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民眾談中央電視臺退黨插播
 
2005-7-17
 
【人民報消息】據希望之聲記者余音、田溪採訪報導,7月3日晚上8點44分開始,大陸中央電視臺被插播了有關《九評》和逾兩百多萬人退黨的內容,這個消息一直被中共官方媒體嚴密封鎖。

據《中新網》報導,7月7日上午在中共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中組部副部長李景田告訴海內外媒體,所謂數以千計中共黨員退黨消息是謠言。為此記者採訪了一些大陸人士。


聯結收聽

記者首先採訪了一位北京市民。

記者:我想問問您,就是插播的那件事,前兩天,七月三號。

北京市民:你問問反應?

記者:對。

北京市民:喔,反應那都挺好的。

記者:他們認為這個消息是真的假的啊?

北京市民:真的。

記者:真的。

北京市民:現在邊外報導的,老百姓全說是真的;現在國內報導的,老百姓講全是假的,沒真的。

另一位北京市民說──

北京市民:實際上現在很多人啊,看這報紙也好,新聞節目也好,都是反著看,它越說好的可能就越是差的,我這麼說吧,90%的人他都是反著看。

對李景田闢謠,北京市民說──

北京市民:他這麼一辟呀,老百姓反而倒信了,他屬於不打自招,他越辟,老百姓說那個越是真的,這個才是假的,現在是這種情況。

一位大陸新聞工作者說──

新聞工作者:我想這個中共是感到恐慌了,它發這個聲明就是想安定一下民心。

大陸一位民主人士認為──

民主人士:它能說明什麼呢?還不外乎就是造個謠嘛!欲蓋彌彰,它能說明什麼呢?不出來闢謠都不行了吧!出來闢謠副作用太大,那麼就是說,不出來不行,出來也不行,出來不出來實際上都不行,點了死穴,將了老將,就是這個樣,現在的話說要保鮮,為什麼要保鮮呀?喔,臭了,臭了就要保鮮。

對於中國外交官陳用林脫離中共,棄暗投明,近日得到澳洲的永久保護簽證,北京市民說──

北京市民:那就對了,澳大利亞這回做的還算不錯。

記者:老百姓怎麼看這個陳用林呢?就是覺得他脫離中共?

北京市民:說他是共產黨給逼走的。

記者:逼走的?

北京市民:對,共產黨要整他,跑就對了,回來才是錯誤的,大多數都是這種看法。

大陸新聞工作者對陳用林的行動評論說──

新聞工作者:這些覺醒了的人他們走出這一步,肯定經過了一些激烈的思想鬥爭,鼓足了勇氣,精神也是很可嘉的,我想我認為以後像這樣的人會越來越多,這是個大趨勢,時間早晚而已。

他說,像陳用林和郝鳳軍都是在國家導演的政治遊戲中扮演角色的人,這樣的人並不是和共產黨全心全意保持思想一致、行動一致的。

新聞工作者:人的良知是一種巨大的力量,它常常會打破一些個人的功利,在這個方面就可以看出來。就是那些國家,共產黨那些涉及政治的人也不可能是鐵板一塊,他們很多人也有自己的看法、也有自己的思想,這個我也是有所接觸,有所了解。很多人就是雖然他吃的是共產黨的政治飯,但是他對共產的說教從內心深處他還是不服的,很不滿的,甚至是反對的。

他認為,要想保持政治的高度一致是根本不可能的、是癡心妄想。而且中共搞的很多是違反人類道德,天理良知,違反正義民主的行為,為很多正直的人所不齒。

新聞工作者:那在這種情況下,你要長期堅持你那種極權專制的話,那遲早在你的陣營內部會產生裂痕,會產生一些動蕩。

大陸民主人士對陳用林事件評論說──

民主人士:最近好像是就有這麼一個潮流,包括國內的一些人士,包括共產黨內的一些高官,一些什麼呢,他們長期在國外居住,肯定會受到良心的譴責以及其他的原因,那麼就是說再繼續幹這種壞事,自己的良心會受到譴責。

誰沒有一個祖國,誰沒有一個親人,對吧,那麼就是說能下這麼大的決心也真是被逼無奈呀。他們就是說離開自己的祖國,我想他也不是離開,只是暫時的,我認為這是一種悲哀,我從來就沒有見到過什麼美國、英國、德國、日本人跑到中國來,怎麼能不脫離中共呢,剛才你打來電話聲音很大,現在電話馬上就增加了負擔,百分之百有人又在監聽了。我的電話天天被監聽,包括我現在上班,上班他們都用錄像監視我,我的人權呢?

他同時提到,中國法律定的不比其他國家少,可是執行不了。因為有三個代表,共產黨代表一切。把法律當成兒戲。現在是人心道德敗壞最徹底的,沒有善惡之分,大量的惡性事件發生,失去了道德的底線,這才是中國的真正危機。

一位北京上訪人士對退黨和中國社會現狀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上訪人士:多數正直的,就是過去所謂的真正的共產黨員,他從心裏上已經跟這個黨分裂了,這樣的人數遠遠超過這個300萬,一方面是這個貪官污吏他們就是在利用這個黨,你說他們是什麼黨員呀?他們本身就是一幫貪污犯,禍國殃民,就是漢奸,他們是真正的漢奸,因為我這個人從那個字典上專門查,查什麼叫漢奸呀?

漢奸就是出賣國家利益的人,因為外國人侵略中國的時候,跟他勾結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就是出賣國家利益的,幹損害國家事的。現在誰能禍害中國,就是這幫貪官污吏,這幫貪官污吏絕大多數99%就是共產黨員。而另外一部分人呢,那認為這根本不是他們追求的那個黨,那麼從心裏退黨的人數已經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300萬絕對不止,還在往上漲,你說幾千萬我覺得都不止。

記者:李景田說的就一千?

上訪人士:那是絕對的瞎話,絕絕對對的是瞎話,所謂定性群體事件,那個不都是假的嗎?我認為,最後還來了一句說已經都解決了,後來解決什麼了?層出不窮,光是北京的群體事件,咱們就不說它是叛亂暴亂什麼的,就說他是群體事件,北京這不是天天在發生嘛,那市政府門口的人,天天都烏壓壓的,今天一堆,明天一堆,那不都是群體事件嘛。

中國社會整個就是沒有誠信的社會。從領導人開始說假話,他們為了維持自己的統治在說假話,底下的老百姓呢,跟著上行下效,你上邊說假話為的自己的統治,老百姓作假為了生存吧。

當記者提到《九評》的社會反響時,大陸新聞工作者談了對中共的認識。

新聞工作者:任何一個有心人,只要你好好研究共產黨的歷史,你就會發現它確確實實是一個帶著邪教,帶著黑手黨性質的一個團體。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天下縱橫》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