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清晰!陈水扁针对中共核武论首度公开回应(图)
 
2005-7-26
 

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二十六日在东京举办中华民国总统陈水扁的视讯演讲会,吸引约两百名日本记者及外国驻日媒体特派员的参与。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7月26日报导,针对朱成虎的言论,台湾陈水扁总统公开发表讲话,强调若中共政权崩溃,中共绝对首当其冲要把台湾作为转移目标的焦点,会以民族主义挑动国民情绪,鼓励侵犯台湾。台湾乐见中国崛起,但应扮随和平觉醒、民主开展;期盼中国崛起,带给全世界是机会,不是威胁。

从陈水扁的讲话中可以看出他的思路非常清晰,他分的清中共恶党不等于中国,中共政权崩溃,中国才会真正崛起。台湾需要更多像陈水扁这样明辨是非的领袖人物。

大纪元记者吴涔溪7月26日报导,陈水扁总统26日上午在总统府与“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Japan)举行越洋视讯会议时,发表中共军备扩张对亚太及全球造成的隐忧,及台湾社会愿扮演的积极角色。陈总统并首度回应中共解放军将领的核武论。

共同疑问

针对日前共军少将朱成虎发表“中国可能在台海冲突中使用核武对付美国”谈话,身为中华民国三军统帅的陈水扁首度公开回应,他说:“此说法正是赤裸裸地曝露中共军方可能误判情势的危机。”

他说,北京政权不断在质量上改进其战略导弹部队,使其具有核武吓阻与反击之能力,已经能够瞄准印度、俄罗斯、美国全境以及包括澳洲、纽西兰等亚太国家,此最令国际社会忧心。

他说,讽刺的是,在没有外来威胁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仍然要积极扩充军备、增加飞弹部署与强化投射能力。这点是全世界爱好民主与和平的国家,对北京政权提出的共同疑问。

中共非和平崛起

陈总统并提到,日前美国防部公布“200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军力报告”,明白指出中国在逐渐发展成为区域强权的道路上,正步入关键的十字路口。除了军事预算逐年以两位数持续增加,更部署650至730枚弹道飞弹瞄准台湾,使得两岸军力平衡向北京方面倾斜。

中国军事野心与能力的扩张,不仅反映在对民主台湾的威胁之上,更构成对亚太、甚至全球安全与和平的共同隐忧。

政治不民主导致穷兵黩武

陈水扁指出,一个决策不透明的中国、一个政治不民主的中国、一个社会充满不确定性的中国,正是导致北京当局穷兵黩武的主要原因。

必须认清的是,所谓的“中国崛起论”实建立在广大的市场经济诱因、持续扩充的军事能力、潜在的社会与经济动乱、政治核心的控制能力,以及政治民主能否稳定开放的复杂基础之上。仅单一面向来解读将陷于政治的误区。

若中国崩溃 台湾首当其冲

陈总统在回应媒体提到中共可不可能崩溃的问题时强调,中共会不会崩溃?正如过去很多人质疑柏林围墙会不会倒下去?苏联共产党会不会解体?是一样的。

但若中共崩溃,台湾绝对首当其冲,中共为转移焦点,可能以民族主义,鼓励侵犯台湾。台湾乐见中国崛起,但应扮随和平觉醒、民主开展;期盼中国崛起,带给全世界是机会,不是威胁。(注:很清楚,中共恶党独裁政权≠中国)

为了让中国在发展过程中成为全球“民主社群”一股正面的力量,台湾近年来在民主巩固与民主深化方面的努力成果,正足以作为中国“和平觉醒”与“民主开展”的灯塔。

台湾愿做中国民主灯塔

他强调,台湾愿意在国际社会引领中国进入国际和平建制规范的过程中,扮演建设性的协助角色。

同样的,当2千3百万台湾人民胼手胝足创造出来的民主果实面临中国“非和平、不民主”的威胁斫伤时,希望国际社会正义的声音与支持能够站在台湾这一边。

陈水扁说,自八十年代的民主开放以来,2千3百万台湾人民用爱与对民主的执著,陆续完成解严、开放党禁、报禁、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选、政党轮替、公民投票,乃至于现阶段正努力推动的民主宪改工程,让台湾成为亚洲新兴民主当中一个“最成功的故事”。

他强调,尽管北京领导人迄今仍然不愿务实面对他个人上任五年来推动“两岸关系正常化”释放的许多和平橄榄枝,反而,持续利用分化与统战的技俩,企图分化台湾内部的团结;纵使面对中国的军事恫吓与飞弹威胁,台湾政府仍然积极寻求建立一个“支持‘台湾民主’与‘两岸和平’的台海权力新平衡”。

这个 “台海权力新平衡”有三项目标:一是确保作为全球“民主社群”核心成员的“台湾民主”不受中国以“非和平”的方式加以威胁与破坏;二是串连全球“民主社群”成员共同协助包括中国在内等非民主国家共同发展民主;三是在“两岸和平稳定互动的架构”下,寻求两岸和平对话与关系正常化,以促进亚太区域稳定与繁荣。

终战六十年 和平是最大愿景

陈水扁总统提到,今年是二次世界大战终战60周年,60年的岁月,地球村的子民共同见证冷战的对立与终结、第三波全球民主化潮流的传播、前苏联共产体制的瓦解、跨世纪国际新秩序的隐然成型、乃至于新世纪国际恐怖主义与区域性潜在危机的冲击。

“历史的脉络与经验清楚告诉我们,战争是无情的、和平是可贵的,和平、民主与自由都是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但是和平、民主与自由绝非凭空而来,大多是伴随着危机、冲突与威权统治。如果地球村的人民不能相互包容、彼此尊重,接受以公正、平和与民主的协商方式来解决纷争、消弭误会,我们就不可能拥有安定与繁荣的未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