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割據山雨欲來 內戰可能性急劇升高
 
作者:龍延
 
2003年5月15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現在遠離北京SARS重災區跑到了自己的大本營上海,人們不禁要問:江澤民在上海乾什麼呢?

江澤民在北京的不安全感

江澤民戀棧連任軍委主席,招致了廣泛的批評和指責。從最近發生的事情來看,江澤民在北京的日子不是很好過,已經受到了新領導層的冷落。有內部消息稱,在政治局常委討論罷免北京市長孟學農和衛生部長張文康的職務的時候,江澤民表態反對,說「不宜自亂陣腳」,但是孟學農和張文康最後還是被撤了。還有一則內部消息稱,張文康被罷免後,江澤民極力推薦親信陳至立爲衛生部長,但是遭到了斷然拒絕。

近來網上流傳一份呂加平寫的萬言書:《江澤民的歷史和入黨時間等問題應該調查》,認爲江澤民有嚴重的歷史問題,是個「假貨」。憑江澤民的爲人,早就應該把呂加平抓了起來,但是到目前爲止,呂加平和其個人網站都沒有事。這不是說江澤民突然變得心慈手軟了,而是顯然有強有力的高層人物在後面保護和支持,這也說明江澤民已經不能隨心所欲了。

有來自北京的消息稱,在北京抗SARS中,江澤民指定的專門用於鎮壓和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現在被改成「防治非典辦公室」。大家都知道,江澤民把法輪功當作自己的頭號敵人,不擇手段地把法輪功學員往死裏打,如果江澤民仍然強權在握,那麼是絕對不允許把「610辦公室」改掉,這隻能說明江澤民的權勢現在在北京受到了很大的削弱。

因此,根據上面這些消息來看,江澤民躲到覺得「安全」的上海,不僅是躲北京的SARS,同時也躲北京不利於自己的政治風頭。

軍隊保存實力,以助江澤民在上海另立中央?

中共政權中現在存在「三權二心」。在「黨、政、軍」 的三個權力中心中,胡錦濤控制黨權,溫家寶控制政府,江澤民控制軍權。這是中國形式的三權分立,當然和美國的不一樣,因爲中共講黨領導一切,這三權也都是屬於黨的。

中共的「黨、政、軍」三權是兩條心,胡溫這兩權基本上是一心,江的軍權是另一條心。這兩條心代表不同的理念、路線和利益集團,它們之間存在嚴重的矛盾和潛在衝突。SARS瘟疫在中國的爆發,起到了摧產劑的效果,使得中共的「兩個中心」的分歧公開化和衝突加劇,中共高層內鬥正在白熱化。

在中共十六大和最近的「兩會」權力瓜分的內鬥中,權力發生重大傾斜,江系人馬控制中共政局。但是江系人馬有一個致命弱點,那就是不得民心。在對待SARS的態度上,中共的「兩個中心」非常不同,當然民衆的反應也完全不同。由於SARS瘟疫的嚴重性,涉及到衆多民衆的生命安全,民衆對江系人馬的不滿和憤怒,使得這一次內鬥的性質和以往的大大的不同。SARS又是很好的藉口,雙方都在藉機徹底剷除對手。

胡錦濤現在已經沒有了退路,只能向前衝,要麼在抗擊SARS中用強大的民意力量擊敗江澤民,要麼「殺身成仁」。而江澤民躲到上海和外地,招致廣泛的譴責和批評。江澤民領導的整個軍隊系統在抗擊SARS中反應緩慢,似乎在保存實力,伺機而動,情形詭祕。

現在看來,京、滬兩個中心已經出現輪廓,兩個中央似乎正在形成,政治中心的北京和經濟中心的上海正在較勁。江澤民在暗中監視胡錦濤,同時「調兵遣將」。上海將成江胡爭鬥的新的戰略要地。

江澤民在暗中調兵遣將?

面對黨內倒江的勢力和外界的壓力與批評,江澤民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臺的。江系人馬顯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有跡象表面,江系人馬正在暗中積極的活動和部署。據北京內部消息稱,中央軍委、總政治部4月19日簽發了一份關於對抗「非典疫病」的絕密文件,其中第一條就是:「全軍要在江澤民主席的領導下,堅定地服從軍委的指揮,保持高度戒備,隨時準備應付緊急情況」。這自然是總政治部向江澤民表忠心,同時也表明胡錦濤雖然是中共的總書記和軍委第一副主席但是在軍中並沒有實質的地位。

當SARS在中華大地肆意猖獗的時候,江澤民卻在背後緊鑼密鼓地策劃陰謀,這自然離不開陰謀家曾慶紅。江曾兩個人雖然動機不盡相同,但是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要把胡錦濤和溫家寶搞掉。

曾慶紅廢胡心切是爲了奪權。筆者在以前的文章中指出過,曾慶紅膽大妄爲、鬼計多端,但是要想得到中共最高領導權,按步就班的方式是不行的,只有通過非正常手段才有可能獲得。

江澤民廢胡的目的是謀權保命。對SARS的蔓延和猖獗,江澤民要負重大的責任。胡錦濤撤掉江澤民的親信張文康的職位,使得江胡衝突加劇和表面化。在外界的聲討和黨內鬥爭中,爲了挽救敗局,江澤民很可能會挺而走險,想要用槍桿子廢掉胡錦濤,立曾慶紅爲總書記,擴展自己的權力,並且乘機自己搶回國家主席的職位,保自己和子女的性命。

國家主席一職沒有多少實權,但是江澤民現在爲什麼對國家主席一職這麼看重呢?其實就一條:國家元首在外交上擁有豁免權,這對江澤民目前非常有用。因爲江澤民被法輪功學員告上美國和瑞士的法庭,控告江犯有「羣體滅絕罪」,江澤民現在不是國家主席,自然就少了豁免權。這些洋官司把江澤民圈在國內,動彈不得。更可怕的是,如果在這場權力鬥爭中失敗,勝者的一方也有可能爲了讓江澤民出醜,把江交到國外法庭審判。這一切使得江澤民坐立不安。

SARS使得內戰可能性急劇升高

SARS使得中國的時局發展明顯變快,大大地加快了「兩個中心」的分離和表面化,在北京和上海形成「兩個中央」。現在「上海幫」把所有的賭注壓在了上海,不惜一切代價保護上海不被SARS淪陷。如果胡錦濤在抗SARS中卓有成效,那麼將給胡錦濤極大的政治資本和權力,就可以比較輕而易舉地把江澤民廢掉、把軍權抓到自己手中。許多跡象表面,胡錦濤有一套周密的廢江計劃,目前的總體形勢也正在向有利於胡錦濤的方向發展。當然從另一方面來講,如果胡錦濤在抗SARS中被江澤民抓住了什麼大的把柄,那麼江澤民趁機把胡廢掉。

但是江澤民廢胡風險極大,爲什麼呢?這和鄧小平廢趙紫陽不一樣,鄧小平在黨內和軍內的權力和威望令江澤民可望而不可及。雖然江澤民是軍委主席,但是軍隊內部並不都是聽江的。例如在「兩會」期間的選舉中,有36人選不是軍委主席候選人胡錦濤的票,黨內高層有不少人不贊成江澤民連任軍委主席。尤其是在退休的高級將領中,支持胡錦濤的人很多,許多人痛恨江澤民,這些人雖然退休了,但是他們在軍中的影響力仍然不可忽視。可想而知,一旦中共「兩個中央」的鬥爭到了不可調和地步的時候,軍隊分裂的可能性很大,那麼就有可能觸發內戰。

軍隊倒戈的可能性有多大?

還有值得人們注意的重要一點是,江系人馬普遍不得人心。平時江系人馬爲了政權奪利絞盡腦汁(如十六大的「特別動議」),衝在最前面,但是在SARS的過程中,只見胡錦濤和溫家寶衝在前面,江系人馬都躲在最安全的地方,窺視胡錦濤和溫家寶,也難怪在「兩會」的選舉中,江系人馬的得票率普遍很低,這些貪官和腐敗分子的心中沒有人民,首先是把自己、家人和親信安置好。從目前北京傳出來的消息來看,軍心似乎並不穩定。

另外,江系人馬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在強大的民意和輿論壓力下,很可能導致江系人馬內部快速瓦解,使得江澤民的勢力迅速削弱。而且由於江澤民及其家屬和親信的腐敗,在內鬥的關鍵時刻,軍隊也完全有可能掉轉槍口,對準江家幫。羅馬尼亞的奇奧賽斯庫的下場就是一個例子。

因此在江系人馬內部分裂和軍隊倒戈的情況下,中國內戰的可能性就大大的降低,最多也只會是局部和小範圍的。所以,爲了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軍隊應該掉轉槍頭,更不能繼續追隨江澤民,做危害國家、民族和人民的蠢事。

2003年5月15日

 
分享:
 
人氣:20,77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