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真假兩個遲浩田?
 
作者:今鐘
 
2005-8-5
 
【人民報消息】孔子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三人行”的筆名很有意思,而且文章總是出人意表,有很深的內涵,給人以“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的感覺。

以古文形式寫出,看來不太習慣,但提出的問題往往是時代的中心。

譬如《評血腥公司的末日瘋狂賭(上)》一文,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遲浩田(中共前國防部長)講話的真偽,由於上篇有講話人,而下篇未列姓名,內容又過於狂妄,使人難以相信。

誰都知道,中共是“一言堂”,對外統一口徑,控制極嚴。如果是假的,中共會會出來“闢謠”,但中共一直默不作聲,像對朱成虎的狂言一樣,絕不肯對其內容加以否定。

但又出現一個問題,為什麼下篇講話不再署名?“三人行”文章提到遲氏講話涉及比朱成虎更大規模的“毀滅人類”,連希特勒都不敢想的滔天罪行。既默認又不負言論責任,這是中共一貫狡猾伎倆。

“三人行”指出由於該文在網上長期流傳,世人多不相信,沒引起注意,於是由低一級的少將以更明確、具體的語言亮相表態!

但有一利也必有一弊,朱成虎的狂言固然使拉登的大陸戰友們興奮了一陣,但西安以東的老百姓感覺大不一樣,一下子就知道了中共對人民是如此地“熱愛”!西安以東十億人左右,包括有多少黨員和幹部,一下子把中共看透,於是朱成虎成了“退黨”催化劑!於是共控媒體齊刷刷地把朱成虎講話一律刪去,不再煽惑!這也成了共控國外媒體的一個試金石,和不報導《九評》和退黨一樣,難以再偽裝中立。

下一個問題是中共為何這樣作?這涉及到中共有沒有出路。

“保鮮”運動,“和諧社會”,“新三民主義”向毛主義求救,指望“加強執政能力”。毛主義搞運動的老一套,把中國人都搞皮了,連中央都沒人相信,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熱熱鬧鬧走過場,水過地皮濕,人人抓錢,吏吏貪污,已成江治下定勢,尤其還要依仗這些貪官酷吏,鎮壓每年兩萬至五萬的民間暴動,“和諧”、“暖人心”之類就更令人齒冷,徒增民眾憤恨。

從遲講話看,中共中央對此局面一清二楚:“我們資源嚴重耗竭,環境嚴重惡化,尤其是土地、水源和空氣問題,格外嚴重。我們的可持續發展。甚至是民族的生存,都面臨著嚴重的威脅,嚴重性遠遠超過當年的德國。”《九評》曾提到江澤“民”“從內部毀了共產黨”,毀到何等程度?連老軍頭——前國防部長遲浩田到軍隊視察,都要飛機運水。至於他下連慰問的官兵喝污染的水似乎就活該了!現在大陸人吃什麼都遇到了滅絕道德的人禍,黨中央的權貴家庭,即使吃進口蔬菜、吃進口肉類、水果,但在呼吸污染空氣上,也只得唯一兌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也就是說,大陸這塊地方,由於實行滅絕信仰道德群體,想不到的後果是人人按中共絕對自私的立場與思維行事,精神與物質一齊爛。換句話說黨中央權貴家族,在大陸已不能再呆下去!美國加州房價被中共黨及軍隊高幹子弟炒得居高不下,一次性全款付清,讓美國人都目瞪口呆,買來大批花園樓房空著,等待主人。說“移民美洲”,其實是“移大官”,二百五十萬上訪冤民都視同仇敵與草芥,邪教軍頭怎麼會發善心,用輪船去救渡幾億百姓逃離污染的大陸?說什麼為“民族的生存”而 “清場”美國,招牌而已!

請看這些高官出訪歐美,羨慕而又妒嫉的心情,遲老軍頭說:“他們高速公路旁是大片森林,我們公路旁難得見到幾棵樹;他們的天空常常是藍天白雲,我們的天空罩著一個黑鍋蓋;他們的自來水管扭開就能喝,我們連地下水都污染得不過濾就不能喝;他們的大街上沒有幾個人,他們兩三個人就住一棟小樓,我們滿街人擠人,幾個人擠一間房。……有限國土資源承載不了,而導致社會大崩潰。現在我們的人口已經超過這一極限,靠著進口資源來維持。”

所謂把美國“清場”,“移民美國”,中共真正得意的打算是遲氏所說:“建立同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另外一個中國”。這種如意算盤,類似元雜劇《竇娥冤》中流氓張驢霸占別人家產的強盜心態!

至於對待大陸十三億百姓,只須看中共的預測:“如果中國人民被困死在這現有國土上發生社會大崩潰 ,根據‘黃禍’作者的計算,中國人要死掉一大半,八億多人口!”

國際上對朱成虎的“西安以東拋棄論”感到吃驚,其實不了解中共死黨們的黨性:不僅領土,整個中國都可以拋棄,只要能永保持一小撮貪族的榮華富貴。遲軍頭坦白承認在表面繁榮之下,中共面對的殘酷現實:“到處泛濫的腐敗問題、國企問題、銀行壞帳問題、環保問題、社保問題、教育問題、愛滋病問題、上訪請願問題甚至暴亂問題”。

這些問題如何解決?中共答案是:沒法解決!根本不解決!

極有意思的是中共中央對“胡弄主義”加強執政能力的真正看法:“只要我們帶領中國人民走出去,解決了中國生存空間不足問題,中國人民就會擁護我們,那時就無所謂什麼‘專制’‘獨裁’的帽子了。所以,我們能否永遠做中國人民的代表,就看我們能否成功帶領人民走出去了。”

怎樣加強執政能力?走出去,這個爛攤子管不了了!用外戰解決內患!——占領美國!遲老軍頭說:“……這最根本的一條,中央相信,只要我們一舉解決了美國問題,我們國內的問題全都會迎刃而解。”

中共真有那麼危機嗎?一般人不可能感同身受,因為沒有中共死黨們敏感的黨性。

誰都知道蘇聯的垮臺就宣告了全世界所有共產黨的死刑,中共中央就更其敏感,尤其6.4愛國運動,使他們寢食不寧,請看表白:“那次‘六四’暴亂差一點和平演變成功,如果不是我們大批老同志健在並在緊要關頭把趙紫陽班子的權奪了下來,我們都會被關起來,被整死了也沒有臉面到馬克思那裏去報到。但是雖然‘六四’ 這一關過去了,……一旦打天下的老同志死得差不多了,共產黨的天下就要被和平演變奪走。”

面臨退黨雪崩,內部瓦解的現實前景,迫使中共中央喊出:“無論如何,我們中國共產黨是不會退出歷史舞臺的!我們寧肯要這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地球與我們黨共存亡也不會退出歷史舞臺!!!”

這是對邪教祖師馬克思的宣誓,天滅前絕望的嗥叫!

大前年一次聆聽辛灝年學術報告,聽到他對中共打臺灣的估計:“決不敢打,死才敢打,一打就死!”

三年後真到了這地步!

有事實為證,為什麼急忙委讬新浪網向三萬人作問卷調查:“你會向婦孺和戰俘開槍嗎?”(有超過80%的人做了肯定的回答。)

遲軍頭說:“我們主要意圖是摸索中國人民對於戰爭的態度:如果這些未來的戰士連非戰鬥人員都敢大開殺戒,對於戰鬥人員自然會百倍殺戮,所以對問卷的回答能夠體現出人民對於戰爭的總體態度。”

這是大戰前對國內人心必要的“火力偵察”。如果不是準備戰爭,何需這種“問卷調查”?

當然最重要的的一句:“是保全幾億中國人的生命重要還是保全我們黨的生命重要?我們只能選擇後者。”反而把朱成虎的“國家利益”,遲浩田的“我們民族”與“帶領人民”之類鬼話徹底曝光。後來出賣幾十個臺灣的領土,犧牲西安以東十億以上軍民,只是為了“黨的生命”!

中共軍隊和黨一樣腐敗,加上把士兵當炮灰、蔑視虐待士兵的新軍閥主義,不敢打常規戰爭;迷信《唯武器論》寄讬勝劵於武器“殺手鐧”。只為用以以保全萬惡的中共黨的生命!塗炭八千萬國人之性命。

但是遲、朱二人連續的戰爭叫囂還真不能掉以輕心,中共看到了牠的死亡,死亡前要玩命一搏!但不是用權貴家族的命,是用中國人民的命,孤注一擲,寄癡夢於把十幾億中國人的生命去換取留土不留人的美國樂土!

黨文化已經發展到“死人是推動歷史前進的動力”!

孔子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鳥之將死,其鳴也哀!”

但共產邪靈不是人:

邪黨將死,其言也兇!惡獸將死,其嗥也厲!

惡獸狂嗥何其孤單與慘戚,淒厲而絕望!困獸猶鬥,前納粹主義向全人類挑戰,以卵擊石的下場,令後納粹主義者不寒而慄!但牠絕不甘心“退出歷史舞臺”!

制止戰爭,保衛和平,拯救人民,人類的唯一有效辦法是正本清源,和平瓦解戰爭策源地,《九評》和退黨是唯一救亡要義,訴諸中共黨員的理性,使他們自覺擺脫與中共一起滅亡的命運。全黨全軍不合作運動,將使中共一小撮死黨孤立而半身不遂。

建議中美人氏都通讀一下中共前國防部長遲氏兩篇講話附錄一:《戰爭正在向我們走來--遲浩田》,附錄二:《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清醒人士都會感到傳布《九評》與推動《退黨》大潮,去救中國百姓的命已經十分緊迫。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