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的虚与实
 
作者:李天笑
 
2005-10-8
 
【人民报消息】中共高层会议向来有虚与实两层意义。虚的是借媒体做给外界看的,如讨论通过宏观规划等。实的是假人事安排进行权力分配,摆平各派势力,也就是通过权力斗争的结果重新排定“威虎山”上的座次。前者的“伟光正”要炒的越大越好,后者的暗盘交易则隐瞒的越深越好。

如果只看中共会议报导,就如同雾里看花,看不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据中共透出的讯息,十六届五中全会的重点是讨论通过“十一五”规划,将实行科学规划,即东中西优势互补,同时强调“以人为本”,注重社会全面发展,注重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建设节约型社会。如果仅此而已,就会得出以往“GDP崇拜”的发展战略将转变,以至于觉得中共虽拒绝政治改革,但也在努力改良形象。

这种虚假的会议宣传除了给过去十个五年计划造成的千疮百孔的形象上贴金外,就是给不知内情的老百姓制造一个连中共自己都不相信的幻想。中共十个五年计划给中国带来的是与世界不断拉大的差距。四九年时,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几乎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现在,台湾人均GDP是13000美元,香港澳门都超过了 20000美元,中共大陆才1000多美元。在中共领导下,中国人均GDP 上只及美国三十三分之一,但却要跟美国搞军力竞赛。中共五中全会仅仅把以往的五年计划换了一些说法,从原来赤裸裸地宣称党的利益,改成“以人为本”,中共在历史上给中国人民造成的灾难就一笔抹消了吗?中共造成的与世界的差距就会瞬间缩小了吗?

其实中共五中全会不必玩这虚假的作秀工程。中共能管治好自己老百姓就谢天谢地了。中共不必越俎代孢替政府具体部门搞什么经济计划,中共只要能在五中全会定一个治党五年计划,保证把所有大小腐败官员统统抓出来,不鱼肉百姓,让国家而不是党去领导军队,并保证老老实实参加选举,接受群众监督也就不枉费会议的公费买单了。

五中全会实的一面是中共党内争权。胡温要巩固在党内的地位,就必须治理最大的威胁上海帮,必须直指江泽民老巢。胡温直接的对手是江派大将曾庆红。曾以十六届五中全会筹备小组组长身份,不请示政治局擅自发文件到省部级党委、中央委员,挑战胡温。但胡温还无力将曾拿下。胡温如能在五中全会“空投”刘延东替代陈良宇为上海市委书记,则杀鸡敬猴,一箭双雕,一方面削弱了江派系的势力,另一方面威逼其他地方诸侯向胡俯首称臣。此举可谓颇费心机。刘延东父亲刘瑞龙文革前曾任上海市委秘书长,在上海人脉甚广,可扎下根,不被上海帮立即剿杀。另外据称胡可能要提拨共青团出身的李克强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并且担任极其重要的中央办公厅主任一职,取代被外界视为前总书记江泽民人马的王刚。江退位后寓居上海,上海跟江关系密切人尽皆知。胡温若成功在上海和中央搀进“石头”,在政治上具有强烈象征意义,但江派的抵抗也可能触发恶斗。

五中全会对胡锦涛来说,是一个重大、也许是最后的决断机会。会议的虚实利益相对胡目前的处境来说还是小碴一桩。中共面临的是里应外合的内外挤压的彻底大解体的根本危机。从国内看,几百万人的退党大潮构成中共最大的内患。愈演愈烈的民众暴动形成对中共最大的外部冲击。胡可能觉得,先要在与江派的斗争中取得决策权,或者还是幻想在中共体制之内,为营造清廉形象,做一些小打小闹的改革措施。但胡锦涛面临的时间是极其有限的了。也许不等胡锦涛能抽身自转,中共的崩溃就到来了。中共是没有选择机会的,而胡面临的是如何把握最后的机会。

胡锦涛最可怕的结局是迷在自己制造的虚幻梦境中雾里看花。胡面临的诸多问题中,从根本上了结中共是胡的唯一出路。胡访美之后,江派曾庆红罗干继续加大镇压法轮功的力度,想用这件中国目前最大涉及面最广的冤案把胡与中共和江的命运绑在一起,让胡为江和中共垫背。胡面临的已经不是他想不想趟这滩江和中共的浑水或坐山观虎斗的问题了,而是要最后对江和中共作出最后的决断。

从胡锦涛上台以后的所作所为看,胡仍然是想在中共体制内寻找摆脱危机的出路,比方说保先运动,为胡耀帮平反,加紧网络控制,打击异议人士和网络作家,提出各种新的政治口号等。胡仍然是在拖延,打中共改良的算盘。对中共八十三年的最后终结,谁能有回天之力呢?

胡锦涛从虚幻的梦中醒来吧。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