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需要防范的政治帽子和历史公式
 
北京人
 
2003年2月2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上月港府表示,23条立法与法轮功无关。

今见中共文汇报24日文章,公开强调要用23条对付法轮功。共产党麾下的香港文化促进会昨日发表声明,批评香港「法轮功」组织邀请外国势力来港游行,称“团体吁防范法轮功政治化”。 声明说,「法轮功」在港一直受到北京上流的排斥,“今次集会人数也不过数百,足可见其孤立。”

“值得留意的是,「法轮功」组织进行的活动越来越政治化,与他们曾经承诺的「不参与政治,不反对政府,不投靠任何政治势力」的讲法明显背道而驰,香港政府与市民对此必须提高防范。”“香港早已回归祖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为了禁止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及存心扰乱秩序的人有机可乘,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要求禁止政治性组织和团体的非法活动,在国家安全、公共秩序的原则上,香港需要有适当的立法措施,遏止「法轮功」勾结境外反华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组织活动。”

至此,北京人被弄糊涂了。“香港早已回归祖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可是却从来没有听人说过“香港早已回归祖国,其政治体制是中国共产党统治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足可见其孤立”的一个群众团体值得硕大的祖国如此大动干戈?是祖国强大还是这个群众团体法轮功强大?祖国难道孤立到要香港文化促进会来表态支持才能强大的地步?北京人倒是对此真的有些不满了。

法轮功参不参与政治与北京人无关,正如与香港人无关,也如香港人参不参与政治与北京人无关一样。关键是身为港人的“我”能不能自由参与政治,要求港府代表“我”的心声,对北京说“No"。资本主义体制允许任何人有权选择参与政治或者不参与政治。资本主义如果不能允许人们参与政治的话,首先应该禁止大陆北京政府在港的政治性组织和团体的非法活动,在地区安全、公共秩序的原则上,香港需要有适当的措施,遏止渗透香港的共产党势力勾结大陆的反对香港自由民主的势力危害港人的组织和立法活动。

这样说太过于形像了些。北京人曾学过数学。记得最清楚的公式是“95% :5%”。

中共在井岗山,以百分之九十五的压倒多数对百分之五,战胜了陈独秀,瞿秋白等左右倾机会主义,建立了共产体制政权。称自己是“流氓无产者”。

中共在延安,以百分之九十五的压倒多数对百分之五,枪毙了肃反运动中指定的“反革命”分子。

中共在建国初期,以百分之九十五的压倒多数对百分之五,兼并了大小资本家的财产,开始了工业建设。称自己是“无产者”,删去了“流氓”。

中共在五十年代,以百分之九十五的压倒多数对百分之五,抓了几十万右派。

中共在六十年代,以百分之九十五的压倒多数对百分之五,清查了四清中的“不清”分子。

中共在七十年代,以百分之九十五的压倒多数对百分之五,在不同时期让全国老百姓排著队轮番当了文化革命运动中“一小撮”的斗争对象。

中共在八十年代,以百分之九十五的压倒多数对百分之五,让知识分子,学生,干部,市民尝到被专政的滋味。

中共在九十年代,以百分之九十五的压倒多数对百分之五,让伸伸胳膊踢踢腿儿的练功老头儿老太太成了取缔对象,大狱大刑伺候。

真是个你方唱罢我登台,轮流充当那莫名其妙的“5%”。

北京人服了共产党了,成功教育了两代人,如今正在培养第三代忠实的听命人。那年东北发大水,一个堤坝非得决个口子。派去一个解放军敢死班,橡皮伐子划过去,点著了炮,再没人回来。上广播报纸表扬了,大家一定要像他们一样忠于我们!

这个“95% :5%”的公式经久不衰,屡试屡爽。归入“5%”的政治生命完结,不耻于人类。长期以来建立的社会政治高压,“挤进95%的行列”早已灌注成自然的社会心理模式,枷锁似的被体制中的人漠然扛起。不随上“95%”的大流,则大难临头,惶惶不可终日,自惭行秽。随了“95%”的大流,才进了保险柜,却往往把良心忘在外头了。所以这“95% :5%”的社会公式抵消了人们的是非原则,偷换了全社会的良知。苏联心理学家的实验方法果然可以重复,让狗在指挥棒下翻几个筋斗,给一块儿糖。如此重复多次,狗见指挥棒,便淌上口水,因为想到的是糖块儿,叫做“心理效应”,便翻起了筋斗。

“反动派”,“反革命”,“走资派”,“右倾”等等都用过了,看来这次把“5%”从“95%”中划分出去的方法是“政治化”。北京人去仔细查了法轮功的网站,除了要求练功自由,停止镇压外,没看到与北京政府过不去的内容。今天的法轮功人喊冤都成了搞政治,打成“5%”,明天的港人关心政治怕是更没有出路完蛋得快了。资本主义让您有政治权利,23条不是明摆著剥夺它来了!

早知道大陆“帽子”公司有名,不知“政治化”也成了时髦的一顶。中央政府放火命令港府立法23条不是政治,还有法律呢!为什么不许港人点灯?单凭这一点,港人就不能把自己的权利拱手出让。出让容易,再要回来就门儿也没有。北京政府定个东西违背您的意愿,然后说您的不同意是“政治化”的非法活动,不跟北京人上趟王府井一样容易。

北京人过去有个熟人在赵紫阳的智囊团供事,派去香港调查经济。回来后说,与香港发展速度相比,大陆政府的工作是在抵消增长,负值。即北京政府越是卖力地工作,对经济发展、国民产值提高的抵消就越大。那时的人们担心香港经济从面向国际转向国内,势必呈萎缩趋势,因为不能长此与国际社会接轨竞争。十多年后的今天,真实的情况比那时的设想还差,不是经济的自然萎缩,倒是从政治上的高压下手,摧毁香港。也正是因为看著法轮功“不参与政治,不反对政府,不投靠任何政治势力”,让北京人懂得,今天拿法轮功开刀,实际是针对港人的政治权利自由。不用捏著鼻子哄眼睛,与其说帮助法轮功,不如说挽救香港人的现在和未来。给您带上个“政治化”的帽子在23条立法后还不比什么容易,香港政府与市民对此必须提高防范,别被“95% :5%”的游戏公式给懵了。

要知道,如果不是害怕魔鬼,人们本来是愿意被称做“有良知的人”的。


 
分享:
 
人气:8,78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