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搞政治文化
 
作者:百志
 
2005-5-30
 
【人民报消息】“搞政治”一词是中共创造出来的用语,尤其是用上了“搞”这个字,完全赋予了反面的内涵。然而,中国历史上不乏卓越的明君贤相,这些人的工作,或说是“志业”就是:从事政治。

古代想“搞政治”的人的心态可用杜甫的一句诗来形容:“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纯”。也就是,古代的读书人是“读书志在圣贤,为官心存君国。守分安命,顺时听天”;而不是做什么党的螺丝钉。

所以,如果说中共国的政治是肮脏的,那么这个政治正是被恶党给搞脏的。全中国最喜欢“搞政治”,也独占“搞政治”特权的中共党员不正是幽荡在肮脏政治环境里的生物吗?从另一面来看,也只有被打上兽的印记的人(亦及中共党员)才能获取中共邪灵施以“搞政治”的资格。这也就是本来良善的中华政治被中共给扭曲与败坏了的主要原因。

其次,九评里谈到一个概念,即是“中共附体于中国”。简单的一句话代表了中共是如何搞滥了中国的政治。

其实,中国本身是一个主体文明,他有很强的主体性,然后能兼容并蓄地融合不同朝代与周边的次文明。中国古代的政治理想就是“天下为公”,所谓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天子者,上承天命,下统万民之主也。然后,所有官员都是从民间而来,老了又回到民间去。这些“政治家”最早是靠部族与耆老推举贤人,后来制度化为选举制度,唐代后又开始用考试制度,从民间举拔贤才。这是最公平开放的政治。

那么,中共是用一个党来附体于中国。恶党要党员对着血旗发毒誓,然后每一次荒缪的运动都要党员与党保持一致。再优秀的人都会逐渐地丧失人性,而被党性所替代,变成党的工具。而且,这个党的爪牙深入到农村与街道,基本上不务正业,而是靠着监视人民,搞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相反地,历史上中国的最下一级行政单位不过是“县”,再下面都是靠宗族依着道德伦常予以自治。

所以,“搞政治”是中共创造出来个一个专词。它一方面用它来骗人民,使人民厌恶政治,不敢参政,如此,中共才能独霸自己搞政治的特权,为所欲为,无法无天。而且,中共可以抡起“搞政治”的大棒来打击异己,强固它的政权。

不过当我们回过头去看,真正被摧毁的却是中国那傲世的政治思想与制度。中国的贤君名相不再!为天下苍生而奉献的政治家不再!剩下的只有中共党员的贪污腐败,生怕人去分一杯残羹似地不许人去“搞政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