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人大的人事豈能這樣安排?一張需引起胡錦濤警惕的圖片(多圖)
 
田恬
 
2003-2-7
 
【人民報消息】去年是馬年,宋祖英唱了一年的《好日子》,把屬馬的胡錦濤唱成了總書記,馬年最後一天,大年三十晚上宋祖英上臺高唱「美麗的心情」,結果胡錦濤在春節團拜會上喜氣洋洋,滿面春風。中共三大網站上十三年來第一次破了江澤民當霸主的老規矩。新華社上找不著江澤民,這在國際上可不是件小事,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江澤民跌停了板,胡錦濤身價陡增。

自從江澤民1月30日簽署決定任免一批駐外大使之後,就是2月2日就美航天飛機失事向布什總統致慰問電,近來江澤民一直不出鏡,只讓秘書端幾個官樣小菜,表示自己還「無恙」,這怎麼可能呢?這絕對不是江氏風格!

想想看,江澤民早就說過:要隨風而逝。也就是說他不會自己痛痛快快、自動逝去的,他的「逝」是有條件的,那就是要有「風」,強颱風!

不知胡錦濤是否正在做充足的準備,在三月人大關鍵時刻,能夠調動吹走江那96公斤的風力?

大家都記得,十六大老傢伙們讓江澤民涮得好慘。現在全世界、全中國人民都在關注著三月人大江澤民又要玩弄什麼把戲。其實回過頭來一看,十六大的結果早就被暗示了,只不過人們不會把那些怪現象和政局聯繫起來,認為不過是偶然中的偶然。

這裏又有一個偶然的消息,應該引起高度警惕。

華商報報導,羊年正月初三,西安市灞橋區新合鎮丁家村村民丁權利家出了件稀罕事:一頭母山羊產下一隻長了三只眼睛兩張嘴的怪羊。此事一傳出,連續幾天,每天都有很多人趕到丁家看稀奇。

2月3日(正月初三)上午10時,丁權利家的一隻母山羊正常生產,小羊羔的兩隻前蹄先露了出來,羊頭卻意外「卡」在母體中出不來。丁權利急忙跑去找來了一位有接生經驗的村民,終於將羊頭從母體中掏了出來,眾人吃驚地發現,這隻雌性羊羔竟然長了兩張嘴三只眼,不僅頭大,並且中間那隻眼的眼眶中隱約可以看到兩隻眼球,也明顯比另外兩隻眼要大一些。過了一分多鐘,母羊又順利生下一隻體態正常的雌性羊羔。


三眼兩嘴的怪羊
昨日上午,記者在丁權利家中見到了這隻奇特的羊羔。雖然出生已經3天,它卻仍然無法站立行走,不能自己吃奶,而它的「妹妹」已經活蹦亂跳地在院子裡「玩耍」。羊主人丁權利拿著一個小塑料瓶到母羊身邊擠了些奶,加熱後將奶汁吸入一支頂端套有細橡膠管的針管,再輪番把細橡膠管插入羊羔的兩張嘴中將奶汁推出供其吮吸,當一張嘴巴吮吸時,另一張嘴巴裡就會流出少許奶汁。據丁權利講,每隔兩個小時就要餵食一次,每次餵奶約40毫升,這隻羊羔的精神狀態還比較好。

不知大家還記得不,十六大是「兩個頭、三只眼睛、兩張嘴」,現在的形勢不可能是「兩個頭」──江頭兒和胡頭兒了。現在政治局常委們都紛紛表態「緊密團結在以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周圍」,可見羊年中共注定是「一個頭」。

這張圖片說的很明白,江澤民不會甘心總沒有聲音,他還得搗亂,就是沒有頭,也要在胡的頭上長出一張嘴來,生出兩隻眼來!這不是明擺著要繼續在政治局裡瞎攪和嘛!

最值得警惕的是,十六大時兩個頭共用的第「三只眼」比兩邊的眼大一些,但還是一個眼球,也就是說江胡怎麼斗,還有共同注視的方向。可羊年的第「三只眼」就不同了,華商報說「中間那隻眼的眼眶中隱約可以看到兩隻眼球」,這問題就相當嚴重了。

兩張嘴、三只眼四個眼球,自然是各看各的路、各說各的話,就是出席同一個會議(一隻眼)也完全沒有任何共通之處(兩個眼球)。胡錦濤要立法給中共打強心劑(將奶汁推出供其吮吸),架不住江澤民拆臺(另一張嘴巴裡就會流出少許奶汁),俗話說「堡壘最怕從內部攻破」,這麼鬧騰,中共的前途自然是「無法站立行走」。

華商報報導,丁權利說,他家這隻怪羊的母親是一隻普通的山羊,以前與同品種公羊交配還曾生產過兩胎,所生羊羔都很正常。去年丁家村有人買回來布爾山羊種公羊,這隻母山羊便被安排與布爾種公羊「聯姻」,沒想到意外生下了這隻「兩頭羊」。丁權利說,他希望專家能破解這其中的「奧秘」。


三腿癩蛤蟆
這不能不使人想到外界對江澤民出身的說法──三條腿的紅色癩蛤蟆轉世。假如順著這個思路去考慮倒也是說的通的,不是「同品種」,必然要出怪胎。硬讓這隻癩蛤蟆給赤色共產黨當了十三年的三位一體,也真難為了它!

人大三月三日要開了,胡總書記,您要再讓異類給咱當國家領導人,那全國人民可要跟您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