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森森──一个大学生党员的恐惧
 
作者:心鸣
 
2005-5-13
 
【人民报消息】有机缘读了大纪元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感慨很多,首先是佩服作者的洞察力,让我在迷雾中看清了共产党的实质,虽然大学生们许多时候也在谈论对共产党的不满,但是,总觉得没有说出什么实质问题。随后,想到自己在共产党控制的教育下,被蒙蔽了这么久,并且做了许多错事,说了许多错话,并渐渐的丧失了自己独立的人格及判断力,很可能会随着共产党走入罪恶的深渊,不禁内心十分恐惧,而在我的身边周围,还有那么多大学生在受着共产党的蒙蔽,被共产党以庸俗的物质利益召唤着,我有必要反思一下这么多年在中国共产党所控制的教育下,我都经历了什么,思想有了什么变化,什么样的道德状态,也给同龄人提个醒,许多事情该认真思考了。

十几年的过程,该反思的实在太多了,虽然已经在网络上声明退出了邪恶的中国共产党,还是有必要先谈谈在大学不幸加入共产党的经历及后来的际遇。

大学生好像是比中学生自由许多了,课可以不去上,可以参加许多各样的活动,男女之间也好像可以更自由的发展关系了,但是大学生们在自己的选择中,始终都不会只凭自己的兴趣,利益仍然是这些选择的主要驱动因素。

而在共产党控制的地方,要想步入上层社会,要想顺利的谋求以后的发展,要想实现父母殷切的期望,要想自己以后能有体面的生活,加入共产党是一个捷径,在许多人眼里,不入党是很难实现自己的物质追求的,虽然自己并不一定对共产党真实的了解多少,有的甚至是带着内心的厌恶加入其中的。

许多大学生们尽管平时经常会谈到对共产党的不满,但是在利益面前,在学校党委重复的宣传下,在社会上新闻媒体“三人成虎”式的混淆下,在提供入党的机会有限的情况下,在一种不了解究竟意味着什么的所谓荣誉的吸引下,许多人倒是模模糊糊的表面上认可了共产党,并且积极加入其中了,这些人中有许多人性格淳朴敦厚,有许多人心地善良,他们为了追求自身发展,报着美好的愿望,在没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之前,就匆匆加入了。当然也有的人,就是赤裸裸的物质利益与权力欲望促使下走入共产党的。

于是,一个系统的抹杀人性,树立党性的过程开始了。

首先是写入党申请书,这是一个献媚的过程,一个出卖灵魂的开始。申请书开始就要写假话,写自己为什么入党,这个时候,申请人不管对共产主义有多不了解,有多不认同,都要把自己卖给共产主义,说这就是自己的理想,而对自己实际入党目的和想法,却又大加贬损,然后,开始找到党的著作,抄录相关内容,表明自己对党的了解与认识,并且对党进行歌颂,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提到党以前所犯的任何错误的,否则就是积极性不够,有良知的人往往会希望能在入党满足自身发展的同时,也能用手中的资源做一些好事,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共产党是公开推崇暴力革命的,在历史上就大肆杀戮中国的有产阶级,欺骗了中国的工人和农民,疯狂的把财富聚敛到党的手里,而现在众多掌握资源的党员们,开始大肆的掏取国库。一旦有良知的人加入共产党,就已经渐渐的被剥夺了良知的独立与与捍卫良知行动的自由了。

然后是定期向党组织写思想汇报,现实中许多都是快到期限搞突击完成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只是一个形式,没有什么正面的意义,但是,就是这个形式,却又不得不走,而且,每次思想汇报要有足够的字数,要满足党委老师的要求,要体现足够的积极性,并且要紧跟当前所谓形势,于是,为了完成思想汇报,人们开始大范围抄袭党的媒体上的歌颂党的东西,自己不论是否理解,又要在汇报上加上自己的所谓认识,谎言说多了就成了真理了,这个过程恰恰像一个洗脑的过程,你真正内心如何认识不重要,就是让你必须的,反复去按照党所宣传的去写去编造,一边是麻木灌输党的思想,一边让你放弃自己思想为它说话,这样的工作要进行很多,要持续很长时间,并且有任何不妥要不断修改,这是多么成功的洗脑模式啊,既能从潜意识中认同党的思想,又培养人们为党而说假话、造假的能力。

与此同时,由党员对他们的思想汇报进行评价,明知思想汇报往往口是心非,却要煞有介事的给予评价,再提出批评建议,这又是对党员的一个思想强化,强化为党逢场做戏的能力,都明知道是假的,但必须假戏真做,难怪党员们可以通过表决处理反对大跃进的彭德怀,可以通过表决把刘少奇开除出党,党员们从入党开始就受过此等训练,也深知,自己良知表现出来就会受到党的责难,而党的意思,党的魁首的意思是永远只能举手赞成的,否则党就会疯狂报复你。

再后来,是党委的老师找入党积极分子谈话了,许多人对于这个环节还是有些紧张,因为他们在潜意识中都知道,如果谈话中说了党不喜欢听的,可就麻烦了,不但自己的物质利益前途会受到影响,弄不好还得受处分,于是,人们便开始施展入党以来所取得强化的技能——逢场做戏,尽自己的能力来说些好听的,高明的还会提出一些所谓自己的看法,把党的丑恶说成是党的极少部分人的所为,并给以批评,实质上还是一种谄媚。

而党委的老师,衡量大学生是否符合党员的资格,就是看其是否听话,是否能听自己的使唤,是否能扔了良心听党的使唤。

最后,要正式成为预备党员了,正式党员们要表决,这是一个荒谬的集中体现,入党者机械般的念自己的资料,入党申请书,思想汇报,再次洗脑与说谎,正式党员念培养意见,再次说谎与强化洗脑成果,其他人在被念的头晕脑涨时又是被动洗脑的过程,然后又是说假话,对入党者吹捧,还要费尽心思说些不疼不痒的批评意见,因为党说这是必须的。

举手表决了,一般是全部通过,记得刚被骗入党后,曾经认为自己对入党者不了解,就没有举手赞成,可是每次都是自己不举手,而别人同样不了解,却都是举手赞成的,并且,每次不举手都遭到异样的眼光,也许这触犯了党的潜规则吧,不允许党员有个人的思想,这样,我渐渐的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想法了,这开始让我很痛苦,但后来就习惯了,今天想来,党的环境,可以把一个独立的人变成一个党的螺丝钉,这也正是党所宣传,所希望的。

随后,要进行向共产党旗宣誓,要把自己一切交给党,要永不叛党,就像参加黑社会或邪教一样,甚至誓言更绝更狠毒,可是历史证明共产党在世界范围内大面积失败,在中国大陆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共产党却又一边享用着老百姓的血汗,一边自我吹嘘,并且不时的打击人民,打击民主,打击真善忍,打击它认为一切妨碍它继续行恶的因素,包括人的善良的价值追求,它口里说为了人民,行为上却在欺骗中剥夺人民的财富与良知。

当一个人对着共产党血旗宣誓,出卖自己肉体和灵魂的时候,他将有如何的前途?!是继续在自我欺骗,丧失自我,麻木不仁的寻求利益?还是因为坚持自我良知,不免遭到排挤、打击、迫害?……

这是一条自我毁灭之路!

加入中国共产党后,经济上要交党费,从来没有告诉我们收上去的党费用来做什么,现在想来,恐怕是用来滋养腐败、打击民众、鼓惑人心了,真是犯罪啊。

在平时,党要开组织生活会,搞各种各样的学习,没有几个人相信这种会有什么意义,可是,为了好不容易取得的党员资格,或者为了躲避党委的骚扰,又不得不参加,会上不论什么样的议题,什么样的方式,结论都是一个,党永远是光荣伟大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而党员们的发言也遵循着这个结论,无论是从正面说,或者是从反面说,这里不需要什么思想,只要最后的结论。

记得一次开会,一个党员在间接歌颂党的时候,先贬后扬,说了所谓大多数“个别”党员的丑恶行径,被党小组长严厉训斥,似乎是事实成分过多了,不利于党的形象了。

当然,还要记住一点,开会是要保密的,不论是什么内容,结果一方面加强了恐怖气氛,好像掌握不好就会泄露党的机密,成为叛党分子,另外也感觉确实有些东西无聊恶心的见不得人。

谈到大学生党的组织生活会,有时是由党委的老师主持的,有时是由具有一定职务的学生党员主持的,往往这种带有职务的学生党员中的首席,都是最厚颜无耻的,因为许多学生党员虽然带了职务,但都没有多大积极性去做这些无聊的事情,可是,总会有那么几个人,自告奋勇,热衷于党的活动,于是他们得到了党委的赏识,得到了一系列令他们自为得意的小权力,得到了一些不大光彩的利益。

回忆起那段日子,仍然感到头胀和窒息,然而,还有更让人恐怖的,因为不知不觉中,人性开始扭曲了,思维开始变异了。

记得那段日子,邪恶的共产党以及流氓头子江泽民互相勾结栽赃污蔑法轮功的事实在网络上被大量曝光,我看了很震惊,于是就经常和那些被邪党蒙蔽的党员们谈起,可是,许多人似乎表现很冷漠,其中一个本来性情很温和的人,心地很善良的人竟然警告我说,我们是党员,你不要在这里谈这些,当时,我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里一阵冰凉的恐惧,当党附上了我们的身体,一切都不一样了,人与人之间少了坦诚与信任,更加圆滑与势利了。

后来,每当丑恶的社会现象出现时,每当我想谴责这恶劣的行为时,抒发自己对罪恶的不满与愤怒时,我都会产生一种恐惧,好像邪党的幽灵在监视着我,在恐吓我,说那是在破坏稳定,这种气氛压得我有些窒息了……

尽管大学表面上是开放的,可是邪党的影响却又无处不在,大学生们党员也好,非党员也好,许多人的头脑中都烙上了邪党的强盗逻辑。

当我的良知在与党文化的影响中,稍占上风时,当我开始独立思考反思邪党所做所为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时,总会有人会突然扔几顶大帽子,什么“反党”、“参与政治”、“破坏稳定”、“不爱国”……

这些人的大脑里有这么一个思维,凡是被扣上这些帽子的,一定是坏人无疑了,而这些帽子,邪党说戴给谁那就一定错不了的。于是,对党的错误、罪行的反思批评,就是反党了,而反对了这个党,不论这个党是好是坏,不论这个党是否真的代表了中国人民,是否真的代表了中华民族,反党就是不爱国了;而不论宪法赋予了人民任何政治权利,似乎只要是有对党不利的言论就是参与政治了,而参与政治也被狭隘的认为就是要颠覆共产党,要颠覆政府了,那么这就是破坏稳定了,于是,不论言论行为本身对错,只要是与党有关,不是对党的歌颂,似乎都可以扣上这几顶大帽子,都可以加以唾弃甚至是大打出手了。

有人以为我说的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呢,不是的,邪党的影响已经相当深入了。一次,党委的老师专门找我谈话,让我谈对党的认识,对法轮功的认识,当时,我看那阵势,立刻想到了文革时的批斗,那是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一次,也是我永远也洗刷不掉的污点,我没有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我模棱两可的谈话,不顾自己良知的挣扎,只想蒙混过去……

虽然后来,我在网络上发表了声明,收回了自己那些错误的话,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摆脱不了这个阴影,当时,有人告诉我,党委放出话来,说有人检举揭发了我,说我平时对当党很有意见,并且党委那边还说,对我的一切都清楚,只是看我的表现,然后又有一些同学似乎很关心的找我谈话,这一切的手段只有一个,让我做党的傀儡。

当时,我似乎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了,这个是不是党委的探子啊,那个是不是又来监视我了啊,我说话格外小心了,哎,我平时对他们是那么坦诚啊。然而,内心的痛苦远不止于此,我不停的受到良心的问责,我自小就不是胆小怕事的人,我小时对大我十几岁的孩子欺负都敢于还击,把对方打得落荒而逃,我上学后,多次因为答案的对错与权威的老师争吵,多次很不愉快,可是我那时也没退缩。现在,怎么这样了呢?是一次次的争论,却每次都是老师依然不承认错误对我造成的影响么?为什么到了大学,变化如此之大,源于什么?源于对邪党的恐惧,源于党的压力,已经使我形成了强烈的条件反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得罪邪党,以至良知几乎没有发挥作用。

我不是曾经要立志做个高尚的人么,怎么连句实话都不敢说了,我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在恐怖下,我都出卖了自己,那么那些出卖别人的人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可是这是和魔鬼在做交易啊,当我们失去了良知,我们还配称为人么?还配去拥有人的荣誉与利益么?

很长一段时间,当我渐渐的坚定自己的良知后,我深深感觉到,对于大学生,邪党的影响太恐怖了,它要把知识界的精英都变成屈服于它的没有独立思想的工具,每当学校的网络上出现了党委认为不合适的言论,都会找发言的学生去谈话,以至许多人在网络上都格外谨慎了,而许多学生也非常高兴的专门负责网络上寻找这些言论,因为每个月都有一定的报酬啊,尽管表面上是控制不文明言论,实质上呢,却是为了遏制大学生的言论自由,剥夺大学生的知情权利。

在看了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后,我想,每个大学生都应该好好读一读,反思一下自己,认清邪恶的共产党,摆脱它的邪恶的影响,这样才会做一个独立人格的人,这样才会有前途。目前,越来越多的人光荣的退出了中共邪党,这个时机不容错过啊,希望每个人对自己负责,做好对未来的选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