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將胡錦濤五花大綁
 
作者:章天亮
 
2005-10-8
 
【人民報消息】在去年九月份十六屆四中全會結束的當天,我去《人民日報》上看全會公報。當然這種黨文化的宣傳中90%都是廢話,但我讀了之後,還是暗自為胡錦濤叫聲“不妙。”

  道理很簡單,胡錦濤中計了,或者說心甘情願半推半就地中了計——他採用了吹捧江澤民的辦法,讓江澤民交出了軍委主席的權力。胡錦濤沒有看明白一點,黨內、國內和國際對江澤民在十六大上戀棧不退的做法已經達到忍無可忍的境地。十六大之後,即使是親共的互聯網,除了極少數江澤民親自花錢收買的網站外,也對江澤民罵聲一片。說得更清楚一些,是黨內、國內和國際上的壓力逼退了江澤民,當時胡錦濤還沒有太多自己的班底,玩政治手腕是沒有資本的。

  但是胡錦濤卻誤以為吹捧江澤民會讓江更痛快和放心地交權,這恰恰中了江澤民的捆綁策略。既然胡錦濤吹捧了江,他就無法象鄧否定毛那樣否定文革和毛的極左路線,因此胡在接收江的權力時,也就等於同時接受了江的一屁股血債和一個大爛攤子。江澤民把胡錦濤推到了挨罵的前臺。而江澤民自己卻從前臺退到了後臺,靠著他在軍委 、政治局、書記處和中組部、中宣部、外交、政法等部門的班底延續江的邪惡路線,此時挨罵的卻變成了胡錦濤。從江澤民的智商來看,這等主意倒更象是“攝政”曾慶紅的手筆。

  江澤民幹壞事的時候從來都要拉一些人墊背。2001年的時候,江澤民到山西開會,他公開對山西省的省級官員說,“同志們,我們都是綁在一條船上的人,要是船翻了,咱們大家都完了,不是我一個人。”對於胡錦濤,江澤民當然繼續使用捆綁策略。凡是江澤民幹過的壞事,想方設法要讓胡錦濤也幹上一點,這樣胡錦濤就無法理直氣壯 地清算江了。

  江澤民最大的心病有兩個。一個是出賣國土的問題,另一個則是法輪功問題。

  因此江澤民首先在領土問題上捆綁胡錦濤。江澤民與俄羅斯簽訂的邊界條約出賣了超過一百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在胡上臺後,江害怕胡清算他的賣國問題,於是用槍桿子逼著胡出賣了一半的黑瞎子島,雖然只有176平方公里,雖然胡錦濤一再對記者和國人解釋條約早已談妥,他只不過是履行一下手續,但是賣國條約上畢竟也有了胡錦濤的簽字。

  其次,江澤民指使心腹更加全力地鎮壓法輪功。這個心腹就是曾慶紅和羅幹。羅幹靠著他掌握的公安系統,曾慶紅則靠著他掌控的中宣部、中組部和國安特務不遺餘力地鎮壓法輪功,力圖把血債栽到胡溫的頭上。

  胡錦濤對於法輪功問題是極力回避的。在今年出訪北美的時候,加拿大總理馬丁公開提出人權問題和法輪功問題,但是胡錦濤在與記者見面時,對法輪功不置一詞,這也說明胡錦濤要盡量與鎮壓保持距離。但是江澤民掌握的外交系統卻盡力在胡錦濤出訪時製造衝突事端,撕毀法輪功的請願橫幅等,造成一個胡錦濤也要迫害海外法輪功的錯覺。這都是江澤民捆綁策略的一部分。

  胡錦濤無法靠他周圍的黨幹部去清算江澤民,因為這些人同樣被江澤民捆綁。江澤民是用腐敗去捆綁全黨的。雖然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是中國第一大貪官,但是江澤民想方設法令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和中央書記處中的貪官占大多數。一旦清算腐敗問題, 這些人就足以杯葛胡錦濤的任何提議,包括那個從來沒有在政治局通過的向全國人民公開各級黨員幹部財產的提案。

  曾慶紅更是動用國安掌握了這些黨的幹部的貪污犯罪細節,這些人也很難敢對曾慶紅說半個不字的。

  只要胡錦濤還力圖挽救共產黨,他就會發現他已經被江澤民捆住了手腳,什麼也做不了,因為江澤民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都已經到了共產黨一改就死的程度。

  拋下共產黨,胡錦濤才能拋下江澤民留給他的血債和繩索,輕鬆上路。共產黨就像一棟失火的大房子,隨時可能在下一秒內坍塌。如果胡錦濤仍然留在黨內,結局就是玉石俱焚。看穿江澤民和曾慶紅、羅幹的“大家一起死”的捆綁策略,停止鎮壓法輪功,與江、曾、羅劃清界限,再率眾退黨逃生,才是胡錦濤的唯一出路。

  希望胡錦濤能好好讀一讀《九評共產黨》,並不斷提醒自己——“胡錦濤,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是有限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