仍然積極尋求建立一個“支持‘臺灣民主’與‘兩岸和平’的臺海權力新平衡”。

這個 “臺海權力新平衡”有三項目標:一是確保作為全球“民主社群”核心成員的“臺灣民主”不受中國以“非和平”的方式加以威脅與破壞;二是串連全球“民主社群”成員共同協助包括中國在內等非民主國家共同發展民主;三是在“兩岸和平穩定互動的架構”下,尋求兩岸和平對話與關係正常化,以促進亞太區域穩定與繁榮。

終戰六十年 和平是最大願景

陳水扁總統提到,今年是二次世界大戰終戰60周年,60年的歲月,地球村的子民共同見證冷戰的對立與終結、第三波全球民主化潮流的傳播、前蘇聯共產體制的瓦解、跨世紀國際新秩序的隱然成型、乃至於新世紀國際恐怖主義與區域性潛在危機的衝擊。

“歷史的脈絡與經驗清楚告訴我們,戰爭是無情的、和平是可貴的,和平、民主與自由都是人類文明的普世價值,但是和平、民主與自由絕非憑空而來,大多是伴隨著危機、衝突與威權統治。如果地球村的人民不能相互包容、彼此尊重,接受以公正、平和與民主的協商方式來解決紛爭、消弭誤會,我們就不可能擁有安定與繁榮的未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