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转折:法轮功的故事不遥远
 
2003-12-28
 
【人民报消息】20世纪有很多事情发生,但是具有特大意义的首推两件事:第一件就是共产主义的实践,第二件就是人权理念成为人类的公识。

*20世纪具特大意义的两件事

说共产主义运动是特大的一件事,不仅因为其旷日持久历经了近一个世纪,不光因为其地域广大波及了半个地球,也不止是因为其对人类摧残之巨直接害死了约八千万人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总和,而是因为一个纯粹书本上的思想(马克思主义),竟然被拿来在世界上试验,造成对人类的如此摧残。虽然在人类共同的斗争努力中,曾经势力强大坚不可摧的共产阵营终于在20世纪最后10年里土崩瓦解,但仍有几个残余的共产党政权继续坚持著那个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思想并与自由为敌。

说人权理念得到人类的公认具有特大意义,因为这是标志著人类真正走出以杀戮为特点的野蛮,达到一个尊重所有人的生命的文明。人权理念能够成为人类共识,主要因为二战时期纳粹大屠杀的残酷历史,终于使人类痛定思痛,决心再不允许对人类的屠杀,世界各国在联合国共同发出了“再不许”的誓言。联合国的“国际人权宪章”、“反对种族灭绝公约”,“反酷刑公约”等历史文件,在人类历史上首次把人权以法律的形式定为人类的共识和准则。

*这次及格了吗?

但是,在世纪转折点上,人类又一次经历了考验,今天我们不能不扪心自问,我们这次及格了吗?

在20世纪最后的年度,中国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人权迫害。具有一亿人众的法轮功修炼团体被诬指为“非法组织”和“邪教”而遭到取缔,人们的信仰自由被凭空剥夺,坚持修炼法轮功就会被迫害、被关押、被判刑、被毒打、被送进洗脑班甚至精神病院、被送去劳教甚至被打残打死。一个直接对一亿人的迫害,波及到他们的家属甚至朋友,在1999年的中国发生。世界上的人们是怎么反应的呢?

不幸的是,当时大多数的媒体由于对法轮功不了解,大量转载了中国共产党政权对法轮功造谣诬蔑的不实之词,不仅没有能起到警觉大众认识到这场刚开始的人权迫害,反而起到了帮助中共混淆使听的作用。

随著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和平抗争,随著迫害事实不断的被揭露暴光,随著报纸电视上不断报导出天安门广场上那一个个一群群法轮功学员只为喊出一声“法轮大法好”或者只是做出一个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就被大片的员警殴打拘捕的场面,世界终于逐步知道了法轮功的和平理性和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荒谬与残酷。

但是,在镇压开始后的第二个年头,也就是严格意义上20世纪的最后一年里,世界各国政府没能及时做出强硬的举措,相反,只停留在了口头上对镇压的谴责。在2000年,美国一反89年6.4事件后制裁中国的强硬,在中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的情况下,批准了PNTR,给了中国永久贸易最惠国的身份。也就是在2000年的中期,江泽民下达了“打死算自杀,”的命令以及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典型群体灭绝政策。但是,曾经誓言“再不许”的国际社会,不仅没有及时制止这个对修炼信仰团体的灭绝行为,反而就在那一年,批准了2008年奥运会将在北京举行。

*新时代的绥靖主义

这种新时代的绥靖主义导致了什么呢?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月里,2001年1月23日,在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演了新世纪的国会纵火案--嫁祸法轮功的所谓自焚案。随之而来的中共大规模摸黑法轮功的宣传与更为肆无忌惮的灭绝手段,把迫害法轮功推向了一个更为残酷的阶段。

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和平抗议被制止了,于是多数媒体也似乎心安理得地不必再报导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被迫害了。与此同时,更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投入了监狱和劳改营,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消息更为频繁地传出。在1999年7月迫害开始后的头一年间,平均每个月约有15例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出大陆,而在2001年间,这个数字上升到每月100例。结止目前,在4年又两个月的迫害里,已经被核实的迫害致死人数已达775人。

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人类没有真正接受过去的教训,也没有能实现世界共同发出的“再不许”的誓言。

在大屠杀过去50多年后,在直接受害者已经所剩无几的今天,人们对人权的理念又已经淡漠,人类正在重蹈复辄。在极端左派的概念中,人权被庸俗化,被扩大化,维护人类基本权力的神圣被扩大成了含盖一切的教条,更有甚者,动物保护主义者搞出“猫权”“狗权”“动物权”来与人权并列,完全亵渎了人权理念。

有些虚浮的媒体,把人权当成了批评一切的教条,而忘记了维护人权的实质。在很多被误导的民众心里,人权已经成了空洞的口号而没有了与世界接轨的真实。在一些只顾近期功绩和选票的政客眼里,人权成了只是嘴上说说好听而已的空洞之词和国际间互相攻击的口实。在一些只顾追求经济利益的大集团公司那里,人权成了能避免触及就不言不管不顾的禁忌话题,完全忘记了二战前世界上的大公司曾经与纳粹德国密切交易,扶植供养了杀人魔王希特勒的教训。

共产主义的实验已经失败,但是其在中国的残余仍在借著外资的输血,靠著一时的经济繁荣,维护并发展著共产主义特色的思想禁梏、宗教迫害,以剥夺人类尊严、扭曲人的思想、剥夺人的自由甚至生命为手段,继续搞著摧残人类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实践。而被经济利益所诱惑、被繁荣假像所蒙骗的人们,正在泯灭著良知,无视人权的迫害,与邪恶交易。

*逼人成人形兽类旷古未见

江泽民所代表的,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疯狂的邪恶。

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种族和教派屠杀,都是以消灭肉体为目标,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除了肉体上的歼灭,更大规模则是以精神屠杀为特征。历史上,无论古罗马镇压基督徒,纳粹对犹太人的清洗,以至近年卢旺达和南斯拉夫的种族屠杀,都是以肉体消灭为目标。但中国目前消灭法轮功的运动,是以迫使人们出卖精神价值为目标,逼迫人以动物方式生存,出卖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的良知、道义和信仰。

江泽民所下的命令,无论是采取在经济上、名誉上的迫害,或者是身体上的残害乃至最后夺去人们的生命,目标都是在迫使人们出卖自己的信仰。中国政府在江的胁迫下,对法轮功学员以殴打、电击、性侮辱、饥饿、冷冻、长时间捆绑为手段,再加以强迫灌输、反复洗脑、在暴力威胁下高强度体力工作,配合国家垄断媒体上的栽脏欺骗,以至最后夺去生命等等,都是为了让人出卖自己的道义良知,从而变成毫无道义标准失去人性的行尸走肉。

江逼法轮功学员写悔过书,明知是假的,改变不了人心,非得让人说“不炼”、反对或谩骂“法轮功”的话。在监狱中,这边“炼”就判刑,那边说句“不炼”就可以放人,差距非常大。

在中国,迫害法轮功是全社会的。那是一种古代中国“连坐制度”的现代版本,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施以各种经济、政治制裁,有法轮功学员的公司企业,企业主管受到巨大压力,房屋主人不得租房给法轮功,甚至有不受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地区派出所,警员工资也会被扣减,这导致中国全社会对法轮功学员的仇视和压迫,而这些人本身对法轮功学员并无冲突。

在古代,受到迫害的人可以逃跑,哪怕是途中遇到老虎也在所不惜。今天的中国,是一个由员警、保安和各种各样行政特务机构构成的严密的网络,受到迫害的人躲不开逃不掉。甚至逃离了中国,仍然无法躲避中共特务的骚扰,也无法避开中共官方在海外媒体,以及那些被中共所收买的各类宣传机构的诬蔑。

这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是对人性的蔑视,也是对全人类的挑战。

一位在监狱中的法轮功弟子这样对监狱中的犯人说:你们的刑期都是别人定的,我的刑期是我自己决定。因为只要我签下悔过书,声明背叛自己的信仰,我就可以出狱。事实上,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所坚持的,仅此而已。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确实有人放弃了。有人为了更舒适的生活条件,为了更优越的物质享受,有人为了能够摆脱痛苦,为了生命的继续存在,甚至为了下一分钟不再忍受那种非人能忍受的痛苦。当他们被迫把灵魂抵押给邪恶魔鬼的那一刻,上帝知道,他们的灵魂是多么的苦痛不堪。

人的生命是珍贵的,但更珍贵的,是人之所以是人而非其他动物的那些高贵特征-----人性的尊严、提升自己精神世界的自由,和追求崇高人格境界的自由。丧失了这些,人将成为人形的兽类,那是比失去生命更为悲惨和痛苦的事情。

在中共狱警酷虐面前,被迫写“悔过书”的人都说:“噩梦之后心灵中沉淀揪心之痛是出卖,出卖自己心灵后带来的痛苦萦绕不去。”

*邪恶向世界各国延伸

这种邪恶也正在世界各国延伸。

江泽民凭操控的国家资源,用生存威胁和经济利益等胁迫世人,不仅仅是从中国国内刚上学的孩子到渴望升大学的高中生、需养家糊口的成人,包括一些以民主人权信念立国的西方国家及亚洲邻国,在法轮功问题上,徘徊在利益和原则之间,国家被迫妥协,苦尝出卖心灵和原则的痛楚。

这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场迫害,手段是欺骗。中共集中各次政治运动斗争的经验及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恶手段,同时也利用中国人几千来所形成的智慧中的那些个不好的东西、奸滑、与奸诈,手段极其险恶。

在世界各国,通过中国政府的外交部门和明的暗的特务机构,和法轮功学员做生意的人,被威胁受到经贸制裁;支持法轮功的团体和机构,受到警告威胁;商人被以利诱,政治家则被施以国家压力。目的都是为了让人们向邪恶妥协,出让自己的原则以获得利益。

物质的发达、经济的一体化的刺激,个人越来越难在利益与道德原则之间做出理性的决择,国家间的道德外交原则正被利益蚕食。江泽民为将法轮功在海外的路堵死,以中国市场为诱惑,将迫使人出卖精神价值的胁迫延伸国际,逼迫遵循人权原则的国家屈从利益,出卖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的良知、道义和信仰。江泽民一年前在德国、冰岛和俄罗斯的访问,无不将胁迫带到以民主、人权立国的国家,令这些国家领导人蒙羞,老百姓愤怒。

圣经啓示录曾预言大魔头向全世界施淫,利用利益诱惑人出卖灵魂。

人啊,你应深思。

*世纪转折

如果说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是上世纪人类汲取教训,重建良知,拥抱人权理念的开始,那么在新世纪的开始,追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责任,把江泽民送上审判台的举动,将是人类再次认识邪恶,重整人权正义、良知理念的开始。同时提醒人们在困难和诱惑中坚守道义的重要,这不仅是为了别人,更重要为了自己。

面对这旷古未见的邪恶,法轮功学员选择了非暴力抗争。除了坚持信仰之外,也在全球发起了公审江泽民的连串动作。世界各国,现在都面临选择,是维持公义,还是办起手指头算计巨大的经贸利益?是兑现五十年前签署国际人权公约时信誓旦旦的诺言,还是在威逼利诱面前,选择再一次出卖原则?

沈默,在这里不是中立,而是对邪恶的奖励!这是历史无数次证明过的事实。而奖励邪恶,最终将损害沈默者自己。

圣经故事从诱惑开始,人类历史上文学故事大多涉及利益和原则间的选择,人类面临的问题是共同的,法轮功的故事不遥远。每人每天都会遇到选择,选择大多触及原则,几乎每人都在原则和利益面前都徘徊过,法轮功的故事不遥远,法轮功学员拒绝在在淫威下出卖原则,类似的故事可能都曾发生在每个人身边,从与上司的关系开始到朋友、家庭事务等。
中共建政之后,要想打倒谁不用三天,刘少奇作爲国家主席,随时可打倒。在法轮功学员和平的抗争中,中共首次遭到挫败。

法轮功遭受迫害四年多时间,表现出百分之百的和平非暴力,而且在中国那样一个残酷迫害中能走过来,做到“不暴不倒 、不屈不挠。“不暴”是说法轮功面对那么残酷的迫害,做到不诉之暴力反抗,完全是理性的和平抗争。不倒”是说法轮功能在如此严峻迫害中走过来,坚持自己的信仰和原则,没有被打趴下。

几年来,国内国外的法轮功学员始终没有停止向世人揭露这场迫害,一直在寻求问题的解决。“和平理性,不屈不挠”,法轮功真正在当代中国实践了“非暴力、不服从”的和平抗争原则。

全球公审江泽民,不仅仅是为了审判他的罪恶,也不仅仅是讨回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和公道,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公审能够对邪恶进行深刻的剥析,在世人内心设立起良知、善忍和关爱的法庭,使每一个人都能直面那些发生在自己身边而自己却毫无察觉的鲜血、暴力和仇恨,从而寻回失去已久的道义精神。

只有利益计算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没有道义原则的世界也是没有未来的。

摘自(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