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月的萨斯!新华网的这条消息让人渗出冷汗(多图)
 
鄂新
 
2004-4-23
 
【人民报消息】俺们政府真绝门儿,全世界都叫SARS,俺们这儿偏偏叫「非典」。

让人出冷汗的新闻


去年3月广州审查一名SARS患者
新华网今天以《卫生部公布两非典确诊病例初步判定实验室感染》为题报导,新华网北京4月23日电(记者朱玉)卫生部新闻发言人23日公布,经卫生部专家组复核,安徽省发现一例非典确诊病例和一例疑似病例,北京22日报告的疑似病例确诊,并新增一名疑似病例。专家初步判定,此次疫情可能源于实验室工作人员感染。

新华网报导说,安徽患者宋某,女,26岁,安徽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3月7日至3月22日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形态实验室学习,23日乘火车回合肥。25日出现发热等不适症状,后乘火车返京,29日到北京市健宫医院就诊,以肺炎入院治疗。4月2日乘火车返回安徽淮南,在淮南矿二院治疗。4日以病毒性肺炎转入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继续治疗。患者魏某,为宋某的母亲,3月31日以后一直陪护宋某。4月8日开始出现发热症状,以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在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入院治疗。19日,魏某病情突然加重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地卫生部门立即启动非典预警机制。经安徽、江苏两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及复核,宋某非典血清抗体均为阳性。

看了新华网这条消息真让人出一身冷汗:宋某3月25日在安徽发病,3月29日又回北京治疗,4月2日又乘火车返回安徽,4月4日以病毒性肺炎继续治疗,4月8日陪床的母亲得SARS了,19日宋某母亲死亡后,当地卫生部门才「立即」启动非典预警机制。您说这个「立即」是不是叫人啼笑皆非?宋某北京安徽这么转悠,得传染多少人哪!如果宋某的母亲不死,恐怕还不会给她们做SARS检查。难道真没人往那里想?还是没人敢说出来?

北京卫生部门牛吹得太大了点儿


去年7月结束时,辛苦的医务人员抱头痛哭
这里有个最好的回答。据《辽宁经济日报》2003年5月4日报道,学校、社区、医院是非典防治工作的几个重要地方。昨天,辽宁省长薄熙来对沈阳市几家重点单位进行了检查。在沈阳工业大学,辽宁省长薄熙来对学校负责人说:“如果一个宿舍发生交叉感染,教育厅厅长要引咎辞职;一个班级出现问题,主管副省长要引咎辞职;要是一所大学发生大规模疫情,我这个省长就引咎辞职。”

这岂不是威胁干部要捂着盖着吗?为了不被处罚,教育厅长能承认学生宿舍发生了交叉感染吗?如果学生宿舍「没」萨斯,那么这所大学当然「没」萨斯了,薄熙来这个省长当然就不需要引咎辞职了。您说不顾人民死活的薄熙来阴到什么程度?!

台湾中央社二十三日以《北京卫生部门指SARS疫情在掌控中》报导说,香港文汇报今天在报导中引述北京卫生部门权威人士透露,该名疑似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患者发病原因尚在调查之中。该专家表示,北京对这次再现的SARS疫情完全在掌控之中,不会出现大规模爆发。

破了这个谜才是解决根本问题


颗粒无收!
得萨斯的原因都不知是什么,北京卫生部门竟敢说「SARS疫情在掌控中」! 政法委书记罗干在大陆厉害不厉害,武汉高官的小孙子一听到“罗干”两字吓得哭闹声嘎止,比吓唬他说“狼来了还管事儿”。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厉害不厉害,他当山东省委书记时,连高粱谷子都不敢随便长穗,土地都吓得干裂成一块块的。结果怎么样,去年4月二位还不是前后脚得了萨斯,经过多次抢救才能自己吸那口气儿,几个月后才正常工作。有人说罗干杀人成麻,您让他杀杀萨斯试试,他就瘪茄子了!

香港文汇报又引述北京卫生局局长金大鹏的话说,北京已建立了完善的疫情报告、监督、救助、应急机制。除市区各级各类医院外,今年四月一日起,北京一百八十四家乡镇卫生院已实施传染病疫情网路直报。

建立多完善的疫情报告,实施多及时的传染病疫情网路直报都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为什么有人得萨斯,有人不得萨斯?为什么有人没见到病人就被“传染”了,而有人天天和萨斯患者在一起工作、生活却没有被“传染”?

破了这个谜才是解决了根本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等于什么也没有解决!

只顾权力不顾人民死活

中央社4月23日消息,《陆委会:中国大陆隐瞒SARS疫情情况严重》。

报导说,对于中国大陆SARS再现,台湾行政院陆委会副主委陈明通今天表示,配合行政院卫生署启动A级防疫机制,中港澳入境人士自主健康管理等措施将恢复实施,并透过驻港澳单位及海基会密切关注疫情发展。他说,大陆隐瞒疫情严重,是不人道的做法,中国应正视疫情资讯通报及两岸合作防疫。

中国大陆昨晚发布一宗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疑似病例,陈明通表示,大陆拖延多天才宣布病例,陆委会与媒体同样在昨天消息曝光后才获知。大陆隐瞒疫情严重,只顾国家形象、不顾人民生命,是不人道的做法。

江说:中国死两百万人口没关系


黑色沙尘暴
陈明通说的太客气了,江泽民那伙子人不是顾「国家」形象,而是为保住自己的权力。

去年中南海发现了萨斯,江带来全家躲到上海,要上海帮死守上海,不许萨斯进入。江泽民怕死,但他不管老百姓死活,江说:中国死两百万人口没有关系,关键是要社会稳定。「稳定」的意思就是加强网络封锁,不公布疫情,不让人民知道真象,死的直接火化。到底去年中国因萨斯死了多少人无法统计。

这事要发生在台湾能行吗?怪不得台湾大选后,不亲民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支持率已经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四,而且还在继续下降。很多台湾人说:看看大陆的恐怖独裁,台湾人知足吧,谁要搞乱台湾,谁就是配合中共,谁就是居心不良,谁就得不到支持,谁就遭到唾弃。

忌讳的「死」月

今年,中共中央的所在地北京,在四月初就高温到摄氏30度,真是可怕,黑色的沙尘暴和不合时宜的飞雪都令人深思。

往日人民向往的天安门广场已经成了对百姓的施暴屠宰场,公检法的面目越来越可怕狰狞......。四月,今年又是四月份,「四」和「死」音近,中国人历来认为不吉利,不知是否巧合,忌讳的「死」月,新华网上又透出了因非典死亡的消息。今年,萨斯从北京拉开了序幕,天哪,2004年将是怎样的一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