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热线09集 横河谈摆脱党文化
 
2005-6-30
 
【人民报消息】(希望之声记者汪洋采访报导)主持人:现在您正在收听的是我们的《九评》热线。在中共破坏民族文化的同时呢,《九评共产党》当中也讲到了,它又建立了它一套自己的党文化,我知道横河先生,您最近也参加了其他地方的《九评》研讨会,谈到过党文化的话题。那么今天能不能也给我们听众介绍一下,到底什么是党文化呢?而他又包括哪些内容呢?

连接收听

横河:这个党文化包括的面其实很广,如果大家看《九评》的话,《九评》里面讲的很全,我不可能重复《九评》里面讲的东西,那么就想讲讲自己的体会。我就是说刚到美国来的时候,以前没有接触过台湾人,但接触下去以后其实发现,大陆人和台湾人之间有非常大的差别。总体来说呢,我不说个别的,我也不说指是哪一个人,台湾人说话比较温和,举止也比较得体,而且保留了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大陆人我们自己开玩笑,说起话来就像红卫兵似的,就特别冲吧!显然这个问题不出在台湾人,而是我们大陆人在这50多年的时间呢,发展出了一套比较独特的文化,那么这些党文化范围很多,一下子也讲不完,我只举几个例子好了。

一个是很独特的“撒谎文化”。在中国大陆呢,在政治生活当中,撒谎不仅是可以被接受的,而且是必需的!你在日常生活中,大家都知道撒谎是不对的,但是在政治生活当中,人人都可以接受撒谎这一说。举个例子说吧,大家都还记得六四,六四以后各个单位都组织大家学习,都要表态,表态什么呢?表态支持党中央使用军队平暴,我相信除了极少数例外以外,绝大部份人都表过态,你能说你当时是从内心表态的吗?当时大多数的人,包括党内,包括军队内部,其实都是同情学生的,但是他们又不得不去表态,他们表态的时候呢,说的就不是真话。那么人人都知道大家都在撒谎,但是大家都不把这当回事,也就是说在政治生活方面,撒谎已经可以被普遍接受了,那么这是撒谎文化的一个表现。

再一个撒谎就是宣传,就是说通过政府行为,是一种政府行为。他并不是说通过宣传来把你变成愚民,而是他在宣传的时候,已经把你当成愚民看了。他的前提是,你是愚民。比如说大跃进时宣传亩产五万斤、十万斤、甚至二十万斤。人人都知道这是个谎话,但是他就可以若无其事的把这个谎话给撒出来了。他不怕你揭穿,他就认定了你必须接受,所以这实际上是对接受这个谎言的人,人格上的污辱,但是大家不觉得。我记得还有一个就是文革的时候,就是宣传上海江南造船厂制造了第一艘万吨轮船对不对?但是他实际上就没有提到,江南造船厂的前身是江南造船所,就是江南制造局的一部份。它在1918年就为美国制造了4艘排水量1.5万吨的轮船,但是呢他们就不提这段历史,那么这就是说它并不管你的反应怎样,或者是你知道这是谎话这也没关系,就变成了这样一种文化。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我一直举的例子,就是关于天安门广场自焚的那个录像,这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典型。那么录像呢,大家知道新唐人电视台得过一个奖,有一个影片叫 “伪火”,他分析了录像当中的一些破绽。我这个就不重复了,我想大家都可以自己去找去看,在海外很容易找到。问题在什么地方呢?问题在中央电视台CCTV它能把海外分析的这个影片,分析的那些破绽镜头删掉,然后重新剪接、重新编辑,然后再重新放出来。所以谎言是很厉害的一种,这结果就是,它骗了全国人民,其实也骗了撒谎的人本人。

我记得大陆有这么一首诗,叫做: “村骗乡,乡骗县,下级骗上级,省长骗中央,一级一级往上骗,一骗骗到总书记,总书记找朱镕基,国务院下文件,一级一级往下唸,唸完文件到饭店,吃喝玩乐说再见。” 其实这样大规模,全国性从上到下的谎言啊,它使得中央在做决策的时候,它依靠的亲信也不可靠。他并不是说中央就知道真相,他也不知道,那么骗到最后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了!

主持人:刚才您讲的举了一些撒谎文化,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吗?

横河:有很多啊!比如说他有很多套话,我把它叫做 “套话文化”,这是中国大陆非常独特的。因为一般人说话吧他都是,比如说他要说一些什么东西,都是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就一个特定的事物讲话。中国大陆发展的一些叫做套话文化。比如说开会,开会的用语其实可以通用的,我在网上看到一篇叫做会议通用稿,这里是第一段,我唸给大家听一下:“同志们,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的某某某会议,我认为是十分必要的,这对于某某某工作的开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对于刚才某某同志以及某某同志的讲话,我认为讲的非常好,非常深刻,希望在座的同志认真领会,深刻理解,回去后要传达某某同志及某某同志的讲话精神,并认真落实,真抓实干,推动某某某工作的顺利开展,努力开创某某某工作新局面。”这种话大陆人听了都不会笑的,你每天听的会议内容都是这样子,会议报告都是这样子,他都成了一个套路了,成了一个标准格式了,只要把名字换一换就行了。

主持人:确实是。像我上一次参加一个活动,从大陆来了几位领导到这边来做考察,那么他一张口讲话呢,就是各位领导。我们当时大家全都不约而同的笑了,我想这是长期薰陶下所养成的一种习惯吧!那么您觉得中共它为什么在建政之后,它要系统的建立这样的一套党文化呢?就像撒谎啊、这种讲套话等等,它的出发点是什么呢?

横河:我觉得它的出发点就是要除掉民族的根,这点很重要。大家知道,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建立的时候,它的根据都是什么呢?都是民族、历史、文化,都是这个;除了一个国家除外,除了美国。美国是一个最特殊的国家,它是一部宪法立国,所以它是政治立国的国家;其他的国家都是文化、民族和历史立国的国家。那么中国这种有这么历史悠久的国家,显然它是属于这种类型的。那么它要把文化传统彻底的根除掉,为什么呢?因为中共他引进的是什么呢?是一个西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完全完全西方的。而且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在西方也没有根,在东方也没有根,那么这个没有根的东西要在中国扎下根来的话,它必须把传统的东西去掉,才能让马列西方传来的东西在中国扎下根来。所以,这是它要把中国变成世界上非常特殊的一个地方,它必须这么做。

主持人:所以它做这个是非常有目的的,就是要铲除中国传统的这个文化,然后建立它的政权,然后建立它马列思想指导下的一套东西。

横河:对。这个结果是什么样呢?结果是中国大陆的人现在说话、思维、举手头足,其实都是共产党灌输给他的那一套东西;它既和中国文化没有关系和西方的各种先进的思想、思潮也没有关系。我曾经跟大陆的一个人在网上聊天啊,就谈到这些问题,他不同意我的观点,我说我是开放的,我可以同任何人讨论,但我只有一个条件,你不要唸《人民日报》给我听,你就说你自己的话,他竟然憋了5分钟没说出一句话来!因为他说的话全都是《人民日报》或中央电视台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有一位朋友拨打电话,让我们来听一听。这位听众朋友,您有什么问题?

听众热线A:我觉得横河先生讲的非常好啊。

主持人:那您自己有什么想要发表的想法吗?

听众热线A:刚才横河先生说的那个撒谎文化我深有体会,就89六四之后有那个北京各单位在表态,每个人说没撒谎,之前我没到过天安门;另一位说6月3日以前我没有见过谁,然后大家一个个撒谎说:我从来没去过天安门广场。这个也是跟那个横河先生讲的一个道理。我觉得,好吧。

主持人:好,谢谢!确实是。虽然现在不是那个年代了,看到中国社会这种党文化还是一样的,一代接一代就是在这样,人就在这种环境中培训出来一样。好的,我们现在又有一个热线电话,让我们再接一下。您好!

听众热线B:喂,是我是吧?

主持人:对,是您。

听众热线B:喔!我说呢这个党文化,我看到一个现象,就是有一年我去纽约联合国这个总部,去玩;有一批可能是国内来的代表团,他们的那个拍照姿势啊全都是一样的,他们全都穿西装,然后呢拍照的时候,重心是在右脚,左身左边呢稍微往前侧一点,就这个姿势,全部都是,原先呢我一开始以为是说也许就是这批人是这种姿势,后来我发觉多数从国内来的代表团都是这个样子,我觉得可能是现在出国的人哪,它经过这种党文化的洗礼,基本上拍照都是这个姿势,不晓得有没有关系。

主持人:好。那我们下次去注意观察一下,是不是国内来的朋友都是这样吗?

听众热线B:它基本上就是说重心先站在右脚,然后呢左边往前侧一点点。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这位朋友。确实是这个党文化好像已经渗透到我们这个日常生活,这个举手投足当中。确实是,这个对我们每个人在那种生活环境中长大的,可能都是烙印很深的。听众朋友,让我们现在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再回到我们的九评热线。

主持人:听众朋友,欢迎大家再回到我们的九评热线,刚才我们和横河先生一起聊了一下,这个党文化以及它对我们的影响。那么,我想问一下横河先生,那您觉得就我们每一个人来讲,我们怎么样才能够使我们自己摆脱出这种党文化,摆脱出它对我们这种不好的影响呢?

横河:这个问题啊,我自己是大陆来的,说句老实话,我自己说话、举手投足也是受中共的党文化的影响,非常深的!你跟台湾来的比较一下说话就知道了。我觉得第一个就是自己认识到这一点,就是说我们从心里面不认可它,讲话的时候、做事的时候呢,尽量去排除这些东西。我举个例子,我们有很多用得很惯的这些词啊,其实是不对的你知道吧。比如说,一个我们经常说的是建国建国,其实这个概念不对,因为中国它跟别的国家不一样,别的国家比如说原来的都是一些部落,然后突然之间建立起一个国家来了,在独立的时候,很多非洲国家是这样的,它在独立的时候建起一个国家,在这之前它没有国家,所以那可以叫建国。

中国不一样。中国是这样,它有一个历史的承传的过程,所以几千年来朝代一代接一代的换,中国还是中国,所以共产党1949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建立的是一个政权,所以我就觉得用建政,就比用建国更好。那种影响是什么呢?它就像割断了历史,就好像我们只有五十多年的历史;有史记载,有朝代的,至少两千多年的历史是割断掉了!所以很多人一讲到建国建国,讲中国,就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像上一次有一位听众打电话进来说:你们给中国丢脸。他肯定想的是,我们丢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脸,他肯定不会说是丢中国文化的脸。对不对?

所以这个概念就是说,我们现在起,真的要清洗自己,不是说自我批评啦,就是说真的想一想,我们平常说的这些话,就是它的真正的涵义是什么。比如说我再举一个例子,以前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么现在不是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对不对?那么我不讲这个才有新中国这句话,我就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句话本身的意义:

新中国是什么?大家知道,在共产党的定义里面,新中国就是1949年以后建立的政权,叫做新中国。那么用这个概念说没有共产党当然没有新中国,因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嘛,对不对;但是问题在这里,新和旧没有意义,为什么?因为新中国显然不如旧中国,旧中国它没有屠杀几千万中国人民,对不对;没有去给全国人民洗脑,没有强迫你去参与政治表态支持它,旧中国没做过这些事情,所以这样一比较其实新和旧本身没有意义。但是呢,它讲这句话的时候让你产生了一个预设的主题,就是说新中国一定比旧中国好,然后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所以整个概念吧,这个逻辑是不对的。所以我就觉得每个人都想想,比如说,人家说这个人是个贪官或那个人是一个好官,共产党的好官,那么什么叫好官呢?好官也许就是不腐败啊,或者是忠于职守啊,但是如果这个党的路线是错的,你越忠于职守造成的危害就越大。

主持人:嗯对。好的,下面我们又有一位听众朋友打热线进来,喂,您好。

听众热线C:我觉得现在台湾流行是马屁文化?谢谢您!

横河:这位听众,我倒想回答他一下,其实每个民族的文化,我们不是说妄自菲薄,说哪个国家的文化不好,哪一个民族的文化不好。其实每个民族吧,它都有自己的优点,也都有自己的弱点,一定是这样子的。所以台湾,我没有说台湾人一定都好,但是就是说把一种文化发展到了一个极端,实际上真理和谬误只差一步,你走过去了。就是说台湾有马屁文化也许是这样,我跟很多台湾人打过交道,我没有去过台湾,但是我想呢,就是说这可能的,就是每个文化、每个民族都有弱点;其实中华民族有很多弱点,但是也有很多优点,但是如此系统的、大规模的,以政府行为来推动成这种单一的党文化,我们现在要评论的是这部份内容。

主持人:对,所以其实就是说我们看到这种党文化呢,也只有在中共或是在共产党执政之下才产生的,从中国的历史或者世界的这个范围来看的话,好像都没有这种现象,也可能在前苏联或者是东欧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有类似的情况。

横河:达不到这样子全面,还有就是一直渗透到你生活的每个角落,这个没有达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主持人:好的,那么今天呢我们还有另一个问题,我们想问一问横河先生,因为我的有一些朋友啊,他们觉得很不理解,就是说在大纪元时报上曾经刊载过一篇文章,就是呼吁大家要销毁一些党文化的这个物品,那么对这个问题,我想问问横河先生,您自己是怎么看的?您觉得这是不是只是个形式呢?

横河:我想是这样子,这个党文化渗透到了,随着大陆很多人的移民啊,有意无意的,其实也带到了海外,当然国内就更多了,在中国大陆就更多了。那么这样的话,就是说实际上它的每一个物品吧,也帮助形成了这么一个,你说场也好,或者是一种气氛也好,因为文化它是要有一个气氛的,所以它Create(制造)了这种气氛,这种气氛又加强了这种文化的作用。我们就比如说举个例子吧,就是说海外很多,特别是美国现在最近经常就是到了10月1号的时候要升旗,要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这时就这样在这里制造了一种气氛,这种气氛对于不喜欢那面国旗的人(就形成了威胁)。说句老实话,我是不喜欢那面国旗。

为什么呢?那面旗子实际上它不能代表一个国家,它更像一个党旗。它是红底,然后中间一颗大星代表中国共产党,旁边四颗小星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工农兵学商是吧;还有一种说法呢其实更准确的,当时政协,政治协商会议确立这面国旗的时候,讲的是民主党派。那么实际上就是说,实际上大家都跪伏在中共的周围,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它更像一面党旗,那么当你在海外升起这面旗的时候,实际上你在中国人的社区,就造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觉得不敢说话,还在它的影响之下,我逃到哪里都逃不开它的手心,你知道吧!

所以它这种党文化,是通过各种物品体现出来的,而且这种物品有加强了党文化的作用。所以如果我们真想摆脱中共的影响的话,那么销毁这种物品不仅仅是一个形式,实际上也是从我们内心里面去掉我们恐惧,去掉恐惧的一种方法;另外一个,就是彻底的清扫这些东西,就是说从形式上到内容上,到我们的思想深处都把它清扫掉之后,实际上它就没有藏身之地了。它的藏身之地有物质的、有精神的、有心灵的,各种方面都存在,那么全面的清洗才能够真正清洗完。我记得章天亮写过一个东西,说自由亚洲电台有一个西藏语的广播员,非常恨中共,有一天他吃完饭以后,回家在路上唱的竟是“北京的金山上”,这就是党文化造成的影响。

主持人:对,我记得上次遇到这个关贵敏先生的时候,他说他前半生唱的歌都是给共产党歌功颂德的歌,所以我们请他唱歌的时候,他说我要唱一首我最新写的歌(没有党文化的歌) 。好的,听众朋友,我们的节目时间呢马上就要到了,也非常感谢大家收听我们的节目。好,谢谢大家!

横河:谢谢大家。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九评热线》节目录音整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