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看中国:一场预示新中国的开始的运动 (图)
 
2005-7-27
 
【人民报消息】中共少将朱成虎日前对世界公开发表核武威胁言论,震惊西方社会,更使得当前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超过三百万人退党大潮,以及引发退党潮的 《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倍受西方关注。

据大纪元7月27日报导,“近看中国:九评引发退党大潮”国际英文研讨会于星期五7月22日上午在华盛顿DC国家记者俱乐部的正厅(Ballroom, National Press Club)举行。中共官员对美国的核威胁成为研讨会关注的焦点。

发言人包括大纪元总编辑郭军(Annette Guo)女士,美国国会议员汤姆-谭奎多(Tom Tancredo),国家安全政策中心主席、前美国国防部助理国务卿弗兰克-盖夫尼(Frank Gaffney),加拿大国会议员罗伯特-安德斯(Robert Anders),和瑞典议员、欧洲委员会顾问约让-林德布劳德(Goran Lindblad)。约让-林德布劳德先生因故无法亲自前来,特别请一位代表为他宣读专门为该研讨会撰写的发言稿。




国家记者俱乐部正厅座无虚席

可容纳550人的国家记者俱乐部的正厅座无虚席。听众包括国会议员助理,驻华盛顿DC外交官,全球性非政府机构和非盈利组织人士,在校学生和商业人士。

以下是大纪元总编辑郭军在当日研讨会上的演讲。

=====================================


大纪元总编辑郭军女士演讲
最近,中国解放军的一个少将,朱成虎,在香港发表关于台湾海峡问题的讲话,他说如果美国干预中国进攻台湾,中国将不惜发动核武战争,把美国两百个城市夷为平地。这位解放军将领的谈话,是第一次中国军方公开地,不加遮掩地以核武器来威胁其他国家。

大家知道,自从1964年中国试验第一颗原子弹之后,中国政府在公开场合,历来都坚持所谓核政策的几个原则,既是:在任何时间,任何情况下,都不对任何其他国家和地区,首先使用核武器。

九十年代末,中国高级将领曾经语带威胁,暗示中国也可能会对美国西海岸使用核武器。而这次,公开地,未加掩饰地的核威胁,已经覆盖到美国主要的两百个城市。美国社会和舆论对此感到震惊。

不过,对中国人来说,尤其是对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来说,中国共产党当局这么做,却是绝对不奇怪的事情,因为中国人大多对中共有更为深刻的了解。当然,有些中国民众认同当局的这种做法,有些却不,这是另外的话题。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研究和探讨中国外交策略的形成和转折变化,必须从中共的对内施政去寻找蛛丝马迹。大纪元时报去年底开始,发表了一系列评论中国共产党的文章,被称为《九评共产党》。这九篇文章,系统地介绍了中国共产党的形成,发展和最后在中国建立政权过程中的所作所为,也对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方式,其组织的本质做出了非常深刻的评论。

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是把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观点,推演到人类社会的发展,在共产党语言里叫做阶级斗争,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唯一动力来源。所以,毫不妥协地斗争,是共产党人的基本本质。这就是毛泽东的名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九评共产党》认为,这是共产党滥用和垄断暴力的深层原因。

谎言,是九评共产党认定的中共的另一个基本本质。当能力不足够,而需要对暴力隐瞒掩饰的时候,谎言便出场了,谎言和欺骗,是暴力的另一面,也是暴力的润滑剂。这是《九评》的语言。

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 在中国引发退党大潮。目前,通过海外网上退党的人数已经超过300万,还有大量中国民众因无法上网,将自己的退党声明张贴在中国大陆的公众场所。而中共则企图通过封锁消息和内部打压、逮捕退党民众,用恐吓将退党潮扑灭。

中共用大陆媒体以市场做诱惑,胁迫国际媒体对退党潮沉默。中共并散布关于退党潮的假消息给各国政要。中共对内封锁退党消息,进行整党,党员人人过关,重温入党宣誓。新华社近期也公布了最新统计的中共党员的数目,来掩盖退党潮。

中共目前在国内遭遇统治危机,这个危机来源于大陆民众、包括中共党员对中共的不认同和不相信,新领导层企图通过刺激疯狂的民族主义情绪,企图有机会通过对台湾的战争来转移内部权力和摆脱危机。

中共建政五十多年来大多通过对外战争来摆脱内部危机,转移视线,重新巩固权力。中共在50年代初刚夺取政权后,通过朝鲜战争巩固政权;60年代初,中共内斗发生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中共通过对印度的战争摆脱危机,平息内部不满;60年代末,中共文革失控,也是通过对前苏联珍宝岛战转移视线;76年邓小平刚上台不久,通过对越南的战争,转移军权,摆脱危机。

让我们回到开始的话题。朱成虎对美国的核子威胁,中国政府发言人说是个人言论,很多美国人或许也认为那不代表中国共产党的核子策略。但请大家考虑一下中国的“个人言论”的空间,我们可轻易拿出数百个作家的名单,因为自由发表了“个人言论”而被关入监狱,而这些人所发表的言论,远远没有朱成虎讲话的个人言论敏感。如果我们相信一个中共的高级将领,会公开自由地发表如此敏感的“个人言论”,那就太可笑了。

大家都知道,中国历史上皇帝选择官员主要是“科举”,“科”就是考试,“举”是由官员和社会人士推荐。一个人是否能够胜任公共职务,不仅仅是要看他如何对待上级,而更主要的事要看他如何对待弱者,因为这更能够体现一个人的真正品质。这种推荐被称为“举孝廉”。举就是推荐,“孝”是对待老人的态度,“廉”是面对弱者时的自制能力。

一个人是否能够胜任公共职务,不仅仅是要看他如何对待上级,而更主要的是要看他如何对待弱者,因为这更能够体现一个人的真正品质。任何罪犯,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都会非常彬彬有礼和克制,那不是他真正的特性。所以,分析中国的外交政策,不能不从中国国内的人权状况入手,看看中共如何对待异议人士和团体,如何煽动对地下基督教会和法轮功的仇恨。

这种核子威胁,很明确在刺激和扭曲中国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国际上制造和散播恐惧和仇恨。中共在中国大陆使用恐惧和仇恨进行统治,因此自然而然地延伸到了外交层面,延伸到了和其他国家的交往层面。换句话说,中共以前的核子战略是烟幕,是一种欺瞒手段,现在的非正式非官方的核子威胁,也是因为中共处于自己内部的需要。

暴力的火焰需要仇恨作为燃料,集权专制政权,必然要散播仇恨,这在历史上被证明了无数次。

目前,全球正面对拥有13亿人的中国市场和中共黑帮邪恶的思想体系,这二个因素的并存,将利益和原则凸显出来。在中共倒台之前,中国退党民众拒绝和邪恶站在一起,选择了道义,为人类赢得了尊严。

中国民众大规模的退党并不是要把中国共产党怎么样,中共党章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就属自动退党,本来退党不需公开声明。这样多的中国民众公开退党,通过自我反省,宣布和暴力、仇恨断绝关系,脱离仇恨的心灵束缚。这是一场伟大的精神自省运动的开始,是中国人开始摆脱恐惧和暴力的开始,预示新中国的开始。

一个真正摆脱了仇恨和暴力的中国,才是一个真正能和国际社会和睦相处的中国。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