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政法委書記克隆江澤民 胡錦濤敢揪巨貪立馬下臺(多圖)
 
林立
 
2004-4-22
 
【人民報消息】二OO三年五月,美國警方在中共警方的配合下搗破了以王堅章為首的跨國特大販毒集團;七月,「福州首富」陳凱被捕,揭開了福建省省會福州市貪官猖狂活動的內幕。福州的貪官一批又一批曝光,其數量之多,令人嘆為觀止!福州市委、市府已爛得不能再爛了!這不過是遠華案的續曲,是新一波揪出賈慶林的熱身運動。

福州市是福建省省會,是賈慶林任省委書記時夫妻倆大貪大占的地方,也是江家幫要員參與遠華貪腐大案揚名世界的地方,更是江澤民提起就心悸放下又揪心的地方。

江澤民捂著周正毅案,不許中紀委深挖上海幫,中紀委只得轉戰福建等省。挖福建貪腐大案能有江澤民什麼好果子吃?割下江家幫哪塊肉,上面不都打著「江氏」的印記?

下面讓我們看看福州市形形色色的貪官們:

福州政法委書記判囚十五年


「福州首富」陳凱是爆破筒
2003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一審判處福州市委原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吳文達有期徒刑十五年。

吳文達是福州吏治腐敗的一大「中樞」。經法院審理查明,吳文達任職期內,在幹部提拔任用上謀取個人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四十五萬餘元,其家庭財產和支出明顯超過其家庭合法收入,達人民幣一百五十餘萬元,且不能說明或無證據證明其來源合法。

吳文達2002年被「雙規」前一直官運亨通。九十年代初,他從共青團福建省委副書記任上被下派到福州市羅源縣,先做縣委副書記,隨後升任書記;五年後升任福州市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後又任市委副書記,分管政法工作。

吳文達接任福州市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後,福州市的政法隊伍開始加速「變色」。

他上任後不久就規定,全市政法系統副科級以上的幹部職務任免,必須由他簽名審批。這就是說,小到提拔一個派出所副所長,他也要親自過問。

吳文達此舉究竟何為?法官說:「除了要把政法系統的幹部隊伍變成「吳家軍」外,就是要賣官掙錢。」絕了,簡直克隆個江澤民。

吳文達對自己轄下的官位進行「標價」的事實,在福州很多人都知道,爭議的只是價位高低。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吳文達那裏,一個派出所副所長的「價格」是二十萬元,所長的「價格」是三十萬至三十五萬元。福清市原公安局局長林孜向吳文達行賄六十萬元之後,當上了福州市交警支隊長。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庭原審判員陳某向吳文達行賄十萬元後,被提拔為民庭庭長。不久,吳文達被「雙規」,林孜和陳某也隨即被「雙規」。

從中可以看出江澤民為什麼不讓動上海幫,動了陳良宇,下面都完了,下面一抖露,上面更完了,這也就是江力保賈慶林的原因,保賈是假保自己才是真。

「中間商」的誕生標誌著吳文達的「生意」已經相當「興隆」。在吳文達的招引下,下屬們也做起「掮客」,鞍前馬後的為吳招攬「生意」。記者從兩名法官處了解到,陳某就是經過當時的福州市中院副院長王某向吳文達行賄的。二OO二年九月,王某因為介紹行賄也被「雙規」。周正毅就是因為介紹劉金寶認識江綿恒而被逼去自殺,劉金寶就因為江澤民的提拔才有機會進監獄的。

羅幹的下屬被稱「桑拿書記」


福州市政法委書記宋立誠
就在吳文達二OO二年被「雙規」一年之後,其繼任宋立誠也被「雙規」。至此,羅幹的下屬、兩任福州市政法委書記形成「腐敗接力」。

在福州,民間把上層關係叫作「天線」,誰的上層關係好就說明誰的「天線粗」。四十來歲的宋立誠就是一個「天線粗」的人物。

據周岷在前哨雜誌3月刊撰文報導,宋立誠曾任福建省委某副書記的秘書。一九九二年,被下派到福州市鼓樓區任區委副書記,隨後兼任副區長。鼓樓區是福州市的中心區,省、市幾大班子的辦公地點都集中在這裏,福州政壇的很多要員都從這裏「起飛」。「陳凱案」案發後,這裏也就成了貪官落馬的「重災區」。

一九九三年,宋升任鼓樓區區長,同年再升任區委書記。一九九九年,接替吳文達而成為福州市政法委書記,進入市委常委。

宋立誠升任市委領導後,鼓樓區委書記的寶座由福州市委組織部原副部長方長明擔任。方長明後來官至福州市委常委兼秘書長。宋、方兩人與原福清市委書記朱健的「三鐵哥」關係已被媒體廣泛報導,後者也在同一天和宋立誠同時被「雙規」

二OO二年,福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吳文達被「雙規」,宋立誠升任福州市委副書記,同時兼政法委書記,徹底接過吳文達的衣缽。從省委辦公廳的一名秘書到掌管一方政法的大員,宋立誠用了十年時間。有關人士評價,宋立誠仕途順暢。嚴格的說,宋還不算幸運,江綿恒原來不過是個三流留美學生,回國能進中科院就算幸福,可他就因為是江澤民的兒子,「唰」一下坐著飛船就當了中科院副院長!據說真有一位院士跌破了老花鏡。

宋立誠這個政治小明星在當地人口皆碑,是誰也不敢恭維的「口碑」。

一位接觸過宋的當地資深記者用手一指說:「看到鼓樓區到處都是桑拿了吧?這就是宋立誠的工作思路,他說鼓樓區的經濟就是吃喝玩樂經濟。」在民間,宋被人冠以「花花公子」、「桑拿書記」等多個綽號。

這就對了,因為中共的公安部長是個強姦犯,政治局常委會裡有個四季發情的「好色」黃菊,中國有個見孫女輩靚女就寫小紙條謙稱「大哥」的江核心,只在福州當個「花花公子」、「桑拿書記」有什麼大驚小怪?

一般情況下,嫖和賭難分開,所以政法委書記宋立誠除嫖外還嗜賭。受賄二百零六萬元、在自己轄區充當黑社會「保護傘」的閩侯縣委原書記鄒國楨就是他的賭友。福建省委領導在內部通報時說,宋立誠、方長明和福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王振中多次未經組織批准,使用假名辦理護照,採取週六出發週日回榕的方式,出境豪賭,已經查明的賭資以千萬元計。

福建省委也真有意思,難道共產黨有了新章程,出境豪賭還需經組織批准?

福清書記出事百姓放鞭炮『慶賀』


福清市委書記朱健已被「雙規」
更具黑色幽默的是,在誕生了吳文達與宋立誠、宋立誠與方長明的「緊隨跟進」後,又差點誕生了方長明與朱健的「接力組合」。朱健曾任福州大學團委副書記,「理論水平高」,後調任共青團福州市委副書記,一九九六年四月到了福州市最大的縣級市福清就職,先後任市長、市委書記。

媒體報導稱,就在朱健被中紀委專案組「雙規」前幾天,福州市委還在討論朱健升任福州市委常委的問題。

朱健出事的消息傳開後,福清城裡有市民燃放鞭炮「慶賀」。朱健這算不了什麼本事,江澤民本事才大呢,能讓中國老百姓一看網上說他死了,高興得哭起來。

法院頭頭兒都被拘 沒人召開會議

有人說,這麼爛的地方肯定是沒有法。真讓您說中了!

在福州最繁華的商業地段,鼓樓區法院的辦公條件簡陋得讓人不敢相信。院內不足一百平方米的小院無法停車,幾輛警車前俯後仰的擺在門外一塊沒有經過平整的土壩上。法院的辦公樓已有二三十年的歷史,室內室外都很陳舊。

但就是這個看上去保持了艱苦樸素優良傳統的法院,卻窩藏著中國司法史上十分罕見的醜聞──卷進陳凱案的人員過多,這家法院的頭頭兒雙規數量之多至今無法召開審判委員會。

審判委員會是法院每週必開的研究重大疑難案件的例會。根據人民法院組織法規定,審判委員會成員由法院院長、副院長及刑庭、民庭等重要審判庭的庭長擔任,組成人數為單數,過半有效。象鼓樓區法院這樣規模的法院,審判委員會需五人或七人組成。

二OO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新近從福清調到鼓樓區法院的蓋院長連連擺手,謝絕採訪:「現在是特殊時候,我們法院內部的事情不好對外公開。」

蓋院長所說的「特殊」情況,是指從二OO三年十一月開始,該院前院長劉瑞廣、副院長遊禮傑、刑庭庭長由可為和民庭庭長陳定等四人因陳凱案而被「雙規」,直接後果是目前法院已無法召開審委會。可想而知,這裏的法院為誰服務。

揪到哪一級要看高層的考慮

二OO三年十二月五日,八名官員被「雙規」之後,又有七八名副廳級以上的領導幹部被專案組「約談」。市紀委的那位人士透露,從目前情勢來看,高層至少已經決心處理一部分副廳級官員。隨著案情的深入,是否會牽扯出更高級別的官員,他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說還要看高層的考慮。一句話道出真機:中共不可能真正反腐,不可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福州官場的部分官員與黑道沾邊,最後東窗事發並引發官場「地震」,在陳凱案發之前就有過幾回,最著名的有「豬案」、「啞巴幫案」、福州公安局副局長王振忠案。被央視《焦點訪談》曝光的福州「豬案」,牽扯出包括市政法委副書記、區人大主任、刑警大隊長等五名護黑護惡官員;在「啞巴幫」案中落馬的官員包括縣長、土地局長、建設局長、公安局副政委等十三名官員;王振忠的外逃直接導致了公安部高層下令對福州公安系統「整肅」。

公安局副局長包庇暗殺執法幹部罪犯

由於部分官員與黑惡性質的勢力「形成了網,結成了片」,當某個接點出了問題,這個網能被撕裂到什麼程度,往往要看外力的作用。

「豬案」的發生緣於國家推行生豬定點屠宰以來全國首例執法人員遇害案。一九九八年四月,福州市倉山區螺洲鎮村民劉用鶯、林芳弟等人為牟取暴利,在福州城郊設多處生豬私宰點。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福州市財委保衛處長鄭依清接到線報,即奉命與線人前往螺洲鎮暗訪。鄭前腳剛走,他的同事、當時還是市牲畜定點屠宰聯合執法隊隊員的趙若忠立即向林芳弟報信。鄭厄運降臨,途中即遭多名歹徒蓄意伏擊,身負重傷,搶救百日不治身亡。此案被公安部掛牌督辦。

二OOO年九月三十日,當福州中院對「豬案」進行一審判決時,該案的主犯之一劉用鶯未戴手銬,大搖大擺的走進法庭。他被判三年徒刑。

二OOO年十月在有人的介入下,央視《焦點訪談》央視記者對此案提出的四點疑問改變了劉用鶯的「命運」──從三年徒刑改判為無期徒刑。四點疑問是:一、鄭依清負傷至身亡的百日中,警方始終未對他的傷勢進行法醫鑒定,直至屍體火化前,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才在火化場匆忙補做。二、劉用鶯在當地不僅是養豬協會會長,還是區人大代表,區人大同意逮捕劉,卻遲遲不願罷免其人大代表資格,三、劉被取保候審後,不知去向,也未到公安機關報到過;四、直到一審開庭前,檢察機關仍未確定犯罪主謀。《焦點訪談》的鋒芒直指劉用鶯在福州官場的「關係網」,稱劉「在市裡還有做領導的親戚,有錢有勢」。節目播出不久,福州市公、檢、法參與辦案人員因涉嫌辦案不公被依法查處。劉的「靠山」包括市政法委副書記、區人大主任隨之鋃鐺入獄。

王振忠原為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在資歷上,他算是一名「老公安」,升遷副局長後,先後分管全市的治安、交警等部門。

二OO一年十月的一個上午,省紀委突然「約談」王振忠。王大驚,下午即攜千萬巨款,利用早已準備好的護照偕漂亮情人潛逃美國。

福州公安局爛透了


市公安局副局長王振忠
王振忠的潛逃震驚了高層。在對福州公安系統的整頓中,福州市交警支隊前後兩任支隊長吳玉霖、林孜因涉黑及經濟問題被「雙規」。

福州公安局護黑吃黑的手法可謂五花八門。福州警方每開展一次掃黃打非活動,各類娛樂場所分布在警界的「保護傘」,就會根據打擊的「力度」和「殺傷力」,向老板們收取保護費。若被鎖定肯定要被衝擊的,傳遞風聲後,老板要知趣的給大錢。而對走過場的檢查,保護費可以「意思意思」。

當然,搞這些「動作」的一般都是基層的小頭目或段警之類,至於像分管娛樂場所的市公安局副局長王振忠,則是每月固定收取保護費。娛樂行業都是打擦邊球的地方,既可叫你「平安發財」,也可隨時安個「罪名」讓你關門倒閉,還要去勞教什麼的。正因如此,福州一些高檔次的娛樂場所都少不了給王振忠塞錢。如此財源廣進,幾年工夫王就身價千萬。

福州文化官也大貪特貪

通過「吃黑致富」的還有福建省文化廳社會文化處副處長錢香進。錢調省廳之前,是福州市文化局社會文化管委會辦公室副主任。此機構是專管公眾娛樂場所的。福州地盤上的老虎機、遊戲機、夜總會、歌廳皆歸其管轄。

陳凱把錢香進「看在眼裡,放在心上」。對這等「關口上」的人物,陳自然認真對待。他讓錢持有「凱歌娛樂城」的股份。錢給陳凱的效力就是幫助陳凱逃脫政府一次又一次的打擊,時時為陳凱「遮風擋雨」。錢的日子日新月異,從家境貧寒到有房有車。

如果說錢香進吃黑是「暗箱操作」那麼充當「啞巴幫」保護傘的閩侯縣的一些掌權人就是「陽光作業」了──不少人公然在黨政機關「一把手」的辦公室裡,大大方方地接受「啞巴幫」的賄賂。可見江澤民把持的地盤黑白顛倒到何種程度了。

「啞巴幫」直通閩侯縣長

閩侯「啞巴幫」是公安部掛牌督辦的「福建打黑第一大案」。「啞巴幫」得名於這個黑社會團夥的一號頭目、綽號叫「啞巴」的林秋文。另兩個核心人物,其一綽號「短命景」的林文景,另一個是號稱「參謀長」的林木亮。「啞巴幫」內部有明確分工,林秋文尋求當地公安部門保護,林文景負責糾集打手,動用武力,威脅他人;林木亮負責「聯絡」市縣鎮政府官員。林木亮的「公關能力」相當驚人,他周旋官場,「左右逢綠」,包括閩侯縣長鄒國真、縣委副書記林善培、縣公安局副政委林善棋(以及縣土地局長陳忠源、國稅局長江化幫等十三名市縣及部門領導都成了他的「好朋友」、「把兄弟」。警方對「啞巴幫」採取行動的時候,鄒國真正與「啞巴」把酒言歡。

「參謀長」林木亮藉助自己的黑惡勢力,採取暴力、威脅等手段,當選為村長。閩侯祥謙鎮黨委書記洪碧光收受「啞巴幫」的賄賂後,讓林秋文「漂白」,登上了村支書的「寶座」。

福州市委書記何立峰是遠華案漏網貪官


福州市委書記何立峰
何立峰是遠華案的漏網貪官,練知軒也是福清臭名昭著的貪官,這實在沒有什麼可奇怪的,遠華案還沒有審查完時,就槍斃了一批人,還不是為了滅口!但這可不是一個市委書記可以拍板的,省委書記也拍不了板,拍板的是拿大貪官賈慶林當擋箭牌的後臺老板江澤民。

胡錦濤真揪貪官就下臺了

遠華案沒完即結沒關係,現在福建省的腐敗又積攢到發生第二次大地震了,這次地震是前一次的餘震,但比遠華案震級更大。賈慶林想把那段歷史抹掉是不可能的,每次地震都連著他的名字,而一提到他哪裏能忘記江澤民?

中紀委正在清除福州市貪官集團,即使福州市委整個班子全換也不樂觀。因為,如果福建省級官員沒有這麼腐敗,下面也不敢如此猖獗,如果中央不大貪大占,省級也不敢如此妄為,所以清除了殘兵敗將,等於把癌瘤切一半留一半,其結果如何,每個人心裡都明白。

至於胡錦濤要整到哪一級別的貪官,目前尚不得而知,有位中國問題專家說,中共最高領導層裡盛產巨貪,如果胡錦濤真下決心見貪官就揪,他就下臺了,因為表決彈劾總得遵守「少數服從多數」的組織原則嘛。

所以今天只是給您看看小貪官們在大人物的保護傘下都在幹嘛呢!




福州市委書記何立峰轄下貪官一覽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