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的邏輯和邏輯的流氓 (圖)
 
2005-5-11
 
【人民報消息】由大紀元時報俄亥俄州分社、俄州東西方文化交流中心聯合舉辦的俄亥俄州首屆九評共產黨研討會於4月30日、5月1日分別在辛辛那提市和哥倫布市舉行,大紀元專欄作家艄公就“流氓的邏輯和邏輯的流氓”為主題作了專題演講。

下面是根據錄音摘選的大紀元專欄作家艄公的演講:流氓的邏輯和邏輯流氓

我今天發言的題目叫“流氓的邏輯和邏輯流氓”。主要想起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其他請大家自己各自去發掘。中共有很多流氓的邏輯,那麼搜集起來呢,我想大家可能能夠搜集到108條,也可能更多。為什麼要說108條呢?因為它是個天數。中國人講天數,大家知道73、84,說是“閻王不請自己去”。那麼蘇共呢,活了73年多一點點,在1917年10月起誓,1991年快年底的時候,它就滅亡了、解體了。那麼中共呢,今年是84歲;古今中外的預言也預言了今年中共的解體。結果如何,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為什麼這麼說呢?大家知道,馬克思有句話叫“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其實到今天為止,大家看中共宣傳的東西,把這幾個詞換掉,那麼就是“邏輯的流氓”和“流氓的邏輯”。所以這個就是這麼來的。為什麼這麼說呢?抄句中國國內的人說,共產黨的辯證法就是變戲法;那麼唯物論呢就是詭辯論。這個共產黨的頭子江澤民他自己說“其產主義的理想已經沒有人信了”,他都不相信了,要大家信,這不是耍流氓嗎?

“九評”裏有一段話很精彩,它怎麼說呢?它說“如果說,過去是靠灌輸來控制人們的思想,現在,就是中共收獲的時候”,因為那些灌輸的東西現在已經被消化,已經衍變成人們自己的細胞。人們自己就會主動按照中共的邏輯去思考,去設身處地的從中共的角度出發,來談論事情的對錯。我們中國人,特別是海外華人,受共產黨這個流氓的邏輯影響非常大。大家可能注意到了,中國人一起交往的時候,大家很融洽,但是我們一談到中共的時候,一談到中國社會問題的時候,馬上就變成了中共的一副嘴臉,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你看,他們在搞政治!馬上這個都一樣。我說怎麼跟他們這麼大仇呢?我也搞不明白。其實仔細觀察,就是這麼回事。所以,我建議大家仔細讀讀九評,會對我們的思維、特別是擺脫我們頭腦中被灌輸的共產黨的邏輯和思維非常有好處。

咱們從中國傳統的說法上來看,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那這是不是在搞政治?!實際上“搞政治”這個詞,是因為共產黨搞了太多年的這個迫害以後呢,大家反感政治,一個是反感,一個是害怕,所以大家都要躲這個事。比方說今天中共又給法輪功扣上一個帽子叫做“反動政治組織”。其實呢,中國人自己是最喜歡搞政治的,比方說今天作生意的人、投資了股票的人,他都要看中共中央有什麼新的精神、有什麼新的政策變化,那這不是在“搞政治”嗎?還有一些人跟我說,說最近那個“反日遊行”要給他們聲援,那這不是也在“搞政治”嗎?是這麼回事啊!那麼實際上,這中共的“流氓邏輯”到底在哪?就是:我打你,你沒脾氣,你還不能說;你一說,我就說你搞政治。那你說:我惹不起你,我找外國記者說說。那它就說你 “勾結駐外反華勢力”、“泄露國家機密”,所以這“流氓的邏輯”一瞬間就過來了,已經被中共給扣了帽子的這個詞限制住了,所以我建議大家“搞政治”這個詞不要用,因為有很多類似的詞它們的涵意都已經被中共給變異了。

我們再分析一個中共的邏輯。在聯合國的人權會議上,中共的外交官沙祖康說:美國應該撒泡尿照照自己,美國也有人權問題,你為什麼要批評我啊?哇,當時國內一些在網上的年輕人都大呼過癮,說大長了我們的志氣。但實際上,這是一個“流氓的邏輯”,這就好像說:你也有問題,所以你不能來批評我。那麼大家想想,這就好像你鄰居看到你家裏有問題了,但是不能因為他家裏有問題,所以他就不能來跟你說。如果用這樣的想法,那人不是愈來愈完蛋了嗎?但這就是中共的邏輯。中國人還喜歡比“誰做壞事做的多”,就是“他還比我壞事做的多呢,他憑什麼來說我呢?”看起來這樣的想法好像很對,實際上這是一個“十足的”流氓邏輯。照這樣比下去,那大家就會比誰殺人殺的多,愈比愈壞。

我們再分析中共在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上利用了什麼流氓邏輯,就是指通過多年的絕對化的思想教育而使人們形成了一種絕對化的思維方式,也就是看事只看其中一點,而不看其整體,就好像看一隻象,只見象腿,不見象身。當然,我們看過CCTV播放自焚錄像慢鏡頭分析的知道:這個事是中共一手策畫的,自焚偽案。如果今天中共在國外策劃這個事,那麼根本就沒有效用。為什麼呢?因為在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人們的思維方法都跟中國人不一樣。只有中國人有這種絕對化的思維方式,而西方人沒有。舉個例子,在越戰的時候,有一個和尚自焚了,說要阻止戰爭。那麼這個自焚案發生了以後呢,大家都很同情,這就是不同的情況。而不是說像我們的自焚案一樣,給扣了頂大帽子,說什麼這是“邪教”,沒有人這麼說。另外一個例子,說美國有一個母親把小孩殺了,她說是接受了上帝的旨意而做的。我想這事如果發生在中國就完蛋了,因為她所信仰的整個東西都要被中共扣上帽子,那麼美國並沒有把這個母親扣上帽子。如果照中共的邏輯,這整個基督教要為她負責了,連耶穌都要為她負責了。正教和正法修煉,比如說基督教、天主教、法輪功,都有一個相似的說法,如基督教說要“愛你的鄰居”“愛你的敵人”,那麼法輪功講“真、善、忍”。從它們各自的教義上來看,如果它們的教義是好的,可是假設下面有一個人自殺了,那能說這整個團體都不好了嗎?但是中國人他就被“流氓的邏輯”給洗腦了之後呢,只要這個人屬於哪兒的,那他所屬的整個集團都壞了。可是,唯獨這個標準不能拿來用在中共自己身上,是不是?九評把共產黨這個邪教揭露得體無完膚。中共的教義是赤裸裸的宣揚暴力的,是不是?

我們再來說說“民族主義”。這個民族主義是共產黨今天的一根救命稻草,可以這麼樣說,因為它所有的意識形態都沒有了,最後只好把法西斯的民族主義拿出來了。但是呢,中共拿出來的時候,是哆哩哆嗦的,為什麼呢?它怕這個雙面劍的另一面傷到自己。因為中共自己本身就是“馬列洋教”,它搞這個民族主義是開國際玩笑。大家可能注意到,印尼排華的時候,大概是98年5月,當地的暴民殺死了1200多個華人,強姦了很多婦女,中共的媒體沒有報,不吭聲。可是大家看到今天怎麼樣?胡錦濤又去印尼,給他們三億低息貸款,這是什麼民族主義?柬共殺了二十萬的華人,柬埔寨殺了二百萬人,其中二十萬是華人。柬共殺了人後,中共也不吭聲。大家都知道柬共是中共一手扶植起來的。這叫什麼民族主義?前兩天大家可能注意到了,為轉移“九評”的這個退黨的大潮,他又在內部挑動“反日”。“反日”我看來看去呢,當然這裏邊有一些華人在搞,我就跟他們開玩笑說:我也沒看到誰把他們家的日產手提電腦、電視機抬出來砸了的?都是砸別人的東西。所以這些是很荒唐的東西。前一段時間那個解放軍一些將領在寫血書,說要打臺灣。其實他們有一個非常好的東西可以打,但是沒有人敢打。哪兒呢?是被蘇聯占領的那個領土,將近一百個臺灣的領土,被江澤民奉送給蘇聯了,沒有一個人敢提這件事。那為什麼沒有一個人敢像岳飛一樣說“收服北方失地”?沒有一個人敢說,連提都沒有人敢提。它不是在玩“民族主義”嗎?怎麼沒有人提這種事呢?為什麼就偏偏要打臺灣,還這麼兇惡?對蘇聯,賣掉了領土,還一句話也不吭!所以這些都是假的,共產黨它不敢玩“民族主義”。所以我說不要去責備那些反日遊行的人、寫血書的將領,他們都是給中共洗腦造成的。如果他們哪天明白了,那這對中共是最可怕的,這是民族主義的“雙刃劍效應”。會把中共嚇的,保證它一個遊行也不敢舉辦了。

還有一個流氓的邏輯在海外中國人之間推廣就是:唉呀,你們要愛國啊,不能批評共產黨啊!關於這事呢,我想引用一下人民日報“強國論壇”上的幾篇,上面怎麼寫的呢?說談到大饑荒的時候,59、60、61年大饑荒的時候,說餓就餓死了,那沒餓死的還少了嗎;還有一篇講說,如果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早就強國了;另外一個人呢,就是追查國際要犯林炎志,我為什麼提林炎志呢?因為當年我跟他是同一個學校的,那麼這個人現在是吉林省委書記。他在鎮壓法輪功的時候說:中國人多的是,死幾個算什麼?大家看一看,這個就是一個很荒唐的流氓邏輯;他還講什麼呢?說:法輪功才死了一千多,比以前死的少多了。大家看這是不是流氓的邏輯。其實這根本上,就是對生命的漠視。對國人都這種態度,還空談愛什麼國呢?這些海外華人好像一提到這個事就很不得了,實際上他們愛的是面子,他們連自己的同胞被迫害都無動於衷,還空談這個東西。其實不少人哪,我看是愛錢,而且是兩邊的便宜,兩岸三地的便宜都想占,所以才這麼說的。所以我覺得大家不要被他們這種東西來迷惑。

大家知道法輪功學員幾年前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下,還用插播這個形式來講清真相,那麼中共給這個插播抹了很多黑,你看他怎樣抹黑的。實際上插播是什麼東西呢?我們好多海外華人甚至一些西方人都跟我說,他說他們是“劫持訊號”,我說這怎麼叫“劫持”呢?他說你看劫持訊號這是違反規定的。

實際上從中看到了一個現象,什麼呢?就是中共他是玩弄語意學的專家,他把這個詞給你偷換,他給你偷換成“劫持訊號”,什麼人劫持的大家相信嗎?恐怖份子。對不對?他要你把這東西聯想到恐怖份子。那麼好,這些就是壞人了。那麼很不幸的,我們一些西方的媒體也這麼報了,很多華人的媒體也這麼報了,實際上他是想把你這些東西拉向恐怖份子。你看他這個用意,中共經常會玩這個把戲了,希望大家也看清楚這一點。

那麼插播了什麼東西呢?我說就是華人老百姓知情權,中國人民有知情權,為什麼?因為中國的廣播電視系統屬於國有,國有什麼意思?納稅人所有的。我知道在中國大家都不敢提納稅人,因為江澤民非常反對納稅人這個提法的,一聽納稅人就壞事了。為什麼呢?共產黨像這種邪靈附體的黨委機制如果用西方的觀點看這是?派的,負擔吧。每一個企業什麼地方都要有一個黨委書記、黨支部,那這種東西是中國人民的巨大負擔,同時他們還時時刻刻的在監視著人民,附在人民的身上吸取金錢同時還得給你洗腦,他說他是“偉光正”,他說他帶領中國人民發展經濟。流氓啊!

另外還有一些詞匯、一些語言,都被中共給變異了。譬如說“鬧事”,“鬧事” 這個詞被賦予什麼涵意呢?--“上訪”就等於“鬧事”,這是中共的邏輯。現在還有一句話叫“非法上訪”。其實大家看“上訪”,是憲法賦予的權利,是民眾對政府的信任,是最低訴求,是不是?就是認為還有青天大老爺,能給民作主,所以“上訪”。如果哪天,老百姓都不上訪了,每人捧一個炸彈的話,那就完蛋了這個。還有一個詞是中共講的,叫“圍攻”。什麼叫“圍攻”呢?--人一多就叫“圍攻”。它就是不斷的在偷換這種概念在打擊別人。還有一個詞“平反”,其實共產黨不配平反,共產黨只有向中國人民認罪。我看現在連認罪的機會都沒有了。我們有時候會碰到很多國內的人,他們都說什麼呢?“唉唷,現在好多了,高樓大廈的,不要再搞政治了”。這個涵意是什麼呢?就說殺人犯啊,現在蓋了高樓大廈,那是不是以前殺人的罪就可以免啦?不是這麼回事吧!就說在高樓大廈之下,還可以繼續殺人?沒關係!實際上這還是回到剛才說的那個,對生命的漠視。

我再分析一個,現在在傳播九評中間啊,很多人說,唉呀,要向前看啊!現在中國好多啦!很多高樓大廈呀什麼東西。我覺得中國人這種觀念實際上是黨文化收獲的結果。我不否認高樓大廈這些東西,這沒有錯。但是呢,就說中共作為一個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的殺人犯,就因為蓋了幾棟高樓大廈,所有殺人的罪就都沒有了嗎?不是這麼回事吧?那麼向前看呢,還是這個道理,就是說他殺了人,殺人犯殺了人,蓋了幾棟樓比以前改進了,那我們就不管這個事了嗎?你往往說這個話的時候呢,他們就沒話可說了。

說來這個東西對中國人的影響很深的,我舉個例子。我們家的親人他的祖輩,當時還是共產黨所開庭申釋,什麼意思呢?共產黨的軍隊路過的時候呢,從他那兒收錢,收了不少錢,那他有共產黨的發票。後來鎮反的時候他被槍斃了,槍斃的時候他們拿出那個證據也沒有用,他被槍斃了。槍斃了這麼多年以後呢,這個親戚要努力加入共產黨。我說這個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雖然殺的是你的祖輩,可他卻覺得沒有一點什麼,他說:“唉,現在好多了!要吃什麼有什麼。”你看中國人的心腸是什麼樣的??說這是什麼邏輯?這個吃跟這個東西有什麼關係呢?現在我說的是殺你的祖輩,你可能會表示憤慨、你可能無助表示無助,你說沒辦法。這種現象在中國很多啊,不信你去問一問。我上次看到一個人他說:“這有什麼希罕的?我們家有人被共產黨殺了,那是告發地主啊!”你看中共已經給你灌輸了一個流氓邏輯是什麼呢?他說:“壞人啊,怎麼對待都行,你怎麼打死他都行。”咱們用西方這種民主、自由的觀念來看,這整個大家都知道不對了。即使犯人、即使是罪犯,他有他的人權,不能被虐待。

但是共產黨他給你灌輸一套流氓邏輯是什麼呢?壞人怎麼打死沒關係。那麼這樣就給了它一個機會,只要它按照它的流氓標準把你給定性成壞人,誰都能打,打死以後你覺得是應該的、覺得沒有什麼關係。這個東西從幾十年前就開始了。這就是一條流氓邏輯。大家想想是不是這樣?

再有一條就是,他說,你說這共產黨殺人,他怎麼殺人?美國人也在伊拉克虐浮兵啊?我說難道說美國人虐兵以後,共產黨就可以隨便殺人啦?有這個道理嗎?怎麼不比好的,盡往這個方向比呢?中國人今天的這個觀念啊,都是被中共灌輸形成的。我記得當年中共黨魁江澤民在訪問美國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他說:“我們養活了十三億人民”,這個居然在華人社區裏頭沒有引起異議,這很怪了!大家想一想,共產黨他拿什麼來養十三億人民?是不是?如果美國總統說:“我養了美國人民”,我想他可能一天都做不住這個總統職位了。是納稅人的錢來養了共產黨,而不是共產黨養了十三億人。但是這個東西在中共反覆的洗腦中間:“唉呀,沒有黨就不行了!沒有黨我們都沒法過了!”但是這個納稅人的概念在中國都是遲遲不讓提的,因為他知道這個後果,你一說明這個東西呢,他可能會把你抓起來。

還一個謊言是什麼呢?中共在需要的時候呢他就說,中國人人口太多。大家想一想日本,我為什麼說日本?前陣子有個反日示威嘛!這個日本啊應該是屬於人口多的,為什麼呢?日本的人口密度比中國大,一億多人一個河北省那麼大的一個島國,資源幾乎沒有,這個共產黨怎麼解釋呢?沒辦法解釋。日本從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一直發展到今天。所以你看它這樣做的目的呢,是挑動中國人的仇恨,它利用這樣讓自己人仇恨自己人多,說少了三億人可能經濟更好,所以它就無視同胞的生命!!你們發現沒有,很多中國人今天都這樣認識,說人少一半早就強國啦!然後他把這個當作是愛國,這實際上是錯的,大錯特錯!中共這種太邪惡的流氓邏輯呢,我們都要把他暴露出來,來歸正這種邏輯的歪曲。

所以我說我們在講真相、傳播《九評》的時候,不要在黨文化製造的詞匯中去爭辯,這沒有意思,因為它造的詞匯本身就是很荒唐的東西,它就代表一套流氓的邏輯,你不用在這個詞中爭辯什麼,沒有意思可爭辯,而且我們盡量不用黨文化所造的詞匯,像什麼“三年自然災害”都已經朗朗上口了,這都是要歸正的東西,它給你造這些詞匯什麼解放前、解放後的。以前臺灣喜歡說什麼“共匪,共匪”,就是土匪,我覺得用土匪這詞還不夠,不過大家應該是有創造力的。九評就是道解共產黨,道解道解,就是放電,不給其充電的機會,不斷的解不斷的放電,我們不在黨文化的詞中跟人去爭辯,還中華民族的文化、語言以真實面目。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