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中共继续苟延残喘的四大误区
 
济源
 
2005-7-14
 
【人民报消息】中共目前已是四面楚歌,危机四伏,但为什么仍然死而不僵,苟延残喘?有中共本身极其邪恶、狡炸、凶毒的一面原因,这是邪恶本质所决定的,自不必再幻想它能弃恶从善。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广大的世界人民及善良的炎黄子孙在思想和行为上还存在着误区。

误区一、仍然在中共邪党的党文化中去批判中共,这种思想直接导致对中共现政权存在幻想,妄图能依靠什么某某新政来换取未来的好日子,认为中共解放了中国,搞改革开放,是进步的表现。建议这部分人好好再看看九评,中共实际上靠流氓手段窃取了当年国民革命的胜利果实,蒋介石先生早在1942年在湖南长沙的一次演讲中就提出过共产革命的邪恶之处是如果社会的阶级不明显,它们就要使之明显,并突出工人阶级,以此造成各阶级之间的斗争,所以共产革命最终就是维护少数在斗争中得势的人的利益。而改革开放则是中共在处理政权危机时最能迷惑人心的手段,中共从诞生以来,杀掉过多少经济精英?又有多少真正的先进生产力代表者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被冤屈迫害?如今搞的市场经济,最大的实惠者又是谁呢?是成天把人民利益放在嘴边的中共利益集团。为了掩饰其自身的丑恶,它们把这种争权夺利、以权谋私的现象又推到了的封建“官本位”身上,妄图驾祸中国传统文化,试问,中华民族上下5000年的历史,有哪一个朝政的暴虐腐败能和中共江泽民政权相比?有哪一朝的百姓们这样描述自己朝廷的官员们:“全国的处级干部拉出去排队,因腐败全部枪毙有冤枉的,但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

误区二、很多人认为中共虽坏,但自己想乘机捞点实惠。其实,中共正是利用了这部分人的心态才得以苟延残喘,这其中也包括被利益麻醉的国际列国。中共邪教文化从人的道德理念上变异了作为人的基本道德准则,古人“不吃嗟食”的美传早成为上古神话了,现实的人们最低的要求和最高的理想已经合而为一:钱。在国际社会,这种变异的思想也在蔓延,民主和自由已经论斤称两。对人权的主张本应是民主国家对独裁者的紧箍咒,不料在所谓的经济一体化面前,随行就市了。数以亿计的法轮功人士和宗教信仰人士正在中国被迫害着的现实,在国际贸易顺差和逆差面前,似乎象什么也没发生。人类熟视无睹,人类的正义哪去了?以基督信仰立国的人们是否记得主耶酥的教导:把上帝的归还给上帝,把恺撒的归还给恺撒,但是啊,你们正在把上帝的东西教给被撒旦控制的恺撒。在不久的将来,当你们面对上帝的时候,你们该如何回答。

误区三、部分人认为中共倒台还不太可能,因此产生观望态度。这也正是中共近百年来的党文化给人造成的错觉和中共凶残的手段给人造成的恐怖心理反应。特别是体制内的人,没有勇气走出来,对事态持观望态度,而观望的本身就是对邪恶的姑息,观望的下一分钟有可能就是随波逐流,甚至是助纣为虐,如果人的良心真的彻底泯灭了,那也只好自生自灭了,但那怕你有一点正义和良善,你都不能够没有选择,你的观望是你人生真正的痛苦。勇敢的走出来,误区中的人们,你们已经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陈用林、郝凤军、韩广生等已经从中共的内部打开了泄洪的闸门,还等什么呢?如果你真的缺乏勇气,那就从骂中共开始做起,扒光它的党文化外衣,骂它!骂之前,最好先退掉它,这样你就不是骂自己了。

误区四、认为批判中共是搞政治。搞政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到底谁在利用“搞政治”这个大棒子在打人。中共象一个卖淫的恶女,看到漂亮一点的良家妇女,就抢过人家的贞洁牌坊立在自己面前,接着就构陷别人卖笑。中共的搞政治不叫搞政治,叫“讲政治”,任何批判中共的言论都是“搞政治”,拥护中共独裁叫“政治觉悟高”,反对中共独裁就叫“反革命”,那世界除了中共死党以外,都该叫“反革命”咯。因此,只有搞掉中共,搞一次搞掉中共的政治,才能真正摆脱“搞政治”!

人们,快清醒吧,走出误区,为清除人类的邪恶尽自己的责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