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六屆五中全會的虛與實
 
作者:李天笑
 
2005-10-8
 
【人民報消息】中共高層會議向來有虛與實兩層意義。虛的是借媒體做給外界看的,如討論通過宏觀規劃等。實的是假人事安排進行權力分配,擺平各派勢力,也就是通過權力鬥爭的結果重新排定“威虎山”上的座次。前者的“偉光正”要炒的越大越好,後者的暗盤交易則隱瞞的越深越好。

如果只看中共會議報導,就如同霧裏看花,看不懂葫蘆裏賣的什麼藥。據中共透出的訊息,十六屆五中全會的重點是討論通過“十一五”規劃,將實行科學規劃,即東中西優勢互補,同時強調“以人為本”,注重社會全面發展,注重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建設節約型社會。如果僅此而已,就會得出以往“GDP崇拜”的發展戰略將轉變,以至於覺得中共雖拒絕政治改革,但也在努力改良形象。

這種虛假的會議宣傳除了給過去十個五年計劃造成的千瘡百孔的形象上貼金外,就是給不知內情的老百姓製造一個連中共自己都不相信的幻想。中共十個五年計劃給中國帶來的是與世界不斷拉大的差距。四九年時,大陸、臺灣、香港、澳門幾乎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現在,臺灣人均GDP是13000美元,香港澳門都超過了 20000美元,中共大陸才1000多美元。在中共領導下,中國人均GDP 上只及美國三十三分之一,但卻要跟美國搞軍力競賽。中共五中全會僅僅把以往的五年計劃換了一些說法,從原來赤裸裸地宣稱黨的利益,改成“以人為本”,中共在歷史上給中國人民造成的災難就一筆抹消了嗎?中共造成的與世界的差距就會瞬間縮小了嗎?

其實中共五中全會不必玩這虛假的作秀工程。中共能管治好自己老百姓就謝天謝地了。中共不必越俎代孢替政府具體部門搞什麼經濟計劃,中共只要能在五中全會定一個治黨五年計劃,保證把所有大小腐敗官員統統抓出來,不魚肉百姓,讓國家而不是黨去領導軍隊,並保證老老實實參加選舉,接受群眾監督也就不枉費會議的公費買單了。

五中全會實的一面是中共黨內爭權。胡溫要鞏固在黨內的地位,就必須治理最大的威脅上海幫,必須直指江澤民老巢。胡溫直接的對手是江派大將曾慶紅。曾以十六屆五中全會籌備小組組長身份,不請示政治局擅自發文件到省部級黨委、中央委員,挑戰胡溫。但胡溫還無力將曾拿下。胡溫如能在五中全會“空投”劉延東替代陳良宇為上海市委書記,則殺雞敬猴,一箭雙雕,一方面削弱了江派系的勢力,另一方面威逼其他地方諸侯向胡俯首稱臣。此舉可謂頗費心機。劉延東父親劉瑞龍文革前曾任上海市委秘書長,在上海人脈甚廣,可紮下根,不被上海幫立即剿殺。另外據稱胡可能要提撥共青團出身的李克強為政治局候補委員,並且擔任極其重要的中央辦公廳主任一職,取代被外界視為前總書記江澤民人馬的王剛。江退位後寓居上海,上海跟江關係密切人盡皆知。胡溫若成功在上海和中央攙進“石頭”,在政治上具有強烈象徵意義,但江派的抵抗也可能觸發惡鬥。

五中全會對胡錦濤來說,是一個重大、也許是最後的決斷機會。會議的虛實利益相對胡目前的處境來說還是小碴一樁。中共面臨的是裏應外合的內外擠壓的徹底大解體的根本危機。從國內看,幾百萬人的退黨大潮構成中共最大的內患。愈演愈烈的民眾暴動形成對中共最大的外部衝擊。胡可能覺得,先要在與江派的鬥爭中取得決策權,或者還是幻想在中共體制之內,為營造清廉形象,做一些小打小鬧的改革措施。但胡錦濤面臨的時間是極其有限的了。也許不等胡錦濤能抽身自轉,中共的崩潰就到來了。中共是沒有選擇機會的,而胡面臨的是如何把握最後的機會。

胡錦濤最可怕的結局是迷在自己製造的虛幻夢境中霧裏看花。胡面臨的諸多問題中,從根本上了結中共是胡的唯一出路。胡訪美之後,江派曾慶紅羅幹繼續加大鎮壓法輪功的力度,想用這件中國目前最大涉及面最廣的冤案把胡與中共和江的命運綁在一起,讓胡為江和中共墊背。胡面臨的已經不是他想不想趟這灘江和中共的渾水或坐山觀虎鬥的問題了,而是要最後對江和中共作出最後的決斷。

從胡錦濤上臺以後的所作所為看,胡仍然是想在中共體制內尋找擺脫危機的出路,比方說保先運動,為胡耀幫平反,加緊網絡控制,打擊異議人士和網絡作家,提出各種新的政治口號等。胡仍然是在拖延,打中共改良的算盤。對中共八十三年的最後終結,誰能有回天之力呢?

胡錦濤從虛幻的夢中醒來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