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之七大经典文化 (妙趣横生)
 
作者:横河
 
2005-5-14
 
【人民报消息】50多年来,中国大陆和台湾发展出了完全不同的政治体制、经济体制和文化。由于长期的妖魔化宣传,我们大陆人其实是把台湾人看作异类的。当我十多年前来到美国第一次接触到台湾人的时候,非常惊奇地发现,我们都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没什么不同。再接触下去,就会发现我们之间其实有非常大的差别。台湾人说话温和,举止得体,保留了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而大陆人则完全不同。我们有时候自己开玩笑说个个像红卫兵。显然,问题不出在台湾人,而在我们大陆人。

九评共产党之六的“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讲了中共如何破坏民族文化和建立党文化的。这些九评里都讲得很清楚了,我不可能讲得更好。我今天就从个人的理解和体会讲讲每天渗透在大陆中国人生活中的党文化。

撒谎文化

在中国大陆,在政治生活中撒谎不仅是可以接受,而且是必需的。远的不说,就说大家都还记得的64和镇压法轮功。64以后,单位里人人表态支持党中央使用军队 “平暴”。除了极少数人例外,相信绝大多数人都表过态。而在内心,当时大多数人,包括军队内部,都是同情学生反对武力镇压的。所以这种类型的表态就是强迫大家撒谎。六年前开始的镇压法轮功也是如此,不仅强迫成年人表态,还强迫学生,包括不懂事的小学生整班整班的签字反对法轮功。如果有人拒绝违心地表态,人人都会指责这个拒绝违心表态的人,而不去指责逼迫人表态的这个党。

中共的谎言宣传,不是说通过宣传教育把你变成愚民,而是宣传教育的前提就是认定你是愚民。比如说,大跃进时宣传的亩产二十万斤,那是明知道人人都可以揭穿的,愣是把老百姓当傻瓜;文革时曾经大肆宣传上海江南造船厂制造的第一艘万吨轮船下水,可就在同一个地方,江南造船厂的前身江南造船所在几十年前就为美国制造过4艘万吨轮船。1918年,美国运输部总办与中国驻美公使代表双方签订合同,由江南造船所为美方建造排水量14,750吨的运输舰四艘。这四艘船于1921年12月全部交船。

天安门自焚录像是另一个典型。大家都知道关于2001年天安门广场自焚,新唐人电视台有一个得奖影片叫“伪火”,分析了中共电视录像中的破绽。在这之前还有几个不同的版本。在座的都看过这个影片,我就不再重复了。我要讲的是CCTV竟能把被分析出来的破绽镜头删掉,重新编辑以后,若无其事的再播放,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考虑到这个有破绽的原版本已经被CCTV自己反复播放过无数遍,而“伪火”及类似版本也几乎是家喻户晓了,中共这种闭着眼睛继续说早已被揭穿了的谎言是需要相当功夫的。

这样的谎话结果是骗了人民也骗了自己。中国大陆流传过这样一首小诗:“村骗乡,乡骗县,下级骗上级,省长骗中央;一级一级往上骗;一骗骗到总书记,总书记找朱镕基,国务院下文件,一级一级往下念,念完文件到饭店,吃喝玩乐说再见。”其实,这样大规模全国性长期的谎言使得即使中央决策所依靠的信息也不可靠。

袁世凯的儿子给他编了一份顺天时报,就骗了袁世凯一个人,中共中央宣传部及其控制的各级党报骗了全国。这样看起来,袁世凯比中共差远了。

套话文化

会议用语(通用稿):可以用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网上有一篇会议通用稿,这是第一段:“同志们: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的XXX会议,我认为是十分必要的,这对于XXX工作的开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对于刚才某某同志,以及某某同志的讲话,我认为,讲得非常好,非常深刻。希望在座的同志,认真领会,深刻理解。回去后,要传达某某同志及某某同志的讲话精神,并认真落实。真抓实干,推动XXX工作的顺利开展,努力开创 XXX工作新局面。”

新闻报导套话:XXX今天在人民大会堂XX厅会见了XX国总统(总理),会见是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双方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XXX愉快的接受了访问X国的邀请…。只要把名字、时间、地点更换就行了。

政治运动用语:今年4月25日,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发表题为“认清本质、违法严究”的评论员文章,严词抨击反日示威。有人说,当他第一眼看到解放日报的这篇文章,还以为是重新刊载1989年4-26社论。那篇4-26社论所定下的基调最终导致了64屠城。其实再往前,和1976年4-5运动时的人民日报文章比较,都是可以把几个名词调换一下就可以直接用了。如果大家有兴趣,还可以比较最近各地中共官员就“保先运动”所作的讲话。

英雄文化(榜样文化)

中共是树英雄榜样最多的。其他国家,不同的文化,也都有自己的榜样英雄。不同的是,中共树立的榜样和这个榜样本身没有多大关系,主要是和当时的政治需要有关。

1989 年,当时的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李源潮在谈到榜样时说:“首先,要把握好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榜样。推翻三座大山的时候需要刘胡兰,抗美援朝的时候需要黄继光,搞社会主义革命的时候需要刘文学,开展社会主义建设的时候需要雷锋,进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时候需要韩余娟,振奋一代从内乱打击下走出来的青年需要张海迪,教育价值观的天平发生倾斜的青年需要老山英雄,总之,英雄是时代的产物,英雄人物的价值在于时代的需要。”

中共树立的英雄有几类。

抢救国家财产型:向秀丽(保护工厂)、金训华(上海知青。1969年在安徽黄山为抢救木头被洪水淹死)、赖宁(14岁,四川,为扑救山火被烧死)、草原英雄小姐妹(羊群)。

在中共眼里,显然一根木头、一群羊要比人的生命宝贵的多,只要能证明共产党统治的时代是“英雄辈出的时代”。

政治效忠型:雷锋、焦裕禄。

有人说学雷锋是学他做好事,其实不然。大家看一看中共当时的领导人题词就可以知道当究竟是要人们学习雷锋什么。周恩来的题词是“向雷锋同志学习: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这才是要大家学习的,学了这个就可以成为中共阶级斗争的工具和打手。

最不值得的是刘文学,为几个海椒丢了两条人命。官方的报导说是,一天夜里,一个四川小学生刘文学,看见老地主在偷队里的海椒,就大叫“老地主偷海椒啦!”老地主就残忍地将刘文学杀害了。因为现场的当事人只有刘文学和地主,而这个地主立刻就被枪毙了,这种说法的唯一来源是被处死前的地主。假设这个说法是真的,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刘文学是被中共的阶级斗争毒化了的受害者。再说,如果老地主偷海椒被抓住了,面临的也只有被打死一条路。

不过事情最可能的是,发现刘文学死在地里,于是村里唯一的地主就成了当然的替罪羊,屈打成招就成了冤死鬼。不管怎么说,学习过刘文学的人很少有人质疑过,为什么几个海椒会比老地主或刘文学的命还重要。

比较世界各国对死者的纪念:911纪念活动,犹太人纪念大屠杀受害者,越战纪念碑,都是强调对生命的重视。所有的活动中唸出的名字,纪念碑上刻着的名字,都是对每一个失去的生命的纪念。中共则不同,从来不重视生命,这才有战争时期的人海战术,才有历次纪念抗日战争时宣布中国抗战死亡人数从1千万随便增加到4 千万。对他们而言,这只是数字,只是宣传工具。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每年一度的清明节扫烈士墓,都不是为了纪念死者,而是为中国共产党歌功颂德。

仇恨文化

刚才我已经以刘文学为例说明了中共是如何对儿童灌输仇恨的。中共最重要的榜样雷锋也是一样。大家一定还记得著名的雷锋日记中“对敌人像冬天一般严酷无情”和“夺过鞭子揍敌人”这样的描述。

中共发展出了一套独特的仇恨文化,就是用恨来表达爱。你说你爱中国,爱那片土地,那里的人民,不行,那不是爱国,你必须去恨:恨日本、恨美国、恨台湾、以前是恨国民党,现在是恨陈水扁、恨天安门“暴徒”、恨法轮功,恨一切中共要你恨的人和事(愤怒声讨、批倒批臭)。否则不仅是不爱国,而且还是卖国。

不务正业的文化

中共统治的特色之一是“罪犯思想改造”。最典型的是中共大肆鼓吹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转化是对信仰的迫害。这是不言而喻的。大家没有注意的是谁来执行这个思想转化。是监狱劳教所的看守!

中国有句老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一直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秀才虽然能讲理,碰到只会动粗的兵就没辙了。然而中共告诉我们说,兵比秀才更会讲理。

我们看到过很多中共的报导,说监狱干警如何“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不是说兵或者狱警就没有会说话讲理的,而是说那根本就不是讲理的职业。警察是国家专政机器的一部份,是动枪杆子动拳头的职业,而喉舌什么的宣传工具和政工干部是动笔杆子动嘴的。现在中共让肌肉干脑子的活,这叫不务正业。

搞“政治思想工作”是中共的看家本领。它有世界上最庞大的政工队伍,从中央到地方,有各种理论研究机构,有专职干部,有行政编制,有充足的预算,这还不算官方控制的所有媒体。结果还是对法轮功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还得由和做思想工作风马牛不相及的警察来做。不过如果说中国警察整体理论水平真有这么“高”,全中国恐怕是找不到一个人会相信。

也许这可以说明中共的理论宣传工作水平太差,让他们和法轮功讲道理实在是太难了。自己干不了,就推给第一线的狱警吧,让狱警想怎么干怎么干,只要下个“转化率”的硬指标就行了。

让兵干秀才的活,证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一定是暴力,这就是为什么只有在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才能把人“转化”。据中共官方报导,北京市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就是在劳教系统的大墙内最先“突破”,再由劳教所的干警培训北京市各区县的党政官员进行推广的。中共派驻海外的专业人员政治水平大概应该比狱警高,就没看见在海外把谁给“转化”了的,可能是因为中共官员在海外的民主、自由环境中水土不服吧。

口号文化

中共创造了一套独特的口号文化,每个历史时期都有特定的“口号”。如文革中是“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邓小平时代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五讲四美三热爱”等,到了江泽民当政,就是什么“三讲三代表”“ 稳定压倒一切”。

讲到文革,倒想起当时非常有名的一付对联,上联是“老子英雄儿好汉”,下联是“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是“基本如此鬼见愁”。这是文革中最有名的“血统论”。现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刘京,当年就和谭力夫一起狂热鼓吹“血统论”并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央进言,要求把“血统论”写进党章法律。全国各地至少上万人在“血统论”为指导的“红色恐怖”中被打被杀被侮辱。仅首都一地,在“红八月”中被活活打死的就有 1772人之多!从这一意义上来讲,刘京的手上早在文革中便是血迹斑斑的了。它能在今天当上中央“601”主任绝非偶然。

误导文化(偷换概念)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中共的词典里,新中国特指中共1949年以后在大陆建立的政权。问题在于,如果这个新中国还不如旧中国呢?旧中国没有蓄意屠杀几千万中国人民,没有逼迫全国人民撒谎,没有大规模有计划的摧毁中国文化。事实上,中共的“新中国”比“旧中国”坏得多。在这里新、旧是没有意义的。

“建国”还是“建政”。中共1949年在大陆建立的是政权。国家从来都是一个──中国。两千年来,政权换了不知多少,中国还是中国。中共将“建政”偷换成“建国”,就是企图割断中华历史文化,用一个纯粹外国的马克思列宁共产主义来消灭中华。

我们经常在中共的宣传中看到,当一个党员作了鱼肉百姓的事,人们会说“这哪像是共产党员?”。言下之意共产党员应该是人群中的好人。而实际上,共产党的性质决定了它的党员只要是忠实执行党的路线,就一定是危害人民利益的。当发生这种事情时,我们应该说,“这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有人说,历次运动都是中共自己纠正了错误,不是都平反了吗?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对历史的误解。如果大家回忆一下,三反、五反、镇反、三大改造、反右斗争、反右倾机会主义、四清,一直到文革。在文革之前,所有的运动,共产党没有给任何一个人平过反。文革是唯一的例外,文革为什么要平反?因为共产党整人整过了头,结果整了共产党自己。所以文革要平反,于是连带的把以前的东西,顺便平了一些反。但是并没有完全平反,比如说反右,共产党没有承认过反右是错的,只是说反右斗争是扩大化了。实际上,你想想看,按共产党统计数字右派是五十五万人,按非正规的统计数字是二百万人受迫害,最后就以一句“扩大化”就算了。

所以共产党从来就没有认过错。文革以后,又有两个大的运动,一次是六四屠城,一次是镇压法轮功。平反了吗?没有平反。拒绝向人民开枪的前总书记赵紫阳被软禁十五年至死。也就是说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只有一次整了自己的运动是平了反的。所以共产党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悔改迹象。

我们还经常听到的一句话,说某某人是共产党里难得的好官、清官。其实,共产党里的“好官”对民族和人民的危害更大。比如中共外长李肇星在任驻美大使期间态度蛮横,人称“红卫兵”;中共现驻联合国首席代表沙祖康在被问及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注射伤害神经药物时,毫不掩饰的回答“他们活该”。人们往往感叹为什么现在没有像当年周恩来、乔冠华那样有风度的外交官。殊不知,正是那些“外交风度”欺骗了无数青年投奔中共。要是当年就让李肇星、沙祖康之流表现出中共的真面目,中共还没有那么容易坐大。焦裕禄在兰考拼死拼活500多天,其中400多天抓阶级斗争,巩固集体经济,只有100多天是在抓生产。他带领兰考人民走在贫穷之路上。

改革开放是做了好事吗?什么叫改革开放?改革就二句话,“摸着石头过河”。它没有政策,走一步算一步。第二个就是“松绑”。这二十年,所谓中国取得的任何经济成就,都是中国人被松绑以后创造出来的,共产党也没管事,它就稍微松一松,还绑着呢,只是没那么紧。所以说改革开放只不过是稍微少做了一点坏事而已。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