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天天玩儿数字游戏
 
甄士雨
 
2005年6月13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有一天朋友对我说在哪都能做一个好人,我说不一定。有一句话叫做入乡随俗,这是指人后天的改变。如果人在一个充满欺骗的环境中长大,说谎便成了自然。像我们在中共建政后出生的人,想做好人不说假话都难。

现在我们谁都知道中国造假成风,共产党统治的法宝之一就是舆论控制,其根本就是谎言欺骗。在那样的党文化中,说假话就是天经地义的,不跟着说便是游离于主流之外,被归为异类。不说假话是行不通的。也许有人不太同意这一看法,下面以我的亲身经历稍加佐证。

由于中国的中专学校已经过剩,中央计划全国190所相关专业的中专学校要砍掉100所。为此部里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评估,为缩减学校数量做准备。我所在的学校为了能保住不被砍掉,升格为省部级重点校是一个比较保险的办法。为了保住饭碗,力争评上重点校就成了一场生死保卫战。

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党给我的称号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是在这个庄严称号下,我却只能以为公的名义按照校党委的要求,一步一步从小打小闹到后来大张旗鼓的弄虚作假。

列位英明,作为一名职工,更作为一名党员,有自身的利益更有党性的要求,谁能给我指出一条实事求是的光明之路?说一句口头禅:我容易吗我?

为了生存,上重点成为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党委书记亲自坐阵,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是一名模范教师,也是学校的一名中层干部,挑起评估小组主要成员的重担责无旁贷,党委的器重既使是我想躲也是躲不掉的。

重点学校的要求很高,各项指标都有严格的标准。实际上我们学校的软硬件都距离标准差的很远,怎么办?只有做文字游戏了,只要有点谱儿,我就尽量夸大。但是初期我心里底气还是不足,放不开手脚。学校不具备的空白项目就不填,硬性指标不敢乱填。

评比指标有一栏,是学生写入党申请书的百分比。我向党委书记请示后,就动员学生赶紧补写入党申请书,注意要写过去的日期。我虽然按照党委的指示布置下去了,如数的达到了指标,但是心里总是有点不得劲儿,这毕竟是事后做的手脚。

学生的党员和团员百分比也有标准,而现有的党团员人数达不到百分比的指标。党委有话,按评估标准写上就是了。啊?这也能瞎编哪。我胆子小,只能照办。反正出了事有书记顶着呢。

党委书记手段高明能量真不小,也许是有啥能使鬼推磨吧,请来了一位评委来学校指导评估材料的制作。有了这个内线情况就不一样了。

评委是一个专家,一看差的太远了,这样羞羞答答的填表是根本评不上的。指示所有项目一个不能含糊,都得达到指标。如教师要有三分之一学生对教师的打分纪录,校长和科长要有工作计划和总结,这些要有最近8个学期的,也就是4年的纪录。过去学校从来就没有搞过这些东西,现在要补工作量相当大。我受命负责召集学生,交代要领,先把评估所需要的平均分数定好,让几个好学生按照结果去造表。填的表要像真的,不能让其他评委看出破绽。

几天下来,全校教师8个学期的打分纪录齐全了,足有一尺半厚。

看到学生们认认真真的造假,心里别是一番滋味。这就是我们的教育吗?我们要把下一代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呢? 但是不这样做哪行啊,是交不了差的呀。

我心里的矛盾由反反复复也渐渐趋于平缓了。天天按照评比要求去做数字游戏,除了造假还是造假。我通知校长和科长抓紧补写以前8个学期的工作计划和总结,不能误事。补写也是加强认识了吧,也许能有一点儿提高的作用呢。

接下来就是教师的大本学历和研究生学历的所占百分比,都是硬指标。这时我心理的承受力加强了许多。好在评委只要复印件,我把教师的毕业证收上来,一会儿的功夫中专的学历就变成大本,大本就变成研究生了,要多少就变多少。怎么变?说来简单,先是复印原件,然后再贴要改的字,再复印。因为是贴字,复印出来会有接缝的黑印,此时用修改液涂盖黑印,再复印一遍就天一无缝了。咳,无所谓了,评估小组的其他成员不是都在这样做假嘛。

学校的占地面积不够怎么办?就通过关系找到局内两个有关单位制造假文件,相应面积的土地就变成了学校的实习基地。当然这些都是纸面上的,为应付评比用的。

各项指标还有很多,无非就是一个假字,要什么造什么,要多大造多大。

假就假呗,不假也不行。谁也负不起因为自己承担的那部分不合格造成评比失败的责任。如果在这次关系到学校命运的评比中,有谁坚持实事求是不肯造假,肯定会被认为神经方面不健康。如果因为你坚持讲真话而使学校名落孙山,唾沫星子也得把你淹死。全校从上到下谁也不愿意评比失败,所以就集体造假。况且其它学校也在造,就看造假的水平了。谁不造是傻瓜。

评估小组的努力没有白费。学校如愿以偿的评上了省部级重点学校,皆大欢喜。还是那句老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此言不虚。

有道是人之初性本善。人善良和真诚的本性应该是与生俱来。但是在共产党多年统治的社会里,恶字当头,说谎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党的这一文化正在使人类真诚的天性逐渐泯灭,它扭曲了人们的行为。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们不再为说假话感到羞耻,不说假话反而被认为不正常,由身不由己进而主动参与造假,使成为虚伪社会中的滚滚浊流中的一分子而全然不觉或心安理得。

在党文化下,为了成为一个“正常”的人生活下去,不说假话是做不到的。


原题为「生活在党文化中不说假话、不造假行吗?」

 
分享:
 
人气:13,88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