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中使館聲明再失民心
 
作者:鄭雯
 
2004-7-4
 
【人民報消息】打著為人民當家做主的幌子,事實上卻一次次把人民推向政府對立面的江澤民集團,在近日發生舉世震驚的南非槍擊案上,南非中使館的聲明也是如此。於是,網路上流傳起一帖「人性化」的修訂版聲明,令人想起十年前轟動海峽兩岸的一樁大新聞。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四名臺灣遊客在千島湖一艘遊船上遭搶劫遇害,大陸當局以意外火災事故來搪塞。人命關天,臺灣方面怎可等閑視之,可是大陸當局卻一再指責臺灣「小題大作」。彼時有位大陸在加拿大的留學生卓漢表示,臺胞家屬只想知道慘案真象,並把遺體運回臺灣,這完全合情合理的呀,他真不知道中共多年來引以為傲的「似春風沐雨」統戰法寶哪裏去了?他說反而相當欣賞這種「小題大作」,還舉了兩個對比鮮明的事件。

一九九三年,有一隊臺灣觀光客在奧地利因為Master Card上的誤會,被帶到當地的警察局,也很快就放了。儘管事後奧地利政府頻頻對臺灣當局聯絡感情,可是為了那幾個區區小老百姓,臺灣外交部抗議,行政院長、新聞局長在電視臺抨擊。事情的結果是,Master Card公司賠錢,奧地利官方道歉了事,這位中國留學生真是感慨萬千:「人到了這份上能不擁護政府嗎?」

相對的,一九九二年,有十一名中國船員到英輪「阿卡迪亞號」工作,每天幾乎被奴役式的工作十二小時以上,還受到外國船員任意的辱罵與毆打。多次向中國大陸聯繫,有一年多的時間,希望祖國能予以保護,卻都毫無音訊。最後只得投訴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受到海員工會全力支持並討回公道。孰料這十一名船員一回到中國大陸,統統被帶進了警察局,更把他們在國外所有的收入與個人證件都扣留在檢察院,其中三名船員以「泄露國家機密」無辜關押一年。

以上兩個事件的對比,讓那位大陸學生唏噓不已。再看看這次南非槍擊案,中使館所發表的聲明與網路流傳的修訂版聲明,竟然又是一次絕妙的重演。南非中使館如果能像修訂版的聲明,給予遭槍擊同胞一絲絲慰問或關懷,那將是多麼籠絡人心之舉啊!此外,中共領導人不是一再在國際會議上聲明要反對恐怖主義嗎?我信手拈來就可找出兩則:

如江澤民在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上說:「中國也深受恐怖主義之害。我們堅決譴責和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將繼續支援國際社會反對恐怖主義的努力和行動。」江澤民在南非槍擊案的恐怖主義事件中,怎麼就不吭氣了?南非中使館怎麼就不認識到恐怖主義對中國的危害了,怎麼就不譴責了?

胡錦濤在今年元月與法國總統希拉克簽署的聯合聲明也有這麼一條:「中法兩國譴責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中使館怎麼就不支持胡錦濤的主張,藉此來擁護政府主張呢?對比一下修訂版的聲明,顯然比中使館的原始版更愛國,更支持政府。

近五年來,倒是殘忍無道的江澤民知道法輪功學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對他們使用了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的整人招數極盡摧殘。江氏也知道法輪功學員是「說真話」的,所以在中國會先問他們是不是法輪功學員,學員不可能說謊,那麼就伺機非法抓捕。如今,原始版的南非中使館聲明卻指出法輪功在「製造謠言」,豈不與大陸上對法輪功的認知不搭調,顯露出中使館對法輪功的認識不多?

原始版聲明中對法輪功的一番攻訐詆毀,明眼人即可看出,連法輪功的書都沒看過。不管批評什麼東西,最起碼得去做做功課,了解一下原始資料,可是南非中使館可真夠懶,這點功課都沒做,有什麼資格來批判法輪功?

聲明中還說:「藉我國家領導人訪問之際來南滋事,」槍擊案是發生在那些學員剛到南非下飛機沒多久,南非中使館卻誣蔑學員要去「滋事」,豈不對學員的行程了如指掌,擺脫不了中方雇兇殺人之嫌?這篇聲明真是越描越黑,自暴其短,而且充滿負面的情緒語言,我真是為中國駐外大使館的素質感到汗顏。

諷刺的還有以下這段:「在結果出來之前,媒體不應對此進行不負責任的報導。」記者無國界組織曾經發表過報告,在一百六十六個國家的年度新聞自由名單裡,最後七名都是亞洲國家,中國是其中之一。中國大陸的媒體沒有負責的把新聞真象呈現給讀者,南非中使館卻要管起他國的新聞負不負責的問題,這豈不成了本末倒置?

不過,要南非中使館不失民心也難,在以攫取個人獨裁權力,不顧百姓死活的江澤民集團統治下,一切以壓制、迫害百姓為要。或許什麼時候他們應該寫份嚴正聲明,表示自己堅決反對江集團的政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