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政法委书记克隆江泽民 胡锦涛敢揪巨贪立马下台(多图)
 
林立
 
2004-4-22
 
【人民报消息】二OO三年五月,美国警方在中共警方的配合下捣破了以王坚章为首的跨国特大贩毒集团;七月,「福州首富」陈凯被捕,揭开了福建省省会福州市贪官猖狂活动的内幕。福州的贪官一批又一批曝光,其数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福州市委、市府已烂得不能再烂了!这不过是远华案的续曲,是新一波揪出贾庆林的热身运动。

福州市是福建省省会,是贾庆林任省委书记时夫妻俩大贪大占的地方,也是江家帮要员参与远华贪腐大案扬名世界的地方,更是江泽民提起就心悸放下又揪心的地方。

江泽民捂着周正毅案,不许中纪委深挖上海帮,中纪委只得转战福建等省。挖福建贪腐大案能有江泽民什么好果子吃?割下江家帮哪块肉,上面不都打着“江氏”的印记?

下面让我们看看福州市形形色色的贪官们:

福州政法委书记判囚十五年


「福州首富」陈凯是爆破筒
2003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判处福州市委原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吴文达有期徒刑十五年。

吴文达是福州吏治腐败的一大「中枢」。经法院审理查明,吴文达任职期内,在干部提拔任用上谋取个人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四十五万余元,其家庭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其家庭合法收入,达人民币一百五十余万元,且不能说明或无证据证明其来源合法。

吴文达2002年被「双规」前一直官运亨通。九十年代初,他从共青团福建省委副书记任上被下派到福州市罗源县,先做县委副书记,随后升任书记;五年后升任福州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后又任市委副书记,分管政法工作。

吴文达接任福州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后,福州市的政法队伍开始加速「变色」。

他上任后不久就规定,全市政法系统副科级以上的干部职务任免,必须由他签名审批。这就是说,小到提拔一个派出所副所长,他也要亲自过问。

吴文达此举究竟何为?法官说:「除了要把政法系统的干部队伍变成“吴家军”外,就是要卖官挣钱。」绝了,简直克隆个江泽民。

吴文达对自己辖下的官位进行「标价」的事实,在福州很多人都知道,争议的只是价位高低。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吴文达那里,一个派出所副所长的「价格」是二十万元,所长的「价格」是三十万至三十五万元。福清市原公安局局长林孜向吴文达行贿六十万元之后,当上了福州市交警支队长。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原审判员陈某向吴文达行贿十万元后,被提拔为民庭庭长。不久,吴文达被「双规」,林孜和陈某也随即被「双规」。

从中可以看出江泽民为什么不让动上海帮,动了陈良宇,下面都完了,下面一抖露,上面更完了,这也就是江力保贾庆林的原因,保贾是假保自己才是真。

「中间商」的诞生标志着吴文达的「生意」已经相当「兴隆」。在吴文达的招引下,下属们也做起「掮客」,鞍前马后的为吴招揽「生意」。记者从两名法官处了解到,陈某就是经过当时的福州市中院副院长王某向吴文达行贿的。二OO二年九月,王某因为介绍行贿也被「双规」。周正毅就是因为介绍刘金宝认识江绵恒而被逼去自杀,刘金宝就因为江泽民的提拔才有机会进监狱的。

罗干的下属被称「桑拿书记」


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宋立诚
就在吴文达二OO二年被「双规」一年之后,其继任宋立诚也被「双规」。至此,罗干的下属、两任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形成「腐败接力」。

在福州,民间把上层关系叫作「天线」,谁的上层关系好就说明谁的「天线粗」。四十来岁的宋立诚就是一个「天线粗」的人物。

据周岷在前哨杂志3月刊撰文报导,宋立诚曾任福建省委某副书记的秘书。一九九二年,被下派到福州市鼓楼区任区委副书记,随后兼任副区长。鼓楼区是福州市的中心区,省、市几大班子的办公地点都集中在这里,福州政坛的很多要员都从这里「起飞」。「陈凯案」案发后,这里也就成了贪官落马的「重灾区」。

一九九三年,宋升任鼓楼区区长,同年再升任区委书记。一九九九年,接替吴文达而成为福州市政法委书记,进入市委常委。

宋立诚升任市委领导后,鼓楼区委书记的宝座由福州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方长明担任。方长明后来官至福州市委常委兼秘书长。宋、方两人与原福清市委书记朱健的「三铁哥」关系已被媒体广泛报道,后者也在同一天和宋立诚同时被「双规」

二OO二年,福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文达被「双规」,宋立诚升任福州市委副书记,同时兼政法委书记,彻底接过吴文达的衣钵。从省委办公厅的一名秘书到掌管一方政法的大员,宋立诚用了十年时间。有关人士评价,宋立诚仕途顺畅。严格的说,宋还不算幸运,江绵恒原来不过是个三流留美学生,回国能进中科院就算幸福,可他就因为是江泽民的儿子,“唰”一下坐着飞船就当了中科院副院长!据说真有一位院士跌破了老花镜。

宋立诚这个政治小明星在当地人口皆碑,是谁也不敢恭维的「口碑」。

一位接触过宋的当地资深记者用手一指说:「看到鼓楼区到处都是桑拿了吧?这就是宋立诚的工作思路,他说鼓楼区的经济就是吃喝玩乐经济。」在民间,宋被人冠以「花花公子」、「桑拿书记」等多个绰号。

这就对了,因为中共的公安部长是个强奸犯,政治局常委会里有个四季发情的「好色」黄菊,中国有个见孙女辈靓女就写小纸条谦称“大哥”的江核心,只在福州当个「花花公子」、「桑拿书记」有什么大惊小怪?

一般情况下,嫖和赌难分开,所以政法委书记宋立诚除嫖外还嗜赌。受贿二百零六万元、在自己辖区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闽侯县委原书记邹国桢就是他的赌友。福建省委领导在内部通报时说,宋立诚、方长明和福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振中多次未经组织批准,使用假名办理护照,采取周六出发周日回榕的方式,出境豪赌,已经查明的赌资以千万元计。

福建省委也真有意思,难道共产党有了新章程,出境豪赌还需经组织批准?

福清书记出事百姓放鞭炮『庆贺』


福清市委书记朱健已被「双规」
更具黑色幽默的是,在诞生了吴文达与宋立诚、宋立诚与方长明的「紧随跟进」后,又差点诞生了方长明与朱健的「接力组合」。朱健曾任福州大学团委副书记,「理论水平高」,后调任共青团福州市委副书记,一九九六年四月到了福州市最大的县级市福清就职,先后任市长、市委书记。

媒体报道称,就在朱健被中纪委专案组「双规」前几天,福州市委还在讨论朱健升任福州市委常委的问题。

朱健出事的消息传开后,福清城里有市民燃放鞭炮「庆贺」。朱健这算不了什么本事,江泽民本事才大呢,能让中国老百姓一看网上说他死了,高兴得哭起来。

法院头头儿都被拘 没人召开会议

有人说,这么烂的地方肯定是没有法。真让您说中了!

在福州最繁华的商业地段,鼓楼区法院的办公条件简陋得让人不敢相信。院内不足一百平方米的小院无法停车,几辆警车前俯后仰的摆在门外一块没有经过平整的土坝上。法院的办公楼已有二三十年的历史,室内室外都很陈旧。

但就是这个看上去保持了艰苦朴素优良传统的法院,却窝藏着中国司法史上十分罕见的丑闻──卷进陈凯案的人员过多,这家法院的头头儿双规数量之多至今无法召开审判委员会。

审判委员会是法院每周必开的研究重大疑难案件的例会。根据人民法院组织法规定,审判委员会成员由法院院长、副院长及刑庭、民庭等重要审判庭的庭长担任,组成人数为单数,过半有效。象鼓楼区法院这样规模的法院,审判委员会需五人或七人组成。

二OO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新近从福清调到鼓楼区法院的盖院长连连摆手,谢绝采访:「现在是特殊时候,我们法院内部的事情不好对外公开。」

盖院长所说的「特殊」情况,是指从二OO三年十一月开始,该院前院长刘瑞广、副院长游礼杰、刑庭庭长由可为和民庭庭长陈定等四人因陈凯案而被「双规」,直接后果是目前法院已无法召开审委会。可想而知,这里的法院为谁服务。

揪到哪一级要看高层的考虑

二OO三年十二月五日,八名官员被「双规」之后,又有七八名副厅级以上的领导干部被专案组「约谈」。市纪委的那位人士透露,从目前情势来看,高层至少已经决心处理一部分副厅级官员。随着案情的深入,是否会牵扯出更高级别的官员,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还要看高层的考虑。一句话道出真机:中共不可能真正反腐,不可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福州官场的部分官员与黑道沾边,最后东窗事发并引发官场「地震」,在陈凯案发之前就有过几回,最著名的有「猪案」、「哑巴帮案」、福州公安局副局长王振忠案。被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的福州「猪案」,牵扯出包括市政法委副书记、区人大主任、刑警大队长等五名护黑护恶官员;在「哑巴帮」案中落马的官员包括县长、土地局长、建设局长、公安局副政委等十三名官员;王振忠的外逃直接导致了公安部高层下令对福州公安系统「整肃」。

公安局副局长包庇暗杀执法干部罪犯

由于部分官员与黑恶性质的势力「形成了网,结成了片」,当某个接点出了问题,这个网能被撕裂到甚么程度,往往要看外力的作用。

「猪案」的发生缘于国家推行生猪定点屠宰以来全国首例执法人员遇害案。一九九八年四月,福州市仓山区螺洲镇村民刘用莺、林芳弟等人为牟取暴利,在福州城郊设多处生猪私宰点。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福州市财委保卫处长郑依清接到线报,即奉命与线人前往螺洲镇暗访。郑前脚刚走,他的同事、当时还是市牲畜定点屠宰联合执法队队员的赵若忠立即向林芳弟报信。郑厄运降临,途中即遭多名歹徒蓄意伏击,身负重伤,抢救百日不治身亡。此案被公安部挂牌督办。

二OOO年九月三十日,当福州中院对「猪案」进行一审判决时,该案的主犯之一刘用莺未戴手铐,大摇大摆的走进法庭。他被判三年徒刑。

二OOO年十月在有人的介入下,央视《焦点访谈》央视记者对此案提出的四点疑问改变了刘用莺的「命运」──从三年徒刑改判为无期徒刑。四点疑问是:一、郑依清负伤至身亡的百日中,警方始终未对他的伤势进行法医鉴定,直至尸体火化前,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在火化场匆忙补做。二、刘用莺在当地不仅是养猪协会会长,还是区人大代表,区人大同意逮捕刘,却迟迟不愿罢免其人大代表资格,三、刘被取保候审后,不知去向,也未到公安机关报到过;四、直到一审开庭前,检察机关仍未确定犯罪主谋。《焦点访谈》的锋芒直指刘用莺在福州官场的「关系网」,称刘「在市里还有做领导的亲戚,有钱有势」。节目播出不久,福州市公、检、法参与办案人员因涉嫌办案不公被依法查处。刘的「靠山」包括市政法委副书记、区人大主任随之锒铛入狱。

王振忠原为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在资历上,他算是一名「老公安」,升迁副局长后,先后分管全市的治安、交警等部门。

二OO一年十月的一个上午,省纪委突然「约谈」王振忠。王大惊,下午即携千万巨款,利用早已准备好的护照偕漂亮情人潜逃美国。

福州公安局烂透了


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振忠
王振忠的潜逃震惊了高层。在对福州公安系统的整顿中,福州市交警支队前后两任支队长吴玉霖、林孜因涉黑及经济问题被「双规」。

福州公安局护黑吃黑的手法可谓五花八门。福州警方每开展一次扫黄打非活动,各类娱乐场所分布在警界的「保护伞」,就会根据打击的「力度」和「杀伤力」,向老板们收取保护费。若被锁定肯定要被冲击的,传递风声后,老板要知趣的给大钱。而对走过场的检查,保护费可以「意思意思」。

当然,搞这些「动作」的一般都是基层的小头目或段警之类,至于像分管娱乐场所的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振忠,则是每月固定收取保护费。娱乐行业都是打擦边球的地方,既可叫你「平安发财」,也可随时安个「罪名」让你关门倒闭,还要去劳教甚么的。正因如此,福州一些高档次的娱乐场所都少不了给王振忠塞钱。如此财源广进,几年工夫王就身价千万。

福州文化官也大贪特贪

通过「吃黑致富」的还有福建省文化厅社会文化处副处长钱香进。钱调省厅之前,是福州市文化局社会文化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此机构是专管公众娱乐场所的。福州地盘上的老虎机、游戏机、夜总会、歌厅皆归其管辖。

陈凯把钱香进「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对这等「关口上」的人物,陈自然认真对待。他让钱持有「凯歌娱乐城」的股份。钱给陈凯的效力就是帮助陈凯逃脱政府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时时为陈凯「遮风挡雨」。钱的日子日新月异,从家境贫寒到有房有车。

如果说钱香进吃黑是「暗箱操作」那么充当「哑巴帮」保护伞的闽侯县的一些掌权人就是「阳光作业」了──不少人公然在党政机关「一把手」的办公室里,大大方方地接受「哑巴帮」的贿赂。可见江泽民把持的地盘黑白颠倒到何种程度了。

「哑巴帮」直通闽侯县长

闽侯「哑巴帮」是公安部挂牌督办的「福建打黑第一大案」。「哑巴帮」得名于这个黑社会团夥的一号头目、绰号叫「哑巴」的林秋文。另两个核心人物,其一绰号「短命景」的林文景,另一个是号称「参谋长」的林木亮。「哑巴帮」内部有明确分工,林秋文寻求当地公安部门保护,林文景负责纠集打手,动用武力,威胁他人;林木亮负责「联络」市县镇政府官员。林木亮的「公关能力」相当惊人,他周旋官场,「左右逢绿」,包括闽侯县长邹国真、县委副书记林善培、县公安局副政委林善棋(以及县土地局长陈忠源、国税局长江化帮等十三名市县及部门领导都成了他的「好朋友」、「把兄弟」。警方对「哑巴帮」采取行动的时候,邹国真正与「哑巴」把酒言欢。

「参谋长」林木亮藉助自己的黑恶势力,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当选为村长。闽侯祥谦镇党委书记洪碧光收受「哑巴帮」的贿赂后,让林秋文「漂白」,登上了村支书的「宝座」。

福州市委书记何立峰是远华案漏网贪官


福州市委书记何立峰
何立峰是远华案的漏网贪官,练知轩也是福清臭名昭著的贪官,这实在没有什么可奇怪的,远华案还没有审查完时,就枪毙了一批人,还不是为了灭口!但这可不是一个市委书记可以拍板的,省委书记也拍不了板,拍板的是拿大贪官贾庆林当挡箭牌的后台老板江泽民。

胡锦涛真揪贪官就下台了

远华案没完即结没关系,现在福建省的腐败又积攒到发生第二次大地震了,这次地震是前一次的余震,但比远华案震级更大。贾庆林想把那段历史抹掉是不可能的,每次地震都连着他的名字,而一提到他哪里能忘记江泽民?

中纪委正在清除福州市贪官集团,即使福州市委整个班子全换也不乐观。因为,如果福建省级官员没有这么腐败,下面也不敢如此猖獗,如果中央不大贪大占,省级也不敢如此妄为,所以清除了残兵败将,等于把癌瘤切一半留一半,其结果如何,每个人心里都明白。

至于胡锦涛要整到哪一级别的贪官,目前尚不得而知,有位中国问题专家说,中共最高领导层里盛产巨贪,如果胡锦涛真下决心见贪官就揪,他就下台了,因为表决弹劾总得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组织原则嘛。

所以今天只是给您看看小贪官们在大人物的保护伞下都在干嘛呢!




福州市委书记何立峰辖下贪官一览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