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的疯狂
 
2005-10-22
 
【人民报消息】(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六年前,江泽民疯狂叫嚣“不相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狂妄下令“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从那时起,邪恶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操纵所有国家机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进行惨无人道的杀戮。

现在六年过去了,法轮功没有被消灭,却洪传全世界70多个国家,“真善忍”法理溶入人心。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及其追随者,因其对大法和大法修炼人犯下的滔天罪恶,令天地震撼,人神共愤,正在一个接一个的被诉诸国际的法庭,面临人间法律的制裁;《九评共产党》敲响了天灭中共的丧钟;中共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已面临彻底失败。

出于邪恶的本性,中共和江氏集团在末日来临之际再发最后的疯狂。近来在黑龙江、吉林、辽宁、北京、河北、河南、湖北、山东、宁夏、安徽、广东、上海、江苏等地,接连发生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众多法轮功学员无辜被抓,迫害致死案例不断发生。据透露,中共江氏集团残留在中共权力阶层的黑手曾庆红和罗干,利用掌控的特务系统和公检法系统,联手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新一轮迫害,以制造胡锦涛上台后加剧镇压的局面,让胡背黑锅、陷于死境。

本文所载只是中共江氏集团对无辜法轮功民众犯下的新罪行的一部份。

* 罗干亲自调动 黄华华韶关蹲点 广东迫害加剧

据了解,胡锦涛出访北美前夕,广东从北方调配了500多名警察、特务,甚至有防化部队,到广州参与监控与迫害大法弟子。据悉罗干亲自调动。紧接着,广东高州、广州、云浮、肇庆、海珠、深圳、汕头、潮阳、茂名、番禺、揭阳等地出现了大规模、系统、有组织的绑架行动,至少几十人被抓。

2005年7月15日,省长黄华华去到韶关,把韶关作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点地区,现广东省韶关地区“610”及其下属疯狂绑架大法弟子,加剧迫害。

据悉,广东揭阳610已派15名特务到外地培训,回来后冒充法轮功学员,妄图以“讲真象”等形式骗取当地学员的信任,套取资料的来源和资料点的情况,进行破坏。

广州监狱目前向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说:“三个月内不许接见,三个月后等监狱通知”。当局企图严密封锁迫害真象。

2005年9月中旬,广东移动深圳分公司的头头们,由于受中共邪党的控制和毒害,于2005年9月中旬开会决定,强制所有员工每人必须照抄一份“保证书”,内容是保证不参加法轮功活动和制止家人亲属炼功等,如果不按照他们的保证书内容抄写上交的话,将会受到政治和经济上的严厉惩罚,直至开除、解雇。

* 黑龙江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二人被虐杀

中共近期新一轮迫害,已导致黑龙江省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至少二人被迫害致死,他们是哈尔滨市的吕丽华和鹤岗市的徐志成。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吕丽华,女,1962年8月出生,个体经商者。2005年9月23日一大早,哈尔滨市动用大批警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抓捕。吕丽华于当天早上6点多钟在家中被绑架,然后被非法关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也称“鸭子圈”)迫害,于10月2日晚7点20分左右送医院时已经死亡。知情者透露,吕丽华的脸部、胸部、后背等多处被迫害成紫色。

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徐志成,男,40岁左右,南山矿总务科工作,于2005年9月26日被警察在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三天后,劫持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于10月2日在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徐志成的脸部和身体有多处淤血,鼻子和嘴都有血迹,身体也有伤痕。徐志成的遗体被冷冻在第二看守所解剖室内。徐志成的家属拍照取证时被恶警把拍照的设备损坏。徐家属不同意火化,准备起诉。

另据悉, 2005年9月23日星期五一大早,大庆市动用大批警力疯狂大抓捕,至少30名大庆大法弟子被抓。女大法弟子全部被劫持进大庆看守所,大部份都遭到酷刑折磨。多数大法弟子在绝食,有8名大法弟子已经绝食15天,看守所每天给她们野蛮灌食。这是一种残酷的迫害手段,大法弟子杨玉华就是于2005年5月12日下午,在大庆看守所被活活野蛮灌食致死。

大庆大法弟子唐增叶被非法抓捕后,省公安厅恶警一开始就给她用酷刑,坐铁椅子,双手、双脚都被铐在铁环里,全身动弹不得,并毒打她,恶警还唆使刑事犯打她。唐增叶一直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每天都被恶警野蛮灌食,刑事犯用灌食的铁盆砸她脑袋,打她嘴巴,恶警和犯人的辱骂不绝于耳。唐增叶目前被折磨的口吐鲜血。

鹤岗市9月7日以来,有50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现有20多名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目前很多大法弟子正在绝食中,情况十分危急。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的杨勇英等几名大法弟子已经生命垂危。据透露,鹤岗市第一、二看守所执行省里的命令,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行强制手段,大法弟子绝食如有死亡不用怕担责任。

地方警察放话说,抓来的这些大法弟子就是死里面也不能放出。据悉,当局正密谋把绑架来的大法弟子非法送劳教。

* 北京市至少80余法轮功学员被抓 亲人同事被株连

“十一”前几天,北京市至少有80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仅海淀区,9月28日一夜就绑架了28名法轮功学员。不少不炼法轮功的单位同事、亲友被无理传讯骚扰。大法弟子白少华、刘海红、刘育见等都在这期间被绑架。

为绑架大法弟子刘育见,警察找到刘育见爱人(不炼功)的单位,威胁逼迫她带警察到她家抄家,并把下班回家的刘育见绑架,被迫出卖丈夫后,刘育见爱人现悲痛自责不敢面对生活。

大法弟子白少华爱人季磊(北京朗维视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被绑架后的第二天,警察就到她公司進行大查抄,公司至少五台电脑被抄走送市公安局“检查”,公司保险柜被强行打开,所有员工(30余人)被搜身并被带到海淀区万寿寺派出所,在该公司上班的曾慧被从包中搜出真象资料至今被关押。

北京大法弟子刘永旺自2005年8月24日再次被绑架后,至今一直绝食抗议迫害,恶警每天对他强行实施迫害性灌食,刘永旺的生命再次受危害,走路须人搀扶,曾被迫害致残的双肢又开始彻夜疼痛。

* 河北疯狂大抓捕 涞水公安称:“就因为你做好人就抓你,不叫做好人。”

河北省涞水、三河、保定、满城、石家庄等今年9月以来,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仅三河市在9月10日至10月10日期间,市610就非法抓捕30名法轮功学员送廊坊洗脑班迫害。

2005 年9月5日下午,涞水大法弟子常振英在家中被绑架。涞水公安与610头目王福才,伙同石亭镇派出所20人左右非法闯入,把常振英家里里外外所有物品翻了个底朝天。涞水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戴春杰叫嚷:“就因为你做好人就抓你,不叫做好人。”他们还绑架了常振英的三个女儿。一政保股警察对常振英的二女儿大打出手,大女儿和三女儿被强迫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后放回;常振英和二女儿因不配合,分别被关进拘留所和保定劳教所迫害。常振英的大女儿、三女儿和身体多病的老公公去探望时,拘留所恶警向他们勒索360元才允许见面,两个孩子和老人无奈只好找到亲戚家借上360元钱才算见到常振英。

石家庄68岁的王若娥也被抓进省会洗脑中心迫害。石家庄化肥厂退休职工王若娥,家住该厂三生活区28-1-101室。王若娥在几十年的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受到同事们的一致好评。王若娥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同时她明白了要想有个好身体就得有个好心灵,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得处处按 “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好人。她乐于助人,常受到家委会的表扬。她给灾区捐衣物都是拿最好的,捐钱也是她最多,她把自家上千元的健身器无偿送给家委会,让大家共同享用,家委会主任曾称赞她“大公无私”。

2005年9月6日凌晨,石家庄市长安区育才街派出所指导员谭军带领一帮不明身份的人,翻墙、拆窗、撞门,将王若娥老人强行绑架、审讯、洗脑等迫害至今。化肥厂助纣为虐,出所谓的“学费”,也出人做“陪教”。王若娥老人从 10月4日绝食,10月9日开始被强行灌食,当局一直不让她亲人探视。情况令人担忧。

* 湖北黄冈多人下落不明 浠水孙谷香被劫四天后奄奄一息

湖北省黄冈市政法委、610在黄冈市第二看守所内开办封闭洗脑班后,已在中秋节前后抓捕了部份大法弟子。九月下旬以来,又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至今下落不明。浠水大法弟子孙谷香在干活时被警察劫入洗脑班迫害,四天后拉回家时,人已奄奄一息。

9 月13日,湖北浠水竹瓦镇朱店大法弟子孙谷香在油场打油,浠水公安一科郭剑利、张百林等一大群恶警尾随到油场,将孙谷香绑架,抬起就跑,他们害怕人看见,说:快点、快点。他们把孙谷香往车上一摔,开了车就跑。到了浠水第二看守所,恶警把孙谷香从车上拖下来,拽着孙谷香的头发,从第二看守所大门口一直拖进牢房。孙谷香的身体被恶警摔在地上扑腾、扑腾的巨响。随后,浠水公安局一科、县610恶警又把孙谷香强行拖进黄冈第二看守所洗脑班,将孙谷香折磨得奄奄一息后,于9月17日把孙谷香拉回家。乡亲们亲眼目睹原本生气勃勃干着农活的孙谷香,仅四天就被折磨成拉血吐血、奄奄一息的人。

* 湖南罗家宾、江玉莲夫妇再遭绑架 2岁孩子被警察扔在街上无人管

湖南邵阳大法学员、原空军少尉罗家宾与护士江玉莲夫妇,近日再次被洪江市610、公安恶警绑架关押。江玉莲被绑架时,恶警将她2岁的孩子扔在街上无人管。

罗家宾,男,30岁左右,湖南省邵阳人,曾在河南开封空军某部队工作。99年7.20后坚持证实大法,后调往湖南衡阳,军衔少尉。因为为大法讲真象被非法革职回家,曾遭邵阳邪恶非法劳教,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被迫害一年。江玉莲,女,28岁左右,湖南怀化辰溪县人,工作于怀化洪江市第二人民医院。曾被恶警非法劳教,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一年。曾妥协过,后发表严正声明,从新修炼大法。

中秋节前四天,洪江市610和公安一伙撬门抓人。罗家宾在家中被非法抓捕。江玉莲正带2岁的孩子在街上买东西,警察绑架了大人,扔下2岁小孩一个人在大街上号啕痛哭,后被好心人送回家,现只好由奶奶抚养。

* 辽宁非法法院配合非法抓捕

在六年多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中国的法院已名存实亡,他们执法犯法,助纣为虐。9月12日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法院开庭,非法审判被非法抓捕的盘锦市大法弟子胡哲辉、侯云飞、辛敏铎、鲍俊岑。

9月12日上午,8点左右,盘锦市兴隆台区法院大院里停满了警车,站满了警察,公安局的、政法委的、司法局的、610的院内外布满了特务。法院内外气氛非常恐怖。

上午九点左右,警车发着刺耳的呼啸声开进院内停下,车门一打开,一幅惨不忍睹的景象映入眼帘。辛敏铎被拖下车,两个警员架着胳膊往楼上拖,辛敏铎脚上没有穿鞋,双腿蜷缩着,不能伸展。侯云飞也是被架着拖着上下楼的。鲍俊岑和胡哲辉两名女大法弟子的脚上连袜子都没给穿,光着脚,被抬着上下楼。两男大法弟子是倚靠躺着;两女大法弟子完全躺在那坐不起来。他们的亲人们亲眼目睹着非法迫害却找不到讲理申诉的地方,心都碎了,含泪踉跄着跟在后面。

辩护的律师是被法院没通过当事人及其亲属而私下由法院指派的;他们被授权只准做轻罪象征性的辩护。无权做无罪辩护。法院、国保、610、政法、司法等部门对律师们欺骗威胁施压。四位大法弟子在得知被私自指派律师后,都当庭表示要自己为自己辩护,但被法庭当场非法剥夺。

在非法审判过程中,每次只允许一名大法弟子在场,四位大法弟子被警察们交替的抬出拖进。凄惨的场面令人心碎。亲人悲痛欲绝,失声痛哭。

非法审判草草收场,没有公布结果。为了掩人耳目,当庭没有宣布事先谋定好的刑期,采取不给判决书,或拖延给判决书,或恐吓亲属等卑劣手段,企图阻止受害人及其家属上诉。四位大法弟子分别被非法判刑,胡哲辉15年、侯云飞14年、辛敏铎13年、鲍俊岑12年;与事先传出的消息吻合,是典型的先判后审案例。

法院竟称成人的判决书不用通知家人。胡哲辉的丈夫通过相关渠道得到判决书后,因受威胁恐吓,不敢为妻子上诉。侯云飞家人9月底才得知判决书后去找律师,律师们在压力下不敢接案。辛敏铎与鲍俊岑的判决书也是家人后来通过相关人才知道的。

这种非法审判实在见不得人,开庭当天,一路过法院门外的人,看有那么多人,随口问:“今天干什么,那么多人?”一个警察抢着回答:“判抢劫的。”这时一中年妇女接过话说:“不是抢劫的。是炼法轮功的。”这个警察马上凶相毕露,恶煞般地冲她说:“你是干什么的?”中年妇女看这架式,边走边说:“看热闹的。”

* 四川大抓捕 连残疾人也不放过

四川省遂宁市农民王永华,男、31岁,残疾人(没有左手),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三家镇太平乡八大五队。8月里,安居区派出所曾多次以查残疾证、计划生育证等借口到王永华家骚扰,他都不在家。8月30日,遂宁市北门派出所伙同刑警再次到王永华家,非法抄家,砸烂他父母的家具,抢走手机一部,抢走王永华与妻子、女儿的一张全家照,并当着王永华父母的面对他大打出手,最后把他绑架到遂宁市逼供。

绑架王永华几天后,重庆市潼南县国安大队恶警张良亲自到遂宁市去迫害他,并到他家企图绑架他的妻子。王永华的妻子不得不带着一个10个月大的孩子流离失所。“十。一”前几天,当局说要王永华家人交300元钱(生活费)放人。但是现在已经10月10日了,仍不放人。目前,正是农忙,王永华的父亲有病,不能干重活,母亲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而王永华仍被非法关押在遂宁灵泉寺拘留所,妻子也被迫流离在外。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制约着一切。谁还在卷入这末日的疯狂恶浪中,助纣为虐,最终必将要偿还这累累血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