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赤裸裸
 
作者:章天亮
 
2005-7-15
 
【人民报消息】郑贻春先生是中国大陆为数不多的敢言知识份子之一,对于他的被非法抓捕,我表示强烈谴责。

几年以来,郑贻春为大纪元撰写了大约200篇文章,其中的一些是公开为法轮功呼吁的,而且言辞相当犀利。我曾经一度很关注郑先生的安危,因为在此之前,大纪元专栏作家杜导斌先生仅仅因为一篇《良知不许我再沉默》为法轮功呼吁,而被捕关押九个月,又被非法判三缓四。

后来我推测了一下中共行事的规律。

在毛时代,中共可以“关起门来闹革命”,不顾国际上的一切规矩,放开胆子胡来,因为那时候还处于“自力更生”的状态;邓时代的改革开放,使中外交流大大增加,同时中共自上而下迅速的腐化使当局越来越依赖海外的投资去维持政权;到了江泽民执政时期,中国几乎靠举债度日,一方面强行发售国债并通过股市抢老百姓的钱,另一方面依靠海外每年数百亿乃至上千亿美元的投资为中国金融系统输血。

“人权进步”此时成了中共满世界骗钱的重要伪装。即使对法轮功迫害如此血腥的情况下,每年中共也都要在日内瓦人权会议期间派人进行游说,宣传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

“人权”是社会文明与稳定的标志,只有每个人的人权得到尊重,社会问题才会通过言论、结社、集会、示威以及法律的途径得以解决,使社会危机在形成之前就通过和平的方式化解掉。古人都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人权的被剥夺会造成社会矛盾的积累,爆发时释放的能量就是灾难性的。这些基本的常识也是海外大公司投资中国的重要考量。

我一直认为中共故意留下一些著名的异议人士不抓,一方面反正他们的文章也只能在海外发表,对于国内民众的影响很小;另一方面,正好利用他们的名气反证大陆的“言论自由”,这和毛当年留着龙云、杜聿明等国民党高级将领而把中下层军官和士兵通过“镇反”屠杀掉的策略一致。

我曾经一度认为中共总要保留几个著名的异议人士以示人权进步。但是九评一出,中共知道末日将近,连最后的伪装也顾不得了。

《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共产党”系列真正揭穿了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我相信即使是中共内部的高官原本都意识不到中共竟然如此邪恶,随之而来的就是良知复苏的党员开始退党,迄今人数已近三百万之巨。中共风雨飘摇,崩溃在即。在很近的将来,我们会看到最大的共产主义红墙如德国的柏林墙一样,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大纪元网站反覆声明,“九评”作者都在北美,中共明知道张林、郑贻春等与“九评”并无关系,更知道他们完全是拳拳报国之心,指出目前的不足,以使中国变得更好,但却仍要强行逮捕起诉,以言治罪,足见末日的危机感已深。

也正因为如此,中共已经再也受不了一点点的“批评”,传唤余杰和刘晓波、逮捕张林和郑贻春,以及大规模骚扰过去故意留在外面以伪装中共“人权进步”的知识份子,是中共走回到毛时代赤裸裸的暴力的标志。这种疯狂的行为正是垂死挣扎的表现,通过滥用暴力来掩盖自身的恐惧。

这种别无选择,但却十分粗暴的回应九评的方式会导致外资的撤离,以及国际社会的进一步排斥,对于中共的政权维系形成了新的政治压力和经济压力,但是中共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即使饮鸩止渴,也在所不惜。

我们一方面强烈抗议中共的非法传唤和逮捕,一方面也会一直关注其他国内知识份子的安危,同时更会呼吁国际社会对此践踏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的暴行的关注。

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只要我们再坚持一下,自由就会来临。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