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人大的人事岂能这样安排?一张需引起胡锦涛警惕的图片(多图)
 
田恬
 
2003-2-7
 
【人民报消息】去年是马年,宋祖英唱了一年的《好日子》,把属马的胡锦涛唱成了总书记,马年最后一天,大年三十晚上宋祖英上台高唱“美丽的心情”,结果胡锦涛在春节团拜会上喜气洋洋,满面春风。中共三大网站上十三年来第一次破了江泽民当霸主的老规矩。新华社上找不着江泽民,这在国际上可不是件小事,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江泽民跌停了板,胡锦涛身价陡增。

自从江泽民1月30日签署决定任免一批驻外大使之后,就是2月2日就美航天飞机失事向布什总统致慰问电,近来江泽民一直不出镜,只让秘书端几个官样小菜,表示自己还“无恙”,这怎么可能呢?这绝对不是江氏风格!

想想看,江泽民早就说过:要随风而逝。也就是说他不会自己痛痛快快、自动逝去的,他的“逝”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要有“风”,强台风!

不知胡锦涛是否正在做充足的准备,在三月人大关键时刻,能够调动吹走江那96公斤的风力?

大家都记得,十六大老家伙们让江泽民涮得好惨。现在全世界、全中国人民都在关注着三月人大江泽民又要玩弄什么把戏。其实回过头来一看,十六大的结果早就被暗示了,只不过人们不会把那些怪现象和政局联系起来,认为不过是偶然中的偶然。

这里又有一个偶然的消息,应该引起高度警惕。

华商报报导,羊年正月初三,西安市灞桥区新合镇丁家村村民丁权利家出了件稀罕事:一头母山羊产下一只长了三只眼睛两张嘴的怪羊。此事一传出,连续几天,每天都有很多人赶到丁家看稀奇。

2月3日(正月初三)上午10时,丁权利家的一只母山羊正常生产,小羊羔的两只前蹄先露了出来,羊头却意外“卡”在母体中出不来。丁权利急忙跑去找来了一位有接生经验的村民,终于将羊头从母体中掏了出来,众人吃惊地发现,这只雌性羊羔竟然长了两张嘴三只眼,不仅头大,并且中间那只眼的眼眶中隐约可以看到两只眼球,也明显比另外两只眼要大一些。过了一分多钟,母羊又顺利生下一只体态正常的雌性羊羔。


三眼两嘴的怪羊
昨日上午,记者在丁权利家中见到了这只奇特的羊羔。虽然出生已经3天,它却仍然无法站立行走,不能自己吃奶,而它的“妹妹”已经活蹦乱跳地在院子里“玩耍”。羊主人丁权利拿着一个小塑料瓶到母羊身边挤了些奶,加热后将奶汁吸入一支顶端套有细橡胶管的针管,再轮番把细橡胶管插入羊羔的两张嘴中将奶汁推出供其吮吸,当一张嘴巴吮吸时,另一张嘴巴里就会流出少许奶汁。据丁权利讲,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喂食一次,每次喂奶约40毫升,这只羊羔的精神状态还比较好。

不知大家还记得不,十六大是「两个头、三只眼睛、两张嘴」,现在的形势不可能是「两个头」──江头儿和胡头儿了。现在政治局常委们都纷纷表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可见羊年中共注定是「一个头」。

这张图片说的很明白,江泽民不会甘心总没有声音,他还得捣乱,就是没有头,也要在胡的头上长出一张嘴来,生出两只眼来!这不是明摆着要继续在政治局里瞎搅和嘛!

最值得警惕的是,十六大时两个头共用的第「三只眼」比两边的眼大一些,但还是一个眼球,也就是说江胡怎么斗,还有共同注视的方向。可羊年的第「三只眼」就不同了,华商报说「中间那只眼的眼眶中隐约可以看到两只眼球」,这问题就相当严重了。

两张嘴、三只眼四个眼球,自然是各看各的路、各说各的话,就是出席同一个会议(一只眼)也完全没有任何共通之处(两个眼球)。胡锦涛要立法给中共打强心剂(将奶汁推出供其吮吸),架不住江泽民拆台(另一张嘴巴里就会流出少许奶汁),俗话说“堡垒最怕从内部攻破”,这么闹腾,中共的前途自然是「无法站立行走」。

华商报报导,丁权利说,他家这只怪羊的母亲是一只普通的山羊,以前与同品种公羊交配还曾生产过两胎,所生羊羔都很正常。去年丁家村有人买回来布尔山羊种公羊,这只母山羊便被安排与布尔种公羊“联姻”,没想到意外生下了这只“两头羊”。丁权利说,他希望专家能破解这其中的“奥秘”。


三腿癞蛤蟆
这不能不使人想到外界对江泽民出身的说法──三条腿的红色癞蛤蟆转世。假如顺着这个思路去考虑倒也是说的通的,不是「同品种」,必然要出怪胎。硬让这只癞蛤蟆给赤色共产党当了十三年的三位一体,也真难为了它!

人大三月三日要开了,胡总书记,您要再让异类给咱当国家领导人,那全国人民可要跟您干!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