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給胡錦濤出了一道解不開的難題(多圖)
 
姜青
 
2003-5-10
 
【人民報消息】現在中共由誰來治理都得垮,豁出命去幹也沒用。這個國家讓江澤民給蹧蹋得體無完膚,而且江每天還在鼓搗著搞得再爛一些。

死結誰能解開?

現在胡錦濤當了總書記和國家主席,江澤民給他出了一道解不開的難題(其實誰在臺上都會遇到這道解不開的難題):江氏父子及其貪官污吏監守自盜,百姓連生存的基本權力都沒有,遊行請願示威集會愈演愈烈,江澤民一邊「穩定壓倒一切」,一邊擴大貧富差距,更一邊加快掏空國庫,誰提出要吃飯要看病就是「別有用心」就要鎮壓。這個死結誰能解開?

治療費超過人民的負擔極限

一位遼寧的薩斯患者在北京交不起5000元的治療費,逃回遼寧,官方不但沒有檢討在薩斯蔓延時,醫院竟然為了收費而屢屢把患者拒之門外的失職,反而譴責患者。近期一連串的反對把薩斯病人推給鄉鎮的暴動,都被官方報導為「不明真相群眾」在「少數別有用心人」的煽動下反對政府。


爸爸要掙錢沒時間抱你!
據中新網報導,家住遼寧省遼陽燈塔市鏵子鎮礬盛村的張姓男子,於四月二十二日住進北京市宣武區一家醫院,被確診為非典型肺炎接受治療。住到第八天,通知他應交治療費五千元,這樣住下去把他賣了也湊不夠錢,於是他五月二日凌晨偷偷從醫院出走,帶著女友乘坐當日上午十點二十分的十一次列車離開北京,當日晚上到達瀋陽北站後乘坐一臺出租車於當晚九點三十分左右跑回礬盛村。

薄熙來的軍令狀下得早一點兒

據《遼寧經濟日報》報導,5月3日遼寧省長薄熙來在瀋陽工業大學對學校負責人說:「如果要是一所大學發生大規模疫情,我這個省長就引咎辭職。」 薄熙來的軍令狀剛下不久就說嘴打嘴。

於是5月7日晚上,薄熙來命遼寧省衛生廳發出《緊急公告》說,一個在北京確診的非典病人於五月二日,從北京乘坐到瀋陽的十一次特快列車到瀋陽北站,出站後乘捷達出租車到遼陽燈塔市鏵子鎮家中;請乘坐過該次列車的旅客和司乘人員,速與當地疾控中心或防疫站聯繫登記,如有發熱等症狀,當地衛生部門將組織體檢。


人心惶惶!
中新網瀋陽5月8日以《無德之行 犯罪之舉 ── 一名非典患者從北京醫院逃回遼寧老家激起公憤》為題,報導了此事。中新社斥責該「缺德」患者此舉已經觸犯法律,應當受到法律的嚴懲。

中新網著重指出,更有專家指出,張某的行為已構成犯罪,要承擔法律責任!國家已經將非典納入法定傳染病目錄,根據國家的《傳染病防治法》,防治非典已上升到法律的高度,非典患者如果堅持不報告、不治療、不隔離,甚至在明知自己患了非典的情況下還到公共場所活動以致危害他人,將要承擔法律責任,根據國家相關法律的規定,最高可判處七年有期徒刑。


母親腿斷無錢醫治!
爭鳴雜誌5月刊報導,三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青海省來自三個自治州、十二個縣近八千名公務員、教師,到省會西寧請願。據知,該省地方上的公務員、教師,今年還一直沒有拿到過薪金,每人每月僅靠三十元的生活費糊口。湖南省懷化地區農民年收入僅二百元,鄉、村幹部一年僅能拿到三、四個月的基本薪金度日。

還有兒子沒錢給媽治病,買來毒藥放在飯菜裡,一家四口陪著老母親去了;還有母親病重兒女沒錢給醫治又不願母親活受罪,一齊拿被子把親媽捂死了,這都是媒體上揭露出來的,沒揭露出來的呢?他們的行為構不構成犯罪?他們為什麼要謀殺親生母親?挖來挖去根兒還在上頭,高官到賭場一揮手就是幾十萬美金出去了,這些窮人要不是走到絕路了,誰想自殺他殺啊,歸根結底誰應該承擔法律責任?誰是罪魁禍首?

大款在黨內高層!

遼寧省省頭兒聞世震薄熙來生活富裕


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
「兩會」期間,三月十二日,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在會上公布稱,他月薪二千元,已夠好好的生活了。隨即在網上出現了五百多帖子,指:「省委書記的二千元,好用過老百姓的二萬元」、「省委書記的二千元,還不夠付每月的電費!」(聞世震家冬季每月用電達四千五百多度)。

三月十七日至十八日,遼寧省撫順市近五萬名下崗煤礦職工、家屬和其他行業的下崗職工,包圍了市委、市政府。他們分別在市區的五個人流往來最多的交通要道,進行宣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階層分明、剝削壓迫分明、貧富懸殊分明、政治權利分明的社會」「逼迫廣大勞苦大眾走投無路,唯一的選擇就是起來抗爭,推翻官僚特權階級政權,人民成為真正的國家主人!」會上,還以「全市受壓迫、受剝削人民」的名義致電國家主席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還致全省公開信,敦促長期搞陽奉陰違的省委書記聞世震、省長薄熙來引咎請辭。


遼寧省長薄熙來
三月二十九、三十日,遼寧省委、省政府大樓都出現了小字報傳單,傳單內容敦促省委書記聞世震、省長薄熙來貫徹中央決議,公開本人和配偶的財產和非工薪收入。該小字報傳單署名為:省公民監督委員會。聞世震、薄熙來已通知公安局立案偵查。也就是說誰要追究那不義之財誰就是想坐牢。

揚州修建江澤民堂館

江蘇省政府撥下八千萬元,在揚州修建「江澤民同志故居」和「江澤民青年時代展覽館」。 上海花巨資給江澤民翻新別墅。

江澤民特撥四百億給軍隊加薪百分之五十

江澤民日前又簽署命令,對在職的三軍職業軍隊、軍事幹部,加薪百分之五十,分二年完成,加薪從2003年一月起追加。加薪款將由國務院特撥四百億元。

青島市政府小金庫被撬,省委書記讓趕快捂起來

四月六日、九日兩天,山東省青島市政府七個部門的小金庫被撬,竊去現金、外幣、匿名存摺,價值二億一千多萬元。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下令:不擴散、不議論、不猜測。

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批借壞賬百億余

中紀委、中央金融工委,在覆核銀行不良借貸中,查證出前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條子、出面打招呼借貸、造成壞賬的有一百零七億元,居各省市委書記批條、擔保借貸的壞賬額之冠。

內地高官大款搶購港豪宅

北京官方喉舌傳出消息:春節後,內地大款(其中有高官大款)到香港搶購港九豪宅。在內地外匯管制的制度下,能一次性付出一千至三千多萬港幣現金購買豪宅,有的一口氣買了四幢,近八千萬港幣。

「三個代表」們造成了許許多多的不穩定因素。

一張白紙想怎麼畫怎麼畫不成

毛澤東說:「一張白紙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當今下崗工人和農民們一貧如洗,那真是一張白紙,想怎麼畫怎麼畫,不過這和共產黨起家時不一樣,那時不但能畫出地盤來,還能打土豪分田地。可共產黨當政以來,可真夠狠的,任憑農民怎麼畫也沒畫出錢和物來,畫不好還滑進了監獄,就像遼寧省的工人領袖姚福信和蕭雲良。

江澤民保「穩定」的具體措施之一:

下崗工人要活命錢是顛覆共產黨政權── 江氏法律


酷刑
酷刑和入獄是解除工人農民發出噪音的靈丹妙藥。姚福信和蕭雲良於2001年三月以工人代表身分,帶領三萬多名下崗工人向當地政請願,要求清理官員腐敗問題並幫助下崗職工,結果遼寧省遼陽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集會遊行示罪,對姚福信和蕭雲良進行行政拘留。2002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再被當局控以「顛覆國家罪」,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今年一月十五日開庭聆訊, 一審判處姚福信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判處蕭雲良有期徒刑四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法院官員以薩斯為由,拒絕兩人的律師出席昨日的宣判大會,所以,當時只有姚、蕭兩人的女兒及兩名工人代表在場。法院周圍守森嚴,至少有數百名防暴警察在場戒備。

蕭的五十四歲老妻說兩人控罪全是捏造的,不能接受判決。姚福信的老妻向法新社表示,工人上街觸怒了當地部份官員,為阻止工人再度示威,法院才判兩人有罪。蕭雲長的女兒則說:「真是太恐怖了」。

不允許一個上海籍患者跑回上海

媒體報導,有個薩斯患者出院時的賬單是70萬。如此高昂的醫療費讓不止一個患者從北京的醫院偷跑,跑去了外地,造成了恐慌。內部消息說,這就被江澤民抓住了把柄。江澤民指責胡溫公開薩斯疫情造成北京混亂,以致多個省市人心惶惶,使中央的工作很被動。江要求北京(胡錦濤)要採取切實措施,首先保證上海安全,不允許一個上海籍患者跑回上海,在醫院裡要對他們24小時監控。

江澤民對胡錦濤提出幾點要求:


隔離!
1、穩定民心為當前第一任務,對薩斯的宣傳要內緊外松。

2、宣傳工作不放鬆,學校和醫院解除隔離的宣傳要上去,患者的通告人數要降下來。

3、 已經診治的要馬上索取診療費,並嚴密控制不許一個患者偷跑出京。

4、交不起診療費的患者不予治療,但要把他們嚴密隔離起來,不得採取任何救治措施,但要採取措施防止他們偷跑。死亡的要及時火化,通知家屬,收取喪葬費,並要求家屬保密。

5、媒體已經在宣傳薩斯病源上採取伊拉克戰爭的宣傳目標和口徑,這很好,但不夠,要加大力度、廣度、深度。

對胡錦濤來說,這是一道怎麼出力也不討好的難題,如果疫情不繼續蔓延,那麼什麼都甭說,要是情況嚴重,關起人來不救,誰敢保證他們不大鬧特鬧,誰敢保證他們不跑回家,誰敢保證民眾不憤然,誰敢保證不會發生大規模暴動?如果不照江澤民的辦,免費給老百姓治療?錢在哪裏?都讓江澤民那幫肥蛆給吞了!

毫無疑問,胡錦濤怎麼做都是豬八戒照鏡子。江澤民出這道難題讓胡錦濤解,其實江澤民自己也知道,這是一道解不開的死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