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的逻辑和逻辑的流氓 (图)
 
2005-5-11
 
【人民报消息】由大纪元时报俄亥俄州分社、俄州东西方文化交流中心联合举办的俄亥俄州首届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于4月30日、5月1日分别在辛辛那提市和哥伦布市举行,大纪元专栏作家艄公就“流氓的逻辑和逻辑的流氓”为主题作了专题演讲。

下面是根据录音摘选的大纪元专栏作家艄公的演讲:流氓的逻辑和逻辑流氓

我今天发言的题目叫“流氓的逻辑和逻辑流氓”。主要想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其他请大家自己各自去发掘。中共有很多流氓的逻辑,那么搜集起来呢,我想大家可能能够搜集到108条,也可能更多。为什么要说108条呢?因为它是个天数。中国人讲天数,大家知道73、84,说是“阎王不请自己去”。那么苏共呢,活了73年多一点点,在1917年10月起誓,1991年快年底的时候,它就灭亡了、解体了。那么中共呢,今年是84岁;古今中外的预言也预言了今年中共的解体。结果如何,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知道,马克思有句话叫“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其实到今天为止,大家看中共宣传的东西,把这几个词换掉,那么就是“逻辑的流氓”和“流氓的逻辑”。所以这个就是这么来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抄句中国国内的人说,共产党的辩证法就是变戏法;那么唯物论呢就是诡辩论。这个共产党的头子江泽民他自己说“其产主义的理想已经没有人信了”,他都不相信了,要大家信,这不是耍流氓吗?

“九评”里有一段话很精彩,它怎么说呢?它说“如果说,过去是靠灌输来控制人们的思想,现在,就是中共收获的时候”,因为那些灌输的东西现在已经被消化,已经衍变成人们自己的细胞。人们自己就会主动按照中共的逻辑去思考,去设身处地的从中共的角度出发,来谈论事情的对错。我们中国人,特别是海外华人,受共产党这个流氓的逻辑影响非常大。大家可能注意到了,中国人一起交往的时候,大家很融洽,但是我们一谈到中共的时候,一谈到中国社会问题的时候,马上就变成了中共的一副嘴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看,他们在搞政治!马上这个都一样。我说怎么跟他们这么大仇呢?我也搞不明白。其实仔细观察,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我建议大家仔细读读九评,会对我们的思维、特别是摆脱我们头脑中被灌输的共产党的逻辑和思维非常有好处。

咱们从中国传统的说法上来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那这是不是在搞政治?!实际上“搞政治”这个词,是因为共产党搞了太多年的这个迫害以后呢,大家反感政治,一个是反感,一个是害怕,所以大家都要躲这个事。比方说今天中共又给法轮功扣上一个帽子叫做“反动政治组织”。其实呢,中国人自己是最喜欢搞政治的,比方说今天作生意的人、投资了股票的人,他都要看中共中央有什么新的精神、有什么新的政策变化,那这不是在“搞政治”吗?还有一些人跟我说,说最近那个“反日游行”要给他们声援,那这不是也在“搞政治”吗?是这么回事啊!那么实际上,这中共的“流氓逻辑”到底在哪?就是:我打你,你没脾气,你还不能说;你一说,我就说你搞政治。那你说:我惹不起你,我找外国记者说说。那它就说你 “勾结驻外反华势力”、“泄露国家机密”,所以这“流氓的逻辑”一瞬间就过来了,已经被中共给扣了帽子的这个词限制住了,所以我建议大家“搞政治”这个词不要用,因为有很多类似的词它们的涵意都已经被中共给变异了。

我们再分析一个中共的逻辑。在联合国的人权会议上,中共的外交官沙祖康说:美国应该撒泡尿照照自己,美国也有人权问题,你为什么要批评我啊?哇,当时国内一些在网上的年轻人都大呼过瘾,说大长了我们的志气。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流氓的逻辑”,这就好像说:你也有问题,所以你不能来批评我。那么大家想想,这就好像你邻居看到你家里有问题了,但是不能因为他家里有问题,所以他就不能来跟你说。如果用这样的想法,那人不是愈来愈完蛋了吗?但这就是中共的逻辑。中国人还喜欢比“谁做坏事做的多”,就是“他还比我坏事做的多呢,他凭什么来说我呢?”看起来这样的想法好像很对,实际上这是一个“十足的”流氓逻辑。照这样比下去,那大家就会比谁杀人杀的多,愈比愈坏。

我们再分析中共在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上利用了什么流氓逻辑,就是指通过多年的绝对化的思想教育而使人们形成了一种绝对化的思维方式,也就是看事只看其中一点,而不看其整体,就好像看一只象,只见象腿,不见象身。当然,我们看过CCTV播放自焚录像慢镜头分析的知道:这个事是中共一手策画的,自焚伪案。如果今天中共在国外策划这个事,那么根本就没有效用。为什么呢?因为在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人们的思维方法都跟中国人不一样。只有中国人有这种绝对化的思维方式,而西方人没有。举个例子,在越战的时候,有一个和尚自焚了,说要阻止战争。那么这个自焚案发生了以后呢,大家都很同情,这就是不同的情况。而不是说像我们的自焚案一样,给扣了顶大帽子,说什么这是“邪教”,没有人这么说。另外一个例子,说美国有一个母亲把小孩杀了,她说是接受了上帝的旨意而做的。我想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就完蛋了,因为她所信仰的整个东西都要被中共扣上帽子,那么美国并没有把这个母亲扣上帽子。如果照中共的逻辑,这整个基督教要为她负责了,连耶稣都要为她负责了。正教和正法修炼,比如说基督教、天主教、法轮功,都有一个相似的说法,如基督教说要“爱你的邻居”“爱你的敌人”,那么法轮功讲“真、善、忍”。从它们各自的教义上来看,如果它们的教义是好的,可是假设下面有一个人自杀了,那能说这整个团体都不好了吗?但是中国人他就被“流氓的逻辑”给洗脑了之后呢,只要这个人属于哪儿的,那他所属的整个集团都坏了。可是,唯独这个标准不能拿来用在中共自己身上,是不是?九评把共产党这个邪教揭露得体无完肤。中共的教义是赤裸裸的宣扬暴力的,是不是?

我们再来说说“民族主义”。这个民族主义是共产党今天的一根救命稻草,可以这么样说,因为它所有的意识形态都没有了,最后只好把法西斯的民族主义拿出来了。但是呢,中共拿出来的时候,是哆哩哆嗦的,为什么呢?它怕这个双面剑的另一面伤到自己。因为中共自己本身就是“马列洋教”,它搞这个民族主义是开国际玩笑。大家可能注意到,印尼排华的时候,大概是98年5月,当地的暴民杀死了1200多个华人,强奸了很多妇女,中共的媒体没有报,不吭声。可是大家看到今天怎么样?胡锦涛又去印尼,给他们三亿低息贷款,这是什么民族主义?柬共杀了二十万的华人,柬埔寨杀了二百万人,其中二十万是华人。柬共杀了人后,中共也不吭声。大家都知道柬共是中共一手扶植起来的。这叫什么民族主义?前两天大家可能注意到了,为转移“九评”的这个退党的大潮,他又在内部挑动“反日”。“反日”我看来看去呢,当然这里边有一些华人在搞,我就跟他们开玩笑说:我也没看到谁把他们家的日产手提电脑、电视机抬出来砸了的?都是砸别人的东西。所以这些是很荒唐的东西。前一段时间那个解放军一些将领在写血书,说要打台湾。其实他们有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可以打,但是没有人敢打。哪儿呢?是被苏联占领的那个领土,将近一百个台湾的领土,被江泽民奉送给苏联了,没有一个人敢提这件事。那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敢像岳飞一样说“收服北方失地”?没有一个人敢说,连提都没有人敢提。它不是在玩“民族主义”吗?怎么没有人提这种事呢?为什么就偏偏要打台湾,还这么凶恶?对苏联,卖掉了领土,还一句话也不吭!所以这些都是假的,共产党它不敢玩“民族主义”。所以我说不要去责备那些反日游行的人、写血书的将领,他们都是给中共洗脑造成的。如果他们哪天明白了,那这对中共是最可怕的,这是民族主义的“双刃剑效应”。会把中共吓的,保证它一个游行也不敢举办了。

还有一个流氓的逻辑在海外中国人之间推广就是:唉呀,你们要爱国啊,不能批评共产党啊!关于这事呢,我想引用一下人民日报“强国论坛”上的几篇,上面怎么写的呢?说谈到大饥荒的时候,59、60、61年大饥荒的时候,说饿就饿死了,那没饿死的还少了吗;还有一篇讲说,如果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早就强国了;另外一个人呢,就是追查国际要犯林炎志,我为什么提林炎志呢?因为当年我跟他是同一个学校的,那么这个人现在是吉林省委书记。他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说:中国人多的是,死几个算什么?大家看一看,这个就是一个很荒唐的流氓逻辑;他还讲什么呢?说:法轮功才死了一千多,比以前死的少多了。大家看这是不是流氓的逻辑。其实这根本上,就是对生命的漠视。对国人都这种态度,还空谈爱什么国呢?这些海外华人好像一提到这个事就很不得了,实际上他们爱的是面子,他们连自己的同胞被迫害都无动于衷,还空谈这个东西。其实不少人哪,我看是爱钱,而且是两边的便宜,两岸三地的便宜都想占,所以才这么说的。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被他们这种东西来迷惑。

大家知道法轮功学员几年前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还用插播这个形式来讲清真相,那么中共给这个插播抹了很多黑,你看他怎样抹黑的。实际上插播是什么东西呢?我们好多海外华人甚至一些西方人都跟我说,他说他们是“劫持讯号”,我说这怎么叫“劫持”呢?他说你看劫持讯号这是违反规定的。

实际上从中看到了一个现象,什么呢?就是中共他是玩弄语意学的专家,他把这个词给你偷换,他给你偷换成“劫持讯号”,什么人劫持的大家相信吗?恐怖份子。对不对?他要你把这东西联想到恐怖份子。那么好,这些就是坏人了。那么很不幸的,我们一些西方的媒体也这么报了,很多华人的媒体也这么报了,实际上他是想把你这些东西拉向恐怖份子。你看他这个用意,中共经常会玩这个把戏了,希望大家也看清楚这一点。

那么插播了什么东西呢?我说就是华人老百姓知情权,中国人民有知情权,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广播电视系统属于国有,国有什么意思?纳税人所有的。我知道在中国大家都不敢提纳税人,因为江泽民非常反对纳税人这个提法的,一听纳税人就坏事了。为什么呢?共产党像这种邪灵附体的党委机制如果用西方的观点看这是?派的,负担吧。每一个企业什么地方都要有一个党委书记、党支部,那这种东西是中国人民的巨大负担,同时他们还时时刻刻的在监视着人民,附在人民的身上吸取金钱同时还得给你洗脑,他说他是“伟光正”,他说他带领中国人民发展经济。流氓啊!

另外还有一些词汇、一些语言,都被中共给变异了。譬如说“闹事”,“闹事” 这个词被赋予什么涵意呢?--“上访”就等于“闹事”,这是中共的逻辑。现在还有一句话叫“非法上访”。其实大家看“上访”,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是最低诉求,是不是?就是认为还有青天大老爷,能给民作主,所以“上访”。如果哪天,老百姓都不上访了,每人捧一个炸弹的话,那就完蛋了这个。还有一个词是中共讲的,叫“围攻”。什么叫“围攻”呢?--人一多就叫“围攻”。它就是不断的在偷换这种概念在打击别人。还有一个词“平反”,其实共产党不配平反,共产党只有向中国人民认罪。我看现在连认罪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们有时候会碰到很多国内的人,他们都说什么呢?“唉唷,现在好多了,高楼大厦的,不要再搞政治了”。这个涵意是什么呢?就说杀人犯啊,现在盖了高楼大厦,那是不是以前杀人的罪就可以免啦?不是这么回事吧!就说在高楼大厦之下,还可以继续杀人?没关系!实际上这还是回到刚才说的那个,对生命的漠视。

我再分析一个,现在在传播九评中间啊,很多人说,唉呀,要向前看啊!现在中国好多啦!很多高楼大厦呀什么东西。我觉得中国人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党文化收获的结果。我不否认高楼大厦这些东西,这没有错。但是呢,就说中共作为一个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的杀人犯,就因为盖了几栋高楼大厦,所有杀人的罪就都没有了吗?不是这么回事吧?那么向前看呢,还是这个道理,就是说他杀了人,杀人犯杀了人,盖了几栋楼比以前改进了,那我们就不管这个事了吗?你往往说这个话的时候呢,他们就没话可说了。

说来这个东西对中国人的影响很深的,我举个例子。我们家的亲人他的祖辈,当时还是共产党所开庭申释,什么意思呢?共产党的军队路过的时候呢,从他那儿收钱,收了不少钱,那他有共产党的发票。后来镇反的时候他被枪毙了,枪毙的时候他们拿出那个证据也没有用,他被枪毙了。枪毙了这么多年以后呢,这个亲戚要努力加入共产党。我说这个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虽然杀的是你的祖辈,可他却觉得没有一点什么,他说:“唉,现在好多了!要吃什么有什么。”你看中国人的心肠是什么样的??说这是什么逻辑?这个吃跟这个东西有什么关系呢?现在我说的是杀你的祖辈,你可能会表示愤慨、你可能无助表示无助,你说没办法。这种现象在中国很多啊,不信你去问一问。我上次看到一个人他说:“这有什么希罕的?我们家有人被共产党杀了,那是告发地主啊!”你看中共已经给你灌输了一个流氓逻辑是什么呢?他说:“坏人啊,怎么对待都行,你怎么打死他都行。”咱们用西方这种民主、自由的观念来看,这整个大家都知道不对了。即使犯人、即使是罪犯,他有他的人权,不能被虐待。

但是共产党他给你灌输一套流氓逻辑是什么呢?坏人怎么打死没关系。那么这样就给了它一个机会,只要它按照它的流氓标准把你给定性成坏人,谁都能打,打死以后你觉得是应该的、觉得没有什么关系。这个东西从几十年前就开始了。这就是一条流氓逻辑。大家想想是不是这样?

再有一条就是,他说,你说这共产党杀人,他怎么杀人?美国人也在伊拉克虐浮兵啊?我说难道说美国人虐兵以后,共产党就可以随便杀人啦?有这个道理吗?怎么不比好的,尽往这个方向比呢?中国人今天的这个观念啊,都是被中共灌输形成的。我记得当年中共党魁江泽民在访问美国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们养活了十三亿人民”,这个居然在华人社区里头没有引起异议,这很怪了!大家想一想,共产党他拿什么来养十三亿人民?是不是?如果美国总统说:“我养了美国人民”,我想他可能一天都做不住这个总统职位了。是纳税人的钱来养了共产党,而不是共产党养了十三亿人。但是这个东西在中共反复的洗脑中间:“唉呀,没有党就不行了!没有党我们都没法过了!”但是这个纳税人的概念在中国都是迟迟不让提的,因为他知道这个后果,你一说明这个东西呢,他可能会把你抓起来。

还一个谎言是什么呢?中共在需要的时候呢他就说,中国人人口太多。大家想一想日本,我为什么说日本?前阵子有个反日示威嘛!这个日本啊应该是属于人口多的,为什么呢?日本的人口密度比中国大,一亿多人一个河北省那么大的一个岛国,资源几乎没有,这个共产党怎么解释呢?没办法解释。日本从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直发展到今天。所以你看它这样做的目的呢,是挑动中国人的仇恨,它利用这样让自己人仇恨自己人多,说少了三亿人可能经济更好,所以它就无视同胞的生命!!你们发现没有,很多中国人今天都这样认识,说人少一半早就强国啦!然后他把这个当作是爱国,这实际上是错的,大错特错!中共这种太邪恶的流氓逻辑呢,我们都要把他暴露出来,来归正这种逻辑的歪曲。

所以我说我们在讲真相、传播《九评》的时候,不要在党文化制造的词汇中去争辩,这没有意思,因为它造的词汇本身就是很荒唐的东西,它就代表一套流氓的逻辑,你不用在这个词中争辩什么,没有意思可争辩,而且我们尽量不用党文化所造的词汇,像什么“三年自然灾害”都已经朗朗上口了,这都是要归正的东西,它给你造这些词汇什么解放前、解放后的。以前台湾喜欢说什么“共匪,共匪”,就是土匪,我觉得用土匪这词还不够,不过大家应该是有创造力的。九评就是道解共产党,道解道解,就是放电,不给其充电的机会,不断的解不断的放电,我们不在党文化的词中跟人去争辩,还中华民族的文化、语言以真实面目。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