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非哎,中共沮丧的发现这一点难做到(图)
 
梁新
 
2004-11-19
 

中领馆欲将迫害政策搬到南非校园
【人民报消息】中共知道自己是邪的,无法让人心服口服,所以只能用经济手段恐吓和利诱着世界上那些利欲熏心的服从它、跟它走,它要求的条件很低,不需心服只要口服、行动服就得。但中共越来越发现,这一点也很难做到。

今天明慧网上有记者曾文远编译的一篇报导,非常能说明这个问题。

南非是一个非洲小国,在南非有一个德班技术学院,里面有几十个从中国去的交换学生,毫无疑问,这些学生的到来给这个学院带来了一些经济上的收入。

报导说,据南非星期天时报11月14日报道,中国政府已经要求德班(Durban)市的一所技术学院制止一名学生修炼和教授称为法轮功的亚洲功法。

法轮功学员李琳在中国因炼功受到迫害,来到南非求学才几个月,没想到对她的迫害也跟随着她穿过了半个地球。中国驻南非总领事张连云企图阻止李琳在学院修炼和教授法轮功炼功动作,但是遇到了学院副校长的坚决抵制。副校长表示,在一个宪政国家,有“人权法”保障言论自由。

报道说,当这位说话轻柔的学生,28岁的李琳(Lin Li)8月份来到南非,在德班技术学院学习英文时,她以为她已经摆脱了曾经未经审判就监禁过她三次的政府的掌控,但麻烦跟随着她穿过了半个地球。

她说恐吓对她而言并不新鲜。这位曾在北京担任会计的女士表示,她和丈夫,38岁的邓国平(Deng Guoping)双双于2000年被关入监牢。她说,“我未经审判被三次拘留。最后一次,我在一个劳教所被关了18个月,而我的丈夫(在那里)被关了两年。”

他们遭到数小时的“肉体和精神的迫害”,包括剥光衣服,拔掉她的头发,用管子殴打,用管子往她口鼻中灌水。

“他们有洗脑班,在那里我们不能睡觉,他们试图让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是错的。”她讲述了劳教所的囚犯如何被利用来制作衣服,玩具,电子装置和足球以出口到世界各地。

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到迫害,过去五年来许许多多报导称他们遭到酷刑和群体灭绝。成千上万的人也象她一样未经法庭审理就被关入监狱。

德班技术学院副校长,丹-内卡伊亚纳(Dan Ncayiyana)教授证实本周中国总领事张连云(Zhang Lianyun)曾于两周前在校园中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提出了这个要求,理由是在德班炼法轮功可能会“引起中国的反感”。

“他们的立场是要我们禁止并制止,而不只是劝阻这个修炼活动,就象在他们国家那样取缔之。这名总领事进一步提出继续炼法轮功会被视为「反华」。”

江泽民和中共把自己化身为「中国」,爱国就是爱这些屠夫,反对它们就是反对「中华民族」,这在南非被中共总领事张连云再次证实,但其实它们所做的事是见不得人的,否则为什么要花巨款搞网络屏蔽呢,而且是由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主持呢?

不是人人都屈服的,副校长内卡伊亚纳说,“但是我们不这样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宪政国家,有人权法保障言论自由,因此要我们干预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李琳在南非德班理工学院教授法轮功
内卡伊亚纳说在其任职技术学院的四年里,这“绝对是最奇怪的”要求。他也说总领事暗示要抽走在该学院就读的40名中国学生。

这是不折不扣的经济威胁,中国驻南非总领事张连云真的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到实在没办法时才用这最有成效的杀手锏,但不幸的是张连云碰到的不是法国总统希拉克,而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非洲技术学院里仅任职四年的杠子头副校长。

内卡伊亚纳说,“我的回应是,如果这种事发生,我会感到遗憾;但为了维护我们的宪法传统,这是德班技术学院愿意付出的代价。”李琳说:“我为学院的做法感到很高兴。他们真的有捍卫人权的民主精神。”

今年,有一个类似事件,中国官员在国外压制法轮功学员的例子发生在加拿大。在驻加拿大副总领事潘新春称一名法轮功学员是“邪恶的邪教”成员后,他被安大略省的一个法庭处罚1000元。然而,中国政府拒绝接受该判决,并称这对“加中关系造成严重后果”。最后这个严重后果的果子还是潘新春自己主动吃掉了,他潜逃回了国。这样的例子现在逐渐多起来,甘肃省委书记也在面对起诉后失踪遭全球通缉,被起诉的黄菊出访爱尔兰时干脆避见媒体,怕接诉讼状,毕竟中共国的副总理失踪遭全球通缉是件尴尬的事。

11月16 -17日,在胡锦涛作为中国国家主席访问阿根廷期间,前去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面向胡锦涛和中国代表团乘坐的车队打出申明“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和要求“法办江泽民”等内容的横幅,结果在几个不同的请愿现场,几乎是在胡锦涛为首的中国代表团眼皮底下,中国大使馆官员运作了一系列动作从法轮功学员手中抢夺横幅,并撕毁和用刀割毁横幅的暴力攻击。

中共虚脱到这种程度,在外国就赤裸裸的使用暴力,这确实让全世界人深思:中共到底怕什么怕到这种程度?中共为什么害怕人们喜爱“真善忍”、信奉“真善忍”?中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