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洪虎當政的吉林省!一張令人絕望的圖片(多圖)
 
戚思
 
2004-6-27
 

滿目淒涼!

【人民報消息】這是一張令人顫抖的圖片!

一位農村老人跪倒在乾涸的土地上哭泣、乞求著老天爺開恩下點兒救命雨。去年,湖南省大旱時就有500名百姓跪在山上求雨,平日歌頌的「三個代表」都被老百姓忘在腦後,他們知道老百姓遭難時求誰才管事兒。

近日,吉林西部、內蒙古東部遭受了共產黨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旱災,部分地區的災情達到百年不遇的程度!

新京報記者懷著沉重的心情寫道:「下點雨吧!小苗全都幹死了,這可讓俺們怎麼活呀!」68歲的王老太太跪在地上哭泣著。

吉林省乾安縣大布蘇鎮,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不時開過一輛輛拉水的農用車,車上的電喇叭裡不斷地吆喝著「賣水啦……」鎮裡居民家中的水井已全部乾枯,人畜飲水全靠從過往的拉水車上購買。據鎮裡的居民老範講:從今年4月底,家中80多米深的水井就不上水了,每天要從拉水車上買水兩次。為省水,家人洗臉剩下的水用來餵雞餵鴨,所以連肥皂都不敢用。各家各戶都準備了很多接水的盆,準備在下雨時接水用,但至今也沒派上用場。說到這,一絲苦笑爬上老範飽經風霜的臉龐。據縣裡氣象部門的資料顯示,該縣連續8個月沒有有效降雨,全縣耕層土壤10到20厘米含水量為零,地下水位下降3至7米,而且還在不斷下降……

準備下雨時接水用

報導說,6月23日,所字鎮中入字井村,村民劉俊傑帶著兩個兒子在「毀地」。「毀地」就是將沒出苗或死苗的田地毀掉重新播種。劉俊傑對記者說,開春種了15畝地的芝麻,沒成想芝麻剛一露頭就被毒日頭曬死了,自己不死心,就又種了一茬芝麻,還是幹死了,後來拉水澆地種了綠豆,由於不下雨,苗出得也不好,現在經濟作物的耕種期已過,只好再毀了種些低產苞米、豇豆。現在天還是不下雨……

2004年6月21日晚,吉林省松原市乾安縣所字鎮中入字井村,30多名村民跪在村頭的莊稼地裡祈雨,他們在這裏祈雨已經是第10天了,還是毒日當頭照!

祈雨自然是乞求老天爺,要是認為國家有辦法就不跪在田頭,早就跪在省政府門前去了。

乞求老天爺就是相信神佛的存在,當然就相信善惡有報,既然相信善惡有報就應該研究研究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吉林省遭遇百年不遇的天災。

突然,我想起一段史書中的故事《劉伯溫求雨》,說的也是旱災。

村民在長滿枯草的地裡放羊

朱元璋的軍隊打到浙東時,把劉伯溫請了出來,當他的謀士。劉伯溫不但謀略好,而且精通天文,民間傳說他能預測吉兇,他對天下形勢觀察仔細,考慮問題周到,預見往往比較準確。

朱元璋當王時,江南發生了一場旱災。劉伯溫掌管天文,朱元璋問他為什麼發生大旱,怎樣才能求上天下雨。劉伯溫說:「天一直不下雨,因為牢獄裡關押的人有冤枉。」朱元璋信了劉伯溫的話,派他去查監牢裡關的犯人,劉伯溫一查,果然有不少冤案。他向朱元璋奏明後,平反了冤案,把錯抓的人放了。

果然不出幾天,烏雲密布,接著就下了一場透雨。

那麼我們來查查吉林省是否也有大冤案呢?

經國際人權組織證實,截至2003年12月27日,吉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109人,居全國第二。

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公開鎮壓法輪功以來,王雲坤(省委書記)、林炎志(省委副書記、原吉林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洪虎(省長)、王國發(省委副書記、吉林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政協主席)、蘇榮(原吉林省委副書記、吉林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現任甘肅省委書記)、楊慶才(副省長)、盧全振(原吉林省委政法委副書記、610辦公室主任,現任省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主任委員)、王儒林(省政法委書記)、魏敏學(副省長,吉林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等人直接操縱、指揮吉林省對法輪功的迫害,導致吉林省成為全國鎮壓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跟隨江幹壞事的洪虎

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網站發表的吉林省省委「610」系統名單中。談到了省長洪虎,報告中說,「2002年4月5日,到朝陽溝勞教所指揮迫害並參加『幾包一』的洗腦迫害。」

明慧網2003年8月23日報導:由於羅幹去吉林省會長春市檢查迫害法輪功的情況,對此地的『轉化率』大為不滿,使省長洪虎驚恐萬狀,於4月5 日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下令『強行轉化』,對這裏的大法弟子進行了一次凶殘的迫害。」

迫害死這麼多好人,關押了那麼多無辜百姓,吉林省有特大冤案啊!

看來不解決這個根本問題,吉林省百年不遇的旱情無法得到解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