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胡錦濤同學發送致國家主席公開信 張順英被捕
 
2004-10-7
 
【人民報消息】據大紀元記者劉韓報導,胡錦濤大學同班同學、廣東電力學校副教授張孟業,因堅持信仰法輪功被廣州610兩次抓捕關押,並慘遭毒打,長期不允許睡覺以及被強灌廁所污穢等酷刑。後張孟業致信胡錦濤,揭露廣州610對他的非人道迫害。這些信件在張順英女士的幫助下通過網絡發到海外。張順英於2004年2月25日突然被綁架至天河洗腦班,9月1日廣州市天河區法院以「破壞法律實施罪」對張順英進行審判。據張順英海外親屬透露,張順英的被捕與起訴與其幫助張孟業發送致胡錦濤的公開信有關。

幫助張孟業發送「致國家主席公開信」

大紀元9月30日報導了胡錦濤大學同學張孟業於去年底(2003年11月)請昔日清華同學轉呈胡錦濤的「致國家主席公開信」,以及控訴廣州「610」系統、黃埔法制學校對其施以種種酷刑的檢舉信。

這些信件在張順英女士的幫助下通過互聯網發給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張順英是廣州居民,廣州524廠職工,是張孟業夫婦的朋友,也是法輪功修煉者。張孟業兩次被非法關押後釋放時,都是張順英去接的,並且給處於困境的張孟業生活上和精神上的幫助。張順英的家人證實了這一點。

2004年2月25日廣州610系統突然逮捕了張順英,2004年9月廣州市天河區法院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對張順英進行審判。據張順英海外親屬透露,張順英被捕和被起訴與幫助張孟業發送致胡錦濤的公開信有關,目前張順英的家人都處於監視中,出門總有人跟著。

記者採訪張順英家人時,他們什麼都不敢說,明顯受到恐嚇;但是證實張順英的丈夫方建民曾被告知可能會判張「三到五年」,並威脅他要是「不配合」會隨時抓他入獄。

廣州610恐罪行曝光 綁架張順英

據了解,海外法輪功學員收到張孟業的公開信後,出於對張先生安全的考慮,當時沒有公開發表。因張孟業於2002年第一次被釋放後,在明慧網上發表文章揭露他在勞教所所受的非人折磨,遭到廣州「610」 再度綁架。

廣州610系統通過竊聽電話、監控網絡和其他一些非法手段獲知張順英和海外法輪功學員有聯繫,並可能發送張孟業的信後,開始嚴密監控張順英和她的丈夫方建民。因為從張孟業的公開信中可以看到,儘管他是胡錦濤的同學,廣州610絲毫未給胡錦濤留情面,用盡各種酷刑迫害張孟業,甚至強灌廁所污穢往死裡整,這在全世界都將引起公憤。

2004年2月25日,張順英在東圃小區的出租屋裡時,廣州天河綜合治理辦公室(實為 「610」辦公室)的便衣突然破門而入,將其強行綁架至天河洗腦班。

當時她丈夫在門外,聽到張順英痛苦的呻吟聲(張順英在其丈夫方建民去天河洗腦班看望時她證實當時曾遭受便衣毒打)。由於方建民幫助妻子抵制非法綁架也同時被強行帶走。隨後警察將方建民帶回其廠宿舍抄家(他兒子與女兒家也被抄家) ,然後連續審問達48小時。因為方建民有高危心臟病,當時他的血壓升至210毫米汞柱處於臨界線,警察怕擔責任才把他放回。

據了解,在天河洗腦班裡面,張順英被兩個人看守著,睡覺的時間很少,被逼迫看誹謗法輪功的材料並長時間「問話」進行精神折磨。家裡人去探望時同樣有兩個人看著,不讓講所有他們認為敏感的話。

由於張順英堅持信仰,後被送到刑事拘留所,她家人接到通知的時間是2004年4月29日。

記者致電棠下派出所(管轄東圃小區)詢問張順英的案子,對方告說,案子不能在電話裡說,張順英煉法輪功的事更不能在電話裡說。對方讓記者打指揮中心的電話020-8750-3087,但是指揮中心不是沒有人接,就是噪音太大,無法通話。

天河分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呂海(13808889880)則是一言不發。
呂海:喂?
記者:請問,你是天河分局的呂海嗎?
呂海:……
記者:你是呂海嗎?
呂海:……
呂海一直沒有聲音,也沒有掛電話。無論記者說什麼,都不回答。

法庭辯護形同虛設

9 月1日早上8:30分,在廣州「610」系統的操控下,廣州市天河區法院以對「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對張順英夫婦進行審判。家人在法庭上看到張順英的精神明顯比以前差,而且走起路來不正常,像是腳部有傷,肯定張順因受到肉體及精神的折磨。這是張順英家人自她被捕以來第一次見到她,但是不能靠近與她講話。

在法庭上,張順英為自己做無罪辯護。但只要她一說話立即被打斷或者說不講這些。張順英質問「這些罪是根據什麼法律定的?」,被支吾其詞。

張順英的丈夫方建民在為張順英和自己辯護時表示,法庭上沒有任何證據說明張順英的行為破壞了中國的哪一部法律、法規的實施。法律的實施部門是公、檢、法,張順英和方建民做為普通百姓,沒有條件也沒有能力去實施一部法律或者是破壞一部法律的實施。

方建民指出,現有證據只是從家中搜出的有法輪功內容的資料,只能證明張順英煉法輪功,而沒有認定張順英「破壞法律實施罪」的證據。資料上的內容沒有一條能破壞法律的實施,也沒有在客觀上造成了哪一部法律因小冊子沒有實施得了。

但方建民在辯護時經常被打斷講話,一提到敏感的問題就被打斷。

法庭當時沒有宣判,張順英家人被告知回去等待判決書之類的通知。但方建明曾被告知可能會判張順英「三到五年」。

張順英海外親屬希望廣東更多的知情者能提供張孟業夫婦的近況,並制止對張順英的非法關押;也希望海外的廣東僑胞、清華學子和有關的國際組織、機構,向張順英夫婦和張孟業夫婦伸出正義的援手。


------------------------------------------------------------------

致國家主席公開信


尊敬的國家主席:

我現在向您控訴。去年,我只是由於堅持法輪功信仰,又被非法拘留在廣州市黃埔法制學校,進行所謂的"法制教育",實質是強行的高壓"洗腦"。所受迫害的情況,請參看附件《迫害法輪功的魔窟》。文中所述,除掰指酷刑外,幾乎都是我個人的親身經歷。主要發生在2002年五月下旬及六、七兩月。據悉鄒玉韻學員受到了更殘忍、更野蠻的迫害,駭人聽聞。這類極不人道的迫害,顯然是對公民人身的嚴重侵犯,是對神聖人權的粗暴踐踏。而且,對法輪功的野蠻迫害,目前仍在暗中變本加厲,更加邪惡地繼續。真使人寒心,逼人吶喊。

我國號稱"人民共和",又加入了世貿組織,逐漸與文明進步接軌,可是這類極不人道的迫害事件卻一再發生,豈非咄咄怪事?注意到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嚴重性、持久性和普遍性,以及眾所諸知的事實,毋須諱言,黨和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其實,用任何野蠻高壓的手段,都解決不了信仰問題,和意識形態中的思想問題。許多寫了"三書"所謂"轉化"了的法輪功學員,並沒有真正屈服於野蠻殘暴的高壓手段,他們靈魂深處虔誠信仰的依然是法輪大法的真理──宇宙特性"真、善、忍",他們內心深處嚮往崇敬的依然是法輪大法的師父──李洪志老師。

最後,我謹最強烈地譴責迫害法輪功的野蠻、殘暴的罪行,並莊嚴呼籲:立即停止和永遠結束對法輪功任何形式的一切迫害,以及進一步追查、嚴懲有關的不法官員和打手。我僅是公民,人微言輕,放著安樂的日子不過,冒死上陳,所為者何?我現在講了真話,也許就很有可能會再次受到迫害,甚至不測。但是,我堅信法輪功受迫害的真象終將大白天下。

公民 張孟業
2003年11月19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