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非哎,中共沮喪的發現這一點難做到(圖)
 
梁新
 
2004-11-19
 

中領館欲將迫害政策搬到南非校園
【人民報消息】中共知道自己是邪的,無法讓人心服口服,所以只能用經濟手段恐嚇和利誘著世界上那些利欲熏心的服從它、跟它走,它要求的條件很低,不需心服只要口服、行動服就得。但中共越來越發現,這一點也很難做到。

今天明慧網上有記者曾文遠編譯的一篇報導,非常能說明這個問題。

南非是一個非洲小國,在南非有一個德班技術學院,裏面有幾十個從中國去的交換學生,毫無疑問,這些學生的到來給這個學院帶來了一些經濟上的收入。

報導說,據南非星期天時報11月14日報導,中國政府已經要求德班(Durban)市的一所技術學院制止一名學生修煉和教授稱為法輪功的亞洲功法。

法輪功學員李琳在中國因煉功受到迫害,來到南非求學才幾個月,沒想到對她的迫害也跟隨著她穿過了半個地球。中國駐南非總領事張連雲企圖阻止李琳在學院修煉和教授法輪功煉功動作,但是遇到了學院副校長的堅決抵制。副校長表示,在一個憲政國家,有“人權法”保障言論自由。

報導說,當這位說話輕柔的學生,28歲的李琳(Lin Li)8月份來到南非,在德班技術學院學習英文時,她以為她已經擺脫了曾經未經審判就監禁過她三次的政府的掌控,但麻煩跟隨著她穿過了半個地球。

她說恐嚇對她而言並不新鮮。這位曾在北京擔任會計的女士表示,她和丈夫,38歲的鄧國平(Deng Guoping)雙雙於2000年被關入監牢。她說,“我未經審判被三次拘留。最後一次,我在一個勞教所被關了18個月,而我的丈夫(在那裏)被關了兩年。”

他們遭到數小時的“肉體和精神的迫害”,包括剝光衣服,拔掉她的頭髮,用管子毆打,用管子往她口鼻中灌水。

“他們有洗腦班,在那裏我們不能睡覺,他們試圖讓我們相信我們所做的是錯的。”她講述了勞教所的囚犯如何被利用來製作衣服,玩具,電子裝置和足球以出口到世界各地。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到迫害,過去五年來許許多多報導稱他們遭到酷刑和群體滅絕。成千上萬的人也象她一樣未經法庭審理就被關入監獄。

德班技術學院副校長,丹-內卡伊亞納(Dan Ncayiyana)教授證實本周中國總領事張連雲(Zhang Lianyun)曾於兩週前在校園中舉行的一次會議上提出了這個要求,理由是在德班煉法輪功可能會“引起中國的反感”。

“他們的立場是要我們禁止並制止,而不只是勸阻這個修煉活動,就像在他們國家那樣取締之。這名總領事進一步提出繼續煉法輪功會被視為「反華」。”

江澤民和中共把自己化身為「中國」,愛國就是愛這些屠夫,反對它們就是反對「中華民族」,這在南非被中共總領事張連雲再次證實,但其實它們所做的事是見不得人的,否則為什麼要花巨款搞網絡屏蔽呢,而且是由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主持呢?

不是人人都屈服的,副校長內卡伊亞納說,“但是我們不這樣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憲政國家,有人權法保障言論自由,因此要我們干預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李琳在南非德班理工學院教授法輪功
內卡伊亞納說在其任職技術學院的四年裏,這“絕對是最奇怪的”要求。他也說總領事暗示要抽走在該學院就讀的40名中國學生。

這是不折不扣的經濟威脅,中國駐南非總領事張連雲真的十八般武藝都用上了,到實在沒辦法時才用這最有成效的殺手鐧,但不幸的是張連雲碰到的不是法國總統希拉克,而是個名不見經傳的非洲技術學院裏僅任職四年的杠子頭副校長。

內卡伊亞納說,“我的回應是,如果這種事發生,我會感到遺憾;但為了維護我們的憲法傳統,這是德班技術學院願意付出的代價。”李琳說:“我為學院的做法感到很高興。他們真的有捍衛人權的民主精神。”

今年,有一個類似事件,中國官員在國外壓制法輪功學員的例子發生在加拿大。在駐加拿大副總領事潘新春稱一名法輪功學員是“邪惡的邪教”成員後,他被安大略省的一個法庭處罰1000元。然而,中國政府拒絕接受該判決,並稱這對“加中關係造成嚴重後果”。最後這個嚴重後果的果子還是潘新春自己主動吃掉了,他潛逃回了國。這樣的例子現在逐漸多起來,甘肅省委書記也在面對起訴後失蹤遭全球通緝,被起訴的黃菊出訪愛爾蘭時乾脆避見媒體,怕接訴訟狀,畢竟中共國的副總理失蹤遭全球通緝是件尷尬的事。

11月16 -17日,在胡錦濤作為中國國家主席訪問阿根廷期間,前去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面向胡錦濤和中國代表團乘坐的車隊打出申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和要求“法辦江澤民”等內容的橫幅,結果在幾個不同的請願現場,幾乎是在胡錦濤為首的中國代表團眼皮底下,中國大使館官員運作了一系列動作從法輪功學員手中搶奪橫幅,並撕毀和用刀割毀橫幅的暴力攻擊。

中共虛脫到這種程度,在外國就赤裸裸的使用暴力,這確實讓全世界人深思:中共到底怕什麼怕到這種程度?中共為什麼害怕人們喜愛“真善忍”、信奉“真善忍”?中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