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暴徒梁冠軍將在7月底出庭受審 (圖)
 
2003-7-15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7月15日訊) 根據《新唐人電視臺》「侃侃而談」節目第51期改寫,免費在線收看網址:http://ntdtv.com/xtr/mKKET.jsp

6月23日晚紐約親共僑領梁冠軍、花俊雄等人在怡東酒樓宴請中國駐聯合國大使王英凡,法輪功學員在酒樓外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遭到梁冠軍等數十人的驅逐、謾罵、圍攻和毆打,引起美國僑界和媒體的關注。中國和平、中國民聯、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等團體在7月1日專門召開記者會,對在美國唐人街發生此事感到震驚,紛紛譴責紐約親共僑領對法輪功學員施暴,對中共暴力手段在海外的擴張深感憂慮。

6月26日,法輪功學員召開新聞發佈會表示,當晚宴會結束時,梁冠軍等幾十人圍住他們,開始撕他們的傳單,並且出手攻擊他們。就在同一天,另一方華聯總會也召開記者招待會,在會議上指責法輪功學員擋在門口,企圖挑起事端。不過在法輪功學員的發佈會上展示了李軍被打的放大照片,眼睛都是青黑的,還有華聯總會副主席花俊雄伸指怒罵的大照片。發言人強調當時法輪功學員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這也是法輪功學員一貫和平的作風。從《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拍攝的現場錄像上來看,當時雙方人數差異懸殊,法輪功方面還真沒有幾個人。

各大中文媒體對這一事件都有報導,但說法不一,可說是對媒體公正性的一大檢驗。

6月24日某中文報紙頭條新聞中,用了「相互追逐」、「扭打成一團」等字樣,給人感覺雙方在對打,可在文章中只提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在衝突中鼻子出血」,而沒有說另一方有任何人被打。筆者認為,這篇報導很容易誤導讀者,因為一篇報導的標題和開頭是最關鍵的地方,即使下面的詳細描述並沒有「對打」的事實,但一般人看文章誰看那麼細啊,一個開頭,一張照片就足夠造成想要的效果了。

6月25日,與法輪功學員衝突的僑領梁冠軍去了警察局,多數媒體報導他是被傳訊,而且後來警方證實他已被控「三級攻擊罪」,可《僑報》卻說他當晚是去報案。

目擊這一事件的法輪功學員徐侃剛先生表示,海外的媒體已或多或少受到江澤民政府的控制。從這些報紙中可以看到一個很可笑的地方,在第一天報導的東西在第二天就會被推翻,因為事實就是事實。比如說他報梁冠軍是被釋放,險被捕,可是第二天警察就證實他是被捕。有報導說法輪功學員聚眾或騷擾,用喇叭,其實那個所謂的「喇叭」比收音機還小;至於說什麼「聚眾鬧事」,都是文革時一種扣帽子的說法,在不影響任何活動的情況下向路人發資料是受美國憲法保護的一種自由。

李軍、朱衛永等被毆打的法輪功學員到警察局詳細地講述了6月23日被梁冠軍為首的多人圍困毆打的過程,並向警察展示了傷痕和證據。6月25日下午,此案在經過神秘結案的波折後,重新立案,第五分局已取過梁冠軍的指紋並拍照備案。26日凌晨1點50分,警員帶著梁冠軍從警察局出來時,梁冠軍依然大聲叫罵。紐約警察局第五分局的探員黎明儀偵探說:「梁冠軍已被逮捕,他犯的是3級攻擊罪,他將上庭受審。」

當談及法輪功學員為何要去那裏發資料時,徐侃剛先生表示,在中國大陸已有7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至死,有數萬人因為堅持信仰而被送進勞教所,那麼多人家破人亡,在這樣一個情況下,他們失去了所有的說話的權利,在海外,江澤民政府通過領事館和其他駐外機構向海外華人挑起對法輪功的仇恨,海外法輪功學員也沒有任何機會向中國政府反映真實的情況。比如說他們在報紙上想去買一個版面登一個廣告都會受到壓力,最後報紙把他們的版面都撤掉。在這樣一種情況下,通過這樣一個機會向中國政府的官員反映情況,使他們了解到真相,一點都不過分。

據法輪功學員介紹,像這一類事件並不只這麼一件,法輪功學員在紐約經常舉行活動,幾乎每次活動都少不了親共僑社人員的身影。在2002年法輪功學員的一次遊行活動中,梁冠軍等組織了一幫人拿高音喇叭對法輪功隊伍「開戰」。不過,這種事並不僅僅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

在2000年紐約林肯中心曾經辦過一次中央民族樂團音樂會,倪育賢等8位中國自由民主黨人員,因為身穿「江澤民是大獨裁者」的T恤衫,被梁冠軍、花俊雄等人拳打腳踢。當時一些美國人被這些粗野舉動震驚得目瞪口呆。

回想起當時的經歷,倪育賢先生說:「當時全場冷場了一分鐘,馬上跳出來的就是梁冠軍,梁冠軍開始罵人了,罵人以後,花俊雄領著十幾個人就站起來了,那麼我們就進去坐下了。他們繼續罵,我們就站起來,全場觀眾都看到我們身上的字「江澤民是大獨裁者」,這個好像傷了他們組織了,他們更瘋狂了,梁冠軍帶頭呼口號:「混蛋!滾出去!混蛋!滾出去!」我們一句話都沒有回罵他們,就站在那裏不動,這一下更激怒了他們,梁冠軍就第一個跳了起來,衝上來打人,7、8個人轟上來,一會兒幾十個人圍上來。當然在林肯中心打人不會是偶然的,也不是他自己要打人,因為張宏喜明顯是在後面教他,因為張宏喜自己說要打人就不大像話,因為他是外交官,所以張宏喜叫他的「狗腿子」這樣出來咬人。目的無非是兩個,對梁冠軍來說,借這樣一個暴力行為不斷地按中共的意思用武力、恐怖行為來威嚇與中共有不同政見的人,大漲親共派的聲勢,梁冠軍用這個向中共請功、表示忠心、顯示他的重要性,在中共這方面呢,需要有這樣一夥暴徒,來為國外增加不同意見。」

現在梁冠軍被控三級攻擊罪,7月底要出庭受審。不知道這個案子發展下去會不會起更大的風波?我們將會密切關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