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江氏王朝!江绵恒安插亲信比他爹还忙(多图)
 
肖庆庆
 
2004-4-5
 

江绵恒(左二)率考核组到中科院上海硅酸盐
研究所安排江氏亲信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强令指派干部,从政治局常委到市委干部,那已经是旧闻,但江绵恒干涉下属单位的选举可还是第一次被证实。

江绵恒搞江氏权力中心从中科院开始

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网站以《江绵恒副院长率考核组到我所考核所领导班子》为题透露了江绵恒掌控科技大权的周密计划。凡是需要「提升研究所综合能力,致力于承担和完成国家重大任务能力」的研究所必须要先全面改组,顺江者升逆江者撤。

2001年据一个出口转内销的报道称:「七十五岁的江泽民已经开始就广泛的国事徵求他四十八岁的儿子江绵恒的意见;而最近几个月,江绵恒已经就政治、经济和外交事务对他爸爸提出意见了。」可见江绵恒在安插自己亲信方面不是个新手。

报导说,2月20日中科院、中科院上海分院和上海市委组织部、上海市科技党委有关领导组成的考核组,对我所行政领导班子进行了换届考核。

江绵恒考核组成员:

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施尔畏;
中科院人事教育局局长刘毅;
中科院高技术局局长桂文庄;
上海市委组织部宣教科技干部处调研员陈国华;
市科技党委秘书长蔡家琪;
中科院上海分院党组书记、常务副院长华仁长、党组副书记郏静芬等。

报道说,考核会议由华仁长书记主持。所长施剑林代表所行政领导班子作了班子届终述职报告。在所的院士、党委委员、纪委委员、各部门负责人、支部书记、科技骨干和课题组长共有110多人参加了会议。江绵恒副院长和施尔畏副院长在听取了报告后,分别作了重要讲话,进一步阐述了我院在新时期的办院方针。强调研究所的发展要组建科技队伍的“野战军”,要组织“大兵团”提升研究所综合能力,致力于承担和完成国家重大任务。

必须选举江绵恒的人马

上面的都是走过场,接下来的才是江绵恒去的目地:

1、报告会后,考核组成员分成了6个访谈组(游说选江绵恒挑的人选)

2、个个击破。考核组成员与所里的院士、党政领导、两委委员、研究员、部门、工青妇负责人和支部书记等55人进行了个别访谈。

3、与会人员填写了“行政领导班子换届考核民主测评表”和“下届领导班子人选推荐表”。

江绵恒有计划的在科技界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他真那么能干吗?

「三个呆婊」生出了一个白吃


有其父必有其子!
嘴边总挂着两行清鼻涕,尽管不停的往里吸,但还是把鼻下人中处冲出了两道红沟,他背着个书包,戴着个小眼镜,歪歪斜斜地向教室走来......

那时候,绵恒才八九岁,裤子肥、上衣短、腰带太松,帽沿儿因硬纸夹层断裂搭拉在额头上。每当他走进教室,到了自己的座位前,总是把又沉又大的书包,咣叽一声,摔在书桌上,大家这时准能听到书包里稀哩唰啦的响声。江绵恒上小学时的狼狈相至今还清晰地留在XX小学的老师们的记忆里。当时老师们都说:这孩子将来能混上口饭吃就算不错了。

绵恒小时候说话口吃,发音不准,那时刚在小学推广汉语拼音,他有几个辅音就是发不准,令教拼音的女老师XX伤透了脑筋,每逢这时全班就哄堂大笑,他惊恐的低着头“四眼儿”左右乱溜。前年外国报刊上说他性格腼腆,据透露就是那时候形成的。

绵恒记忆力不好,上课时,注意力又不集中,考试时喜欢跟女同学交头接耳,打人家小抄。可人家要抄他的他绝对不干,于是下了课班上的那几个女生联合起来追打他,有时他被打得鼻青眼肿,老师怎么启发鼓励,他也不敢说出挨打的理由(这点还真象他爸爸),老师实在没辄,就把他的家长叫来。

绵恒的妈妈每次来学校,都对老师满脸陪笑,说许多好话,江绵恒的爸爸来,就会当着大家的面对儿子大发雷霆。有一次竟然铁青着脸,一边骂道:“看你还多管闲事不多管闲事了!”一边扇了儿子一巴掌,这一巴掌不知扇的是儿子还是老师,老师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事后教导主任愤愤不平:哼!这种人还配当国家干部,什么东西!


挨揍多了,形成条件反射
当江绵恒的儿子长到八九岁时,他已经当上中科院副院长,当他的小学老师看到他在听取汇报的照片时,大叫道:对,就是这样,人家挨打时是护着头,可他挨打的时候总是这样捂着胸口,老师说,他是个蠢蛋。

据悉,今年两会期间,老教师们碰巧又聚在一起议论神五发射,头发花白的老教导主任也在座,一个劲地叹道:想不到哇,想不到!

就是这个流鼻涕、打小抄儿、常挨揍的江绵恒居然和神五挂上了勾?居然控制了整个中国包括军队的科技大权?怪不得中国能创出两个新世纪的名词──江泽民发明的「三个代表」和老百姓发明的「三个呆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