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诉讼案与声援中国律师 (下)
 
2005-3-5
 
【人民报消息】(接上)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到镇压和迫害已有五年多了,法轮功学员和一些正义之士一直努力在国际上寻求法律公正,取得了卓越的成效。而在中国大陆,以名律师高智晟、郭国汀为代表的维权律师,也在为法轮功学员争取公民权,并得到海内外正义人士和国际舆论的支持和响应。

大纪元记者辛菲日前采访了朱婉琪律师。朱婉琪律师是“全球公审江泽民律师团”的35位律师成员之一、台湾地区的律师代表发言人,也是全球反对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的台湾区代表。

记者:法轮功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它是一个全球的问题。它不仅仅涉及法轮功学员,它跟世界上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这种恐怖主义不是定向的,只针对某个群体,它的本质就是邪恶,任何正义的东西,它都会去威胁他们的自由、安全,就象病毒一样传播,随着科技的发展,资讯的便利,它所影响到的范围更是全球性的。

朱婉琪律师:我们要让大家知道,对于法轮功的迫害不是一时或一地的,或某一个国家的人民的事情,它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它的地点是无孔不入的,对于人民的侵害也是全面的,它威胁的是人类最起码的人权价值。这个事情既然是这么全球性的事情,那么任何国家的政府在保障他们自己的人民的安全、自由的情况之下,都应该对于亚洲这个庞大的经济实体被中共独裁暴政所操纵的情况下,提出抗议,要求他们真的拿出比较实质的办法出来制止它。

记者:大陆的民众在不断地认识法轮功的真相,敢于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的各方人士也在不断增多,这是一个好的趋势和希望,但还是有很多人显得比较麻木,有的即使知道这个事实真相,也抱着一种明哲保身的态度,维护自己,不去关注这个事。这种想法也是狭隘的,他们没有认识到法轮功的事情是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

朱婉琪律师:是的。我想有一个历史的教训足以为中国人民借鉴:二战后,有一位德国的牧师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当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没替犹太人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没替工会的人说话;之后,他们追杀基督徒,我不是基督徒,我也没替天主教徒说话;最后,他们来抓我时,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因为所有的人都被抓走了。”因此,中国人民今天噤若寒蝉,不敢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哪一天难不保迫害就到你自己头上,而没有人敢站出来为你说句公道话,史有明鉴。如果今天中国人民不能依赖中国的法律来保障自己的权利的话,说不定哪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这个国家机器运作下的牺牲者。中共对于善良的修炼团体,可以因为个人的喜恶下狠手,进行灭绝屠杀,哪天自然也可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对其他善良的民众进行非法的迫害。即使从明哲保身的角度来说,中国人民也应该站出来,制止中共非法地利用国家机器对人民进行迫害。

最典型的例子,从去年11 月以来,在中国各地都有一些示威抗议活动,这些被中共说成是“暴动”的行为,事实上是有更多的中国人民站出来反对他们地方政府的腐败及对他们的不公,权利的剥夺。这些都反映出中国人民对于自己权利意识的觉醒,很多地方政府也无法招架这种民意。民意如潮水。如果一个政府依法执政的话,不会招致来那么多的民怨。我相信目前在中国大陆一些维权运动的开始,以及中国人民站出来集体地向他们地方政府或者中央政府要求惩罚贪官腐败,要求他们的权利的种种举措,都是中国人权希望的征兆。

如何能够让这样的力量更大面积地扩张呢?我想对于中国人民言论自由的教育,还有国际传媒不断地把争取人权自由的资讯告诉中国人民,相信中国的人权还是会有希望的。中国人权的进步对于西方世界而言绝对是个福音。

记者:据说在台湾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众多,民众和政府都很支援法轮功。台湾和大陆具有相同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背景,为什么两地对法轮功的态度却是如此截然不同,您觉得这么鲜明的对比反映了什么样的问题呢?

朱婉琪律师:我想国际社会只要有理性、头脑清醒的人,看到中共和台湾政府对法轮功团体处理的截然不同,就可以认识到,中共对于法轮功的镇压是多么的荒谬和无理。中国和台湾同文同种,台湾虽然饱受中共的武力威胁那么多年,可是台湾的政府和人民从来没有因为受到中共的武力威胁而牺牲台湾人民的自由。即使中共再怎么样诽谤,造谣诽谤法轮功,台湾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不会相信中共假恶暴的那一套的。中共把去中国大陆探亲、访友、出差的台湾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侵害他们的人身自由和没收他们的财产,其中还包括迫害当时十岁大的孩子,都引起了台湾人民的愤怒。因此当2003年11月我们律师团在台湾提出诉江案的时候,主要大报都有广泛报导,没有任何一个报导说今天的法轮功学员是为了搞政治而诉江的,都了解到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受到中共的迫害而告,是为尊重人权而告。此举在台湾司法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提出控告江泽民的本身已经得到法律界及政治界的声援及支持。

台湾将近五十万的法轮功学员几年来在台湾和平的炼功,做好人,已经普遍获得了台湾社会的肯定。不管今天是哪一个党派,不论党派间持如何对立的政治立场,这些主要党派对于法轮功都有正确的理解,他们在台湾社会中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表现,知道法轮功没有任何的政治目的,真正的有助于社会的道德回升和人民的身心健康,所以在台湾社会不分党派的都理解尊重台湾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

这样一个非常鲜明的对比可以很容易地让国际社会了解,不是法轮功不好,镇压法轮功完全是中共本身的邪恶和政治上不安全的龌龊感,还有出于他们的妒嫉,他们担心中共政权无法像法轮功一样在社会上受到广泛的欢迎,而做出变态的反人类的镇压。

台湾,虽然相对中国大陆而言,是弹丸之地,可是台湾的政府对于民主法治有信心,不管法轮功学员在台湾的人数有多么迅速的增加,台湾的政府都不怕。台湾的政府不但不怕那么多的好人,而且还鼓励更多的好人来炼功,所以每次台湾的法轮功学员召开心得交流会的时候,台湾的总统,副总统,行政院长,都会发电致贺,祝福法轮功学员圆满功成。跟中共相比之下,台湾法轮功得到政府的肯定,而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却遭到中共政权的镇压,可以说是非常鲜明的对比,国际社会应该很容易地辨识,到底孰是孰非、孰正孰邪,孰善孰恶,从台湾跟中国对于法轮功问题处理之不同,一目了然。

记者:作为您个人来讲,这么长期地义务地做这件事情,是什么力量驱使您这么做呢?

朱婉琪律师:我个人来讲,三年多前911恐怖攻击事件时,我从世贸双子星大楼逃出,是一个侥幸的生还者,我亲身经历了恐怖主义的可怕,目睹了独裁者为了逞一己之私,不惜牺牲几千人的生命做为报复的代价。我觉得作为一个律师,应该在有生之年,制止这种恐怖主义的蔓延。过去两年我跑了八个国家,义务的为法轮功的人权奔走,觉得是我从事律师业务以来所作的最有意义的事。另外,我自己也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我修炼法轮功五年多来,确确实实从修炼中身心获益。无论是从法轮功学员的角度,还是从一个律师的角度,我以身为全球公审江泽民律师团的一员为荣。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一个平凡的律师因为出差到美国,竟差点成了恐怖行动下冤魂。今天一个人为了坚持信仰“真善忍”的自由,竟然成为独裁者强暴、酷刑、虐杀的物件,都是同样不可思议、不可以被接受的。

无论是从911生还者的角度,还是律师的角度,还是一个修炼者的角度,都让我个人亲身体验到,维护人类的基本价值是一件最有意义的事,如果人失去了生命及自由,一切都没有意义了。虽然我个人的力量非常渺小,但我们相信汇集世界上正义的支援和理解,一定会得到更多人对于道德的维护,对于善良的保护,从这样一个善和公义的观点出发,我认为自己应该责无旁贷的挺身而出,为制止这场中共邪恶的人权惨剧而努力。

目前律师团中也有几位国际人权的大律师,例如Sierra Leone国际特别法庭的主席Geoffrey Robertson,和控诉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Pinochet的比利时律师 Georges-Henri Beauthier,他们也都是义无反顾的替法轮功学员进行辩护,也都证明了今天国际上不管是哪个国籍,这些支持正义和善良的力量是永远长存的。

乌云不会遮住天的。我们代表着蓝天,希望借由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让乌云早点消失,使法轮功学员,尤其是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能够重见光明,让中共这样一个黑暗的、独裁的、代表邪恶的反人类的政权,及江泽民党羽集团,得到应有的制裁。

记者:请问你们的律师团里的律师有多少是法轮功学员呢?

朱婉琪律师:我们的35位律师中,其中来自美、西、台、日、韩、中六个国家的律师中有7位本身也是法轮功学员。律师团成员中绝大多数都是人权律师,还有原本是商事法律师,因为对于法轮功学员的同情和理解,而打他一辈子第一个人权诉讼,而且还是义务的替法轮功学员辩护,律师团中有很多很感人的故事。其中很多的律师在他们国家算是创造了历史。控告中国前国家主席,对于这14个国家而言,都是史无前例的案子。这些律师也真的是在他们国家的人权史上留下了历史上的伟绩。一个律师敢于站出来对中国前国家元首提出严重的控诉,这是需要多么大的道德勇气才能做得到,这些律师的义行,是社会司法正义的典范,他们的精神已经远超出诉讼判决的本身,值得法律界敬佩。

我们相信会有更多国家的律师看到我们这样一个联合的行动而来加入我们。我们在此也呼吁,我们欢迎国际社会的律师加入我们,尤其是中国的律师。我们声援你们,我们希望你们能够本持着正义良知,为维护中国人民的人权和法治站出来,我们都是你们的后盾。我们相信你们是中国人权的希望,希望你们带领中国人民认清中共政权非法镇压人民的真相,也勇于保护你们自己的法律权利和自由。

记者:如果中国大陆的律师想加入,应该如何与你们联系呢?

朱婉琪律师:我们有个网站,叫正道网(http://www.zhengdao.net),上面有联系方式。在英文方面,也有个网站http: //www.flgjustice.org有我们所有诉讼的法律文件在上面。另外还有审江大联盟,欢迎世界上所有支持人权正义的律师和我们联络。

我想可以提供更多的在海外的诉讼资讯,让中国的律师做参考,因为这些证据也可以作为在中国起诉的一个基础资料。我们也会协助,看如何能够联合海内外,对这样的一个人权丑剧进行最严正的、最严肃的控诉。

记者:有的中国人听到这些诉讼案,也会觉得这对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不好。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朱婉琪律师:这可以说是不理智的谬论。中国人长期在共产党的独裁教育之下,很多的价值观产生了一些扭曲。真正破坏中国形象的不是这些诉讼,而是江泽民及中共集团本身。如果江泽民和中共集团不利用国家机器发动对中国人民这场迫害,今天也就不会有律师团的产生、也不会有诉讼的产生。

所以真正破坏中国的国际形象是中共的本身,中国人民应该对他们的政府提出严正的抗议,要求中共不要因为一党之私,而毁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我们必须要正告中国人民,不是诉讼的本身影响中国的形象,而是中国共产党的胡作非为造成了中国人权形象的败坏。中国人民应该要求中共停止这样的一个反人类的罪行,学习身为一个廿一世纪的现代人,中国人应该具备国际人权知识,懂得维护身为一个人自身的基本的权利和自由。这是中国共产党从来都没有教育过中国人民的。这是中国人民可悲的地方。

现在还为时不晚,我们看到中国人民在中国各地陆续有要求政府尊重人民权利的呼声,这是很好的开端。我们相信中国人民理智清醒地去想的话,他们就应该知道他们在各地对政府要求公平对待和权利保护时,这些维权行动不是搞政治,不是破坏中国政府的形象,是维护人民自身的权利。同样的,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在那么多国家提出诉讼控告,也不是毁坏中国的形象,是在向国际社会揭露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是在为善良的中国人说公道话。

所以,不管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土地上的一些维权的运动,还是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这些诉讼,实际上目标是一致的。就是要让中国人民得到更大限度的自由,让中国政府从本质上尊重人基本的权利,尊重人对道德和信仰追求的自由。

记者:确实是一种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一种扭曲的观念。就象一个人被小偷偷了东西了,别人不去说小偷不好,反倒说这个被偷的人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东西。

朱婉琪律师:是的。是共产党统治下被扭曲的观念。中国人落后的人权观念,还有各种扭曲的价值观,应该从根本上获得改善。但是要指望中共给予人权教育实在是缘木求鱼。现在在国际上有一句流行话,叫做“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法轮功这样一个人权迫害的全球性操作造成中国的国际形象的损伤,都是中共政权一手造成的。如何能够制止中共政权继续迫害中国人民、制止继续扭曲中国人对于人权的认识、制止继续破坏中国的形象,可能的办法,还是中国人民自己去否定这个邪恶政权。

中国人应该有更大的自主权,建立一个民主、自由、尊重人权的新中国,中国人民不应再受制于共产党国家恐怖主义的威胁,不要再眼睁睁的看着中共浪费中国国家资源实施人权迫害、毁掉中国人民的前途。应该否定中共一切错误作为,要求中共下台对中国人民负责。

记者:有些人觉得法轮功学员搞政治,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朱婉琪律师:举个例子来说,在文明法治国家的人民,如果他们的权利受到政府的侵害的话,在当地都会经过法律诉愿或诉讼的方式,要求国家对于人民的不法侵害给予法律救济,政府的权力也应该在宪法和人民的严格监督下获得制衡,因此当一个政府对人民进行不法的侵害,人民依法去告政府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会说告政府的人是搞政治,这是维护自己的权利和自由,这是文明法治国家普遍的法治精神。法轮功学员或家属去告迫害他的中共官员只要在法律上有理有据,那是行使法律所给予的权利,怎么能被扭曲成是搞政治呢?

政府不会永远是对的,不是永远不会做错事的。在西方文明法治国家,当政府作出侵害人民的事情,人民得以根据法律向法院控告政府,以诉讼要求司法救济,是非常普遍的作为,没有任何人会因为告政府或官员就被随便标上“搞政治”。但是这种事情却会发生在中国大陆,说是家人被非法杀死了,财产和自由被剥夺了,你依法去控告它,这个政权就说你是搞政治,这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在任何一个文明法治社会都是说不通的。这完全是中共扭曲人权法治观念,为自己胡作非为做辩解下,扣在人民头上的一顶大帽子,是值得人民唾弃和不齿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