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文化看所谓的搞政治
 
作者:百志
 
2005-7-14
 
【人民报消息】上古之人道德很高,那时候多半都是部族自治。尧舜禹等圣王不是去“统治”别人,而是因为道德很高被推为“共主”。

其实,尧舜等人都是敬天奉道的人,也算是修炼之人。某种程度上说,古代最好的人都去修炼了。再来才在人间当个王者或圣人。

我们看封神演义中,元始天尊要姜子牙代师下昆仑山去封神,姜子牙还恳求师尊大发慈悲,不要让他下山。他宁可在山上干粗活也不愿来人间当什么宰相。当然,天意要亡商兴周,姜子牙只得顺天意而行。对他来说,他才不是贪图富贵来搞什么政治呢!

所以,古代根本没有目前搞政治的观念。因为,真正的人要完成的是“天命”,搞政治的人却宁可逆天命也要垄断权力。表面上看不出来,本质却是不同的。

我们看孔子周游列国,难道是为了“搞政治”吗?对他来说,他重视的是人的道德秩序,而不是要搞政治。真正搞政治的是后来那些纵横家或是鸡鸣狗盗的人,周代也是因为德衰了,各封国才在这些“政客”的权术中互相攻伐。

所以,中国国势大兴之时,都是因为“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古代圣王莫不顺天应人,奉至公之大道。由于圣王顺天道,并以此来教化人民,民心自然重德向善,于是天下便大治。反之,人心若是败坏,便要设下严行峻法。这就是“政治”:管人却管不住心;而圣人是“德化”,以启发人心为根本的。

老子曾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修道人看到人管人的政治是很可笑的,怎么自己会搞什么政治呢?

当前,共产党创造出“搞政治”一词来打击别人,其目的是要维护自己手中的权力。只准自己搞政治,却把反对其邪恶的人说成是“搞政治”,这正是典型的谎言逻辑。其实,中国人为什么会听信它那一套呢?还不是因为共产党搞政治的过程中,民众对“政治”一词已深感厌恶,一听见便不加思索地反感。

笔者打个比方:中国人在共产党那污秽的“政治酱缸”中反覆闷着,已是“久而不闻其臭”。然而,当你说真话而指出其臭时,酱缸里的生物就说你“搞政治”。其实,真正的人才不要搞那么臭的政治呢,不是出于恐惧,而是发自内心地避之唯恐不及呢。

然而,我们毕竟是生活在现代社会了。就像上学、上班、服公职一样,人做为社会的一员,生活在社会中有权利也有义务。对于公众事物发表正面的意见,甚至进而议政或参政,而不谋己私,这不能说成是“搞政治”。

事实上,如果所谓的政治人物都能学尧舜,那社会风气会什么样?中国正是因为手中有权力的共产党员都腐化了,中国社会才会毫无道德地一日千里地下滑着。

真正“搞政治”的人是手中有独裁的权力,并滥用手中权力的人。尤其是它们还反过来剥夺许多民众的基本权利,并且死抱着自己的权力不放,宁可浸在酱缸中蠕动,也不愿别人离开酱缸。

说到底来,维护政治酱缸不破,这才是真正的在搞政治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