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温因势利导占上风 江家帮几次较量势渐弱(多图)
 
林凌
 
2004-8-12
 

要想防弹衣不随身,踩江啊!

【人民报消息】8月11日人民网刊登了一篇文章《一个县委书记的困惑:查处腐败为何这么难?》,打开文章原来是福建省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写的一封信《连江县委书记致信人民网: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

反腐逆“三个代表”潮流而动

信中说,我作为中共福建省连江县委书记,在组织查处一起因官商勾结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6000多万元、群众利益损失近300万元的典型腐败案件──福建省连江县江滨路开发建设腐败案时,坚持党性,履行自己的职责,受到了生命威胁,我并不感意外,但我却是遇到重重阻力,得不到上一级有关领导和相关部门的支持,我深感困惑!

这样的干部在江泽民时代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他的困惑说明全国没几个这样的好干部了,中央千挑万选出来的旗帜是嫖娼的孔繁森、挨告的任长霞,江泽民树立的死人都经不住推敲,那黄金高不是异类吗?少数服从多数,从中央到地方,当绝大多数干部都贪腐时,黄金高要反腐就是出噪音,就是逆“三个代表”潮流而动,那防弹衣怎能不随他六年呢?

中共中央研究室、国务院研究室,七月初在一份《关于路线、方针、政策贯彻、执行情况的报告》中披露:官僚、腐败、地方主义和方针、政策贯彻、执行程度的偏差、人为干扰因素,每年造成的损失、内耗、流失,达二点五万亿至二点八万亿元,相等于近年国民经济年总产值的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二。

上海市委上交部份小金库资金近七亿元

动向杂志7月刊报道,由中纪委副书记夏赞忠牵头,中纪委常委王振川、赵洪祝、黄树贤及五十八名中纪委委员,联署致函中央政治局、国务院。

这么多中纪委领导联署,其中都没有中纪委书记吴官正,这是不是有点滑稽?这是不是江泽民时代所具有的特色?

该联署信提出了当前党政部门、领导干部、地区党政领导的公开腐败情况,有十多个方面,包括:每年税收金额至少有百分之二十至四十被挪用、侵吞;党政部门、国家事业机关年超过开销二千五百多亿;党政干部实际收入是政策标准的一点五倍至十多倍;城市高级干部福利住宅几近全部超标;党政部门小金库,初步统计有二千亿元以上等等。

截至7月初,上海市党政部门已上交小金库的资金近七亿元;江苏省党政部门上交小金库资金四亿五千多万元;连经济属于中下的安徽、江西省党政部门也各上交小金库资金近二亿元。

福建省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查处的那起因官商勾结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6000多万元、群众利益损失近300万元的典型腐败案件,和这些高官老爷们从小金库里拿出的部份上交资金比起来,岂不是小巫见大巫?值得注意的是,福建省委的小金库、深圳市委的小金库一分钱也没有上交!还没整到那个省嘛,黄金高怎能不穿六年防弹衣呢?

关于「审计风暴」的一些内幕

一个“贪”字如同鸦片!

按历来的惯例,有关审计署的审计报告,只是例行公事式的供党政参阅,是从不公布、不公开、不追究的。今次的审计署报告,送温家宝审阅时,温作了如下批示:「应予公布、公开,并要责成有关部门作出处理、解决的意见,请有关同志阅,送交人大常委会报告。」胡锦涛批示:「审计出问题,要有处理的结果,要给人民和社会一个交代。问题还是出在机制上,干部法制、规则意识薄弱上,干部自身素质上。不准再搞下不为例,不准搞走过场,不准有人搞特殊。」据说,江泽民“核心”同志用一言不发表示最大的抗议。

六月二十三日,国家审计署先后公布了关于二OO三年地方、政府部门财政开支、税收徵管情况报告,引起中央政治局和正在召开人大常委第十次会议的人大常委、中纪委的强烈反响,有些人说早就应该这么干,江家帮说这样搞社会就不能安定。

江核心衰了,无法阻止审计署这份报告的公开,胡温这一炮符合民意自然打响了,掀起了一场「审计风暴」。不仅引起内部共鸣,震撼了官场,而且激发了人民群众对腐败的愤怒,在社会上引发了轰动效应。于是,胡温又因势利导,掀起了一 场席卷五省二市的「反腐风暴」。

中央党校校长曾庆红应该感到困惑

这五省二市是:上海市、重庆市、江苏省、山东省、安徽省、江西省、湖北省。基本都在江家帮手里。

据披露:上海、江苏、山东、重庆等省市的地厅级干部人数之多,超组织部上限的百分之五十。山东省的副省级干部就有一百七十四名,熬汤喝啊!张高丽上任不到一年,就提了七十五名。封官许愿、提拔亲信。奴才们和主子江泽民一天提拔152个将军、一年提拔500个将军的大手笔比起来实在是小菜一碟。

如果福建省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知道这些情况,哪怕是蛛丝马迹,也不会找不着答案给人民网写信表示困惑了,主要是咱国家网络封锁很严密,传递这些消息就是泄露国家机密。其实真正感到困惑的应该是中央党校校长曾庆红:咦,怎么“三个代表”这么铺天盖地的宣传都能让黄金高这样制造社会不安定的顽固份子漏网?

胡温因势利导掀起「反腐风暴」

江家帮整垮国家也要让胡温下台

三月下旬,胡锦涛、吴邦国、吴官正、曾庆红、尉健行等,曾先后到上海、江苏、山东、安徽、江西、湖北、重庆视察,当时,中央对经济过热的宏观调控在上述省市遇到阻力的情况,不仅已被中共政界关注,而且被世界所关注。

就目前情况来看,上述省市的问题非常复杂、混乱、严峻。在这些省市,既有组织问题,有金融混乱、黑吃黑局面,有挪用社会保障基金搞「首长工程」、「高干福利工程」问题,有外贸留用外汇炒证券、期货活动问题、豆腐渣工程问题,尤其是党政部门「小金库」的数量和金额上升的问题、国民经济增长数额造假问题等。

人大常委的联署给吴邦国出难题

审计署在人大常委第十次会议上做了报告后,六月二十五日,一百二十二名人大常委委员联署致函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常委会、中纪委,表示支持审计署的审计报告,支持和要求认员务实处理、解决审计出的问题,本着对国家事业承担及执政为民的宗旨,在适当时要公开、公布。人大常委会要履行宪法赋予的职权,启动行使对渎职、失职政府部门、干部提出质询、弹劾、罢免或提请检察部门立案查办。

人大常委的联署确实给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出难题,让他在江泽民那里无法交代。

吴邦国心里也清楚,江泽民已经不行了,所以近期到江苏、上海、安徽、江西考察时,他曾对当地那些自以为有江泽民保护就高枕无忧的党政领导交底:反腐斗争工作决不会告一段落,必定会加强反腐败斗争工作和党的建设,体制、机制改革相结合,和以法治国、以法行政相结合。要丢掉混过关的幻想。人民是看到的,是会判断的。人为刻意隐瞒是终不能持久的,还是主动些好,否则背着沉重包袱,日子不好过。吴邦国的这番话破了在央视里看到的江前胡后的幻像。

最要江泽民老命的是,该联署信还建议:党中央、国务院、中纪委授权成立工作机构,对上几届政府、部门的财政、税收、截留外汇、部门小金库情况,进行一次较全面的检查、审计,有利于体制、机制的改革和建立。这样一查,别的先不说,江泽民转移到加勒比海地区银行里的那笔近三十亿美金就得让他在老百姓的吐沫里淹死。

江泽民把中共推入望不到底的深渊

五月二十四日,温家宝南下上海视察,并召集上海、江苏、浙江的领导训话,强调要认真贯彻科学发展观,全面、准确、积极的理解和执行中央加强宏观调控的方针政策,坚决落实各项调控政策措施。

六月二十九日,中共成立八十三周年前夕,胡锦涛在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会议上,作了告诫党政领导干部的讲话。胡锦涛说党面临希望和危机的抉择,胡又向高干疾呼:要清醒、清醒、再清醒!胡强调当前矛盾激化的六大方面,并提出多个让人深思的「为什么」。

中共从根儿上烂了,咋治!

七月一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对上海、江苏、山东、湖北、安徽、江西、重庆等五省二市,从党委领导班子,启动整顿组织体制腐败,清查金融、经济上的腐败问题。政治局常委会首次点出:凡是地区、部门腐败盛行、泛滥的,地区部门领导班子、组织部门一定是消极、腐败、堕落的。

会议上,被点名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脸色铁青的向温家宝发起全面的、直面的攻击,指摘宏观调控措施已经伤害了江苏、浙江等东部省市,并会在未来几年阻碍全国的经济发展。温家宝与陈良宇进行了长时间的争论。温声言,一旦经济硬着陆他准备接受批评。最后,主持会议的胡锦涛没有抹稀泥,他表示,宏观调控的措施是中央的集体决定,各级政府必须坚决执行。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陈良宇们在拼命反抗,而且还想继续使中国的经济建设失去平衡,借此把胡温搞下去,在四中全会全面掌权,这背后不光有衰老的江泽民的影子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