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遇再现 历史留给胡锦涛的时间已经不多
 
作者:孙丰
 
2004-1-10
 
【人民报消息】一年多的实践,胡锦涛在其党内并没树起权威,虽有元老们力挺,仍然不能做到政令行通。此次军队高层调动证明胡政权权威难树。

此次军队高层变化将导致严峻后果。

胡在大多数场合都显被动,只见招架。只有两件像样事:一是防非典,这事有一客观的优势──在职元首,名正;二是孙志刚案件;两件事所奠的都只是个个人威信,没树立起元首权威;在彻底度上都欠果决,对张文康,缺少两军相持勇者胜的顽强,没有对付流氓无赖的刚勇;孙志刚案虽获重理,仍含许多冤屈,法纲难振。在应使用「虎头铡」地方,胡锦涛却只用「狗头铡」,追究不到位。连使用虎头铡的胆量都没有,正义何从能立?狗头铡频率再高也是白搭,因它已失效。没有高层的正哪来普遍的威?

胡的毛泽东诞辰讲话,更为臭火,麻稣稣,死沉沉,不敢碰硬,不能镇邪妖,又怎能正义旗高悬呢?

不知小胡是否意识到:历史留给胡锦涛的时间已经不多!他是贡献于民族还是做庸辈退出舞台,对历史做何种交待,就看他能不能在最近踢出一脚好球。不踢,或踢不好,小胡也将是历史罪人。这一脚的课目在下已为之拟好──制止迫害法轮功。

这是胡锦涛树立政治权威的一役,重整乾纲在此一举。若小胡不完成对他的党的调度有效,江氏父子把持的军队就凌驾政上,武装难免肢解,中华难逃祸乱。胡哥哥树不树元首威权,事关重大,后果严峻。在非典肺病被制服那段时间,胡温如日之中天,本可以一鼓作气,劈妖斩魔于顺势,小胡柔忧,政治胆略不足,该出之剑不出,殆误时机,自陷自缚。

眼下又有机会──这个机会是法轮功修练者用他们的坚毅与自信,用上千人的生命与鲜血,用数万数十万人的肉体忍受一口一口啃下来的,他们赢得了国际大背景的广泛同情,带动出国际对江犯泽民的追究,真正开启了人类一家,标准唯一的实践,如果说在中共的十六大左右,江泽民那邪肚歪肠里还存贪一笔钱逃避他国的阴谋,今天,他是连想也不敢想的:对于江泽民来说,全地球已是天网恢恢,等著他呢!连挖一个萨达姆那狗洞的地方也找不出。看他攻势连连,舞爪张牙,其实是外强中乾,心虚胆丧!即便假李逵插两把纸糊板斧,军委主席也要尿撒裤裆!──我敢肯定。他不断发动声势,是虚张,是胆怯的证明,他胆怯到只有床底可钻。「江大帅」可不比俺齐人吴大帅,一戳就穿,一掌就瘫!他的「攻」实是守,他若不攻,立马就瘫。不吓破了胆,不认草木全是兵,元帅去干警卫自己的卫士?!江「元帅」已慌不识路。江泽民这张弓,绷的太久太紧,没回旋余地了,他只能声势虚张以求残喘。

望小胡能洞观形势:力挽狂澜不是唱戏班,治国家不是亮相为看,「亲民」形象顶不了饭,蜡枪秀拳树不了威,纸马趟不出路;中兴回天靠胆靠勇靠智靠实干!十场亲民戏,比不上一件扶弱锄强事,你锄了奸强,正气自会燃。

法轮功迫害已持续四年多,和平环境,惨无人道来行政,普遍的酷刑,晴空下却是凄惨惨嚎叫,心颤颤呼救苍天:五马分尸、摩托车拖人、当众强奸……竟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上演,一幕接一幕,一案连一案,怨声载道,怒火遍燃!这国还叫国吗?这社会还叫社会吗?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政权,它也不能整天拿著人命折腾把玩,怎么可以设想中国的国家元首偏爱人肉筵?人是种供人取乐的材料吗?当人类进化到就是屠宰动物也要让它们少受苦难的今天,怎么偏偏我古国华厦却把国家的根筑就在对同类的折磨上,政权的安全要靠人血来奠?!

胡锦涛你手握政权,却看著同胞流血命断,束手长叹!当你的孙辈读的教课书上白纸上写就的黑字:在江氏贼民这野兽面前:他的祖父胡锦涛身为元首却直愣愣只看不放言:他的公民为信仰而被恶警烧红铁烙,被赤身赶到冰雪间,绳索四肢高处悬……元首的胡锦涛只能一筹莫展!那是何等的耻辱,耻辱到永远!让历史世世代代的诅咒!让文明永远嘲讽!

法轮功一事总得有个头!一个政权总不能这么靠著酷刑,靠著对同类的折磨无了无断。胡锦涛你既接了元首印,就得有擎天胆,就不能让江泽民的淫威继续蔓延。你不在最近斩了他,你就得完:你不看看那军界的万花筒正要把江衙内扶上「少帅」,威胁就在眼前!法轮功迫害不能再续延,只要你一硬一挺一正一顽强,就一定能中止淫邪枭奸。斩贼除奸,不是你胡锦涛来干,就是民主新政来干,反正要干!!你为什么不顺大势应大潮,果决出剑?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案,是把污泥浊水泼上自己脸,把自己陷于了深渊,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全世界全人类都结成了正义一条战线,你胡锦涛为什么不顺人心顺天理铐起这帮害人精?你能不能树权威,能不能号召四方,能不能驱我华厦乌云还上晴天,就看你近期能不能制止法轮功迫害这个大冤案!!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