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解放全人類”到“與地球共存亡”
 
中南客
 
2005-10-3
 
【人民報消息】共產黨出世,馬克思以其濤濤的辯證思辯,數學公理一般的邏輯公式,從宇宙、社會、信仰到人生提供了一整套系統的教義,征服了無數為改造社會而熱血沸騰的知識份子,從而誤導了工農民眾去殺人奪權。

恩格斯的《宇宙惡無限論》認定宇宙沒有範圍與疆界,不具有任何事物的有限性,是一種沒法了解的惡無限性,但馬克思卻認定宇宙中的事物:自然界與社會都可以“透徹”了解,那便是他自創的辯證唯物論與歷史唯物論,不但要“共他人之財產”,還要與人類傳統的意識形態實行最徹底的決裂,自信到“放之四海而皆準”,而不必接受實踐的檢驗。

從馬克思的暴力打碎國家機器,到列寧的軍事共產主義,再到“新經濟政策”;從列寧的一國可以建成社會主義,到斯大林的一國可以建成共產主義;由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論”到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論;由列寧、毛澤東的防止資本主義復辟論到鄧小平的黑貓白貓論,再到江白丁的資本家入黨論;從毛澤東的階級鬥爭論與實踐,到今天的“建立和諧社會”;由馬、恩、列、斯、毛一貫堅持的“無產階級先鋒隊”到江澤民、遲浩田鼓吹的“全民族先鋒隊”,在實踐中不斷破產,不斷改換花樣。

誠如《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一文中所說:“其背道而馳以至相差萬里,也居然可以被中共擺在同一張神臺上加以膜拜,實在是古今一大奇觀。”

這樣滑稽可笑,居然可以毫無羞恥地侈談“世界文明中心轉移論”,“民族優越論”,“民族社會主義”(即納粹)在中南海中共政治局政治學習會上,總結大國興亡教訓,決定走“二次世界大戰前德國、日本的道路”。把極左派馬克思與極右派希特勒一下子接軌,其邏輯不知荒唐到何種地步!

實際上是邪教已無咒可念,無路可通,走到絕境,只能請教墳墓中的希特勒與東條英機兩大戰犯。因為共產黨唯一不變的是謊言偽裝的暴力。

現在共產黨的暴力論由暴力奪取政權論、世界大戰不可避免論變為戰爭保黨論、首先使用核武論、中共絕不退出歷史舞臺論。

為什麼中共不肯退出歷史舞臺?

中共內部講話把共產黨與人民、與民族、與人類的關係說得最為徹底。

中共通過朱成虎少將之口的公開講話中已把中共與人民的關係講得淋漓盡致,犧牲“西安以東”囊括了近十億中國人,共產黨為了保命,有“權”決定讓這些無辜百姓去死。這實際上也是中共一貫奉行的內部機密,只不過是由執政50年來8000萬人無辜死亡向八億人發展而已。

而在中共軍內老軍頭講話中說得更坦白:“是保全幾億中國人的生命重要還是保全我們黨的生命重要?我們只能選擇後者。”

為什麼?答案是:

“誰叫我們是中國人?誰叫我們是共產黨黨員?”是中國人受共產黨控制,就活該倒霉,要去葬身火海,是共產黨員就要替共產黨去死,都要當黨的替死鬼。

朱成虎另一篇講話中更讓中共死黨們放心:“在發動核大戰之前黨中央領導人會預先躲避到地下防禦工事中去”,因為“誰都想讓別人去死,自己不死”。

這“別人”是誰?不言而喻。

到現在胡錦濤還不明白這個黨與人民與全民族厲害的尖銳對立性,包括一些不肯退黨的糊塗人,在為一小撮貪污罪犯、竊國大盜賣命。

“我們寧肯要這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地球與我們黨共存亡也不會退出歷史舞臺!”

寧可與人類與地球同歸於盡,中共也不肯放棄政權!

這就是共產黨的歷史使命由騙人的“解放全人類”走到“毀滅全人類”。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蓋棺定論。

大陸百姓被騙了56年,1949年中共竊國,實乃國殤,中華民族忌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