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气拖到现在 中共「高明」在哪里
 
作者:张杰连
 
2005-7-2
 
【人民报消息】党文化“高明”在哪里,为什么能骗人,就在于你只要陷进它的磨盘,就能推出它的鬼粉,它是一种构陷式文化。

在正常社会里生活的人都能区分党派与国家、民族的概念,可是在中国,共产党通过几十年的洗脑教育,成功地把自身黑帮式的政党和整个国家与民族在概念上死死捆绑在一起,中国人被共产党罐了这碗迷魂汤后,就陷入了痛苦不堪的自相矛盾的不解心结。

“党”、“国”不分是党文化最核心的表现,由于是构陷式文化,你越陷得越深,就越觉得对,最后还将有“事实”证明。

一个简单的整个过程可以这样描述。

中国人头脑里关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一概念,是通过从幼年时就开始进行的洗脑教育而取得的,犹如植入大脑的晶片,一生控制着脑神经。

然而面对严酷的现实状况,谁都知道共产党腐败得要完蛋了,似乎是大势所趋。但是由于党、国概念不分,加之人们在党文化下常被煽动的爱国情,民族绪,自然害怕党死而国破的那种所谓失落。所以除非共产党真的垮了,也就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认了,而在其咽气之前,大都倾向承认它还代表着国家、民族,不愿从内心中将其分割了清。不是说人们是对共产党还有什么好印象,主要是为了借它立着个“国”字,心里似乎得些安慰。

可是恰恰就是这种临死前人们对其的好心“承认”,被共产党利用来做最后的支撑,得一口活气,拖着不咽气,目的就是不能白白辜负了人们的“承认”,并至死为党文化写个“高明”的结论。

垂死,意味着持续的疯狂无度的败坏,最后就是玩真的了,就是把整个国家也拖垮,把整个民族也败坏。到一切都被崩毁之时,再也无能量可充的共产党也就是亡了,然而那时人们也确实看到了一个可怕的结局,整个国家民族也被其消耗殆尽,生气皆无。

临死前的中共就真的会得意留言:告诉你们没错吧,亡党就亡国,党国不可分吧。

再比如当今流行的一个说法:“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也是一个典型的构陷式党文化的概念。中共推广这个说法,让你陷进去,也是为了让你把党、国的命运连在一起,承认谁也不能亡的背后是大家一块死,也是上述那种结局。

实际上,“腐败”是共产党一切只为其政权集团利益本性的必然结果,腐败就是共产党的特征之一,共产党与腐败分不开,可以说是等价名词。

所以再看“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跳出党文化的构陷,应该理解成为:反对一个腐败的党,亡之有理,而不反之,将来祸及亡国,党、国两分,亡党方救国。可是又有多少人能把党与国分得开呢?

党文化禁锢着百姓的思维模式,牢牢控制着你的思维言行,罪恶在麻木中横行,真理在嘲讽中淹灭,与其说这就是党文化所谓的“高明”,倒不如说是中国人的至极的悲哀。

有本小说,描写了这样的故事,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里的人从小就相信人不能睡觉、一睡就死的说法,代代相传,人们在和睡魔搏斗,终于挺不住的人,就倒下了,果然一睡下就真得没再醒,这就更加证明人睡觉就会死去了的理,这种构陷式的文化,终于有一天被从大山外来的一个人给打破了,他只是睡了一觉又醒了。

被固守了几十年的党文化也是极其脆弱的,就看人自己愿意站在党文化外面看问题,还是站在里面想。当然站在里面是想不明白的,而站在外面就需要有寻求真理的勇气。

2005年金鸡年初,“九评”在中国大陆陆续传播,对浑厄多时的国人来说是好似震彻心肺的一声唤醒,天降“晨鸡一声”,中原晓白。

《马前课》预言当今的篇章中“晨鸡一声,其道大衰”,点出了中原这场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大戏主题。

50多年来,共产党的所做所为,自毁自破,什么“共产主义”,什么“为人民服务”等等谎言已无人再信,唯独一套构陷式“党文化”还牢牢的箍在国人的头上,中共一念咒,人们就不能自控。这就是共产党尚能维持生存的鬼“道”。

所谓“其道大衰”,就是“九评” 神道大破中共洗脑愚民的党文化的鬼道。人们从根本上认清了中共,在其名存实亡,大限将至之时,为了国家、民族的大义毫不犹豫的把顶着亡字的中共送进该去的地方。

那些共产党员们更应及早行动,于“兽贵人贱”(《推背图》第50象语)的正邪颠倒的乱世之中,如韩国著名预言《格庵遗录》第五篇“末世论”中所述:“速脱兽群牛之加一,迟脱兽群者危之加厄。”

“牛之加一”就是生字,近来看到澳洲、加拿大等多位前中共官员公开站出来“速脱”中共的勇士,乃顺天而行的有识之士,将成为人类公认的英雄豪杰,只是时间而已。再看那些不仅未考虑“迟脱”,而且还被党文化骗得傻气直冒的“危之加厄”者们,真是为他们捏把汗。

把自己的未来寄托给党文化的人们,可曾想过犯下“弑神大罪”的党文化的制造商,来日下炼狱之时又能带给你来什么样的未来。

(原题目:党文化“高明”在哪里)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