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号人物鸡奸罪出庭 梵蒂冈持续乾旱 (多图)
 
苏撬阱
 
2017-7-28
 



由于梵蒂冈道德败坏,连周围的罗马也跟着遭遇持续乾旱,梵蒂冈当局自7月25日开始关闭约100座喷泉,包括圣伯多禄广场两座巴洛克喷泉。



梵蒂冈第三号人物佩尔披上这层高级神职人员的服饰看似是神在人间的使者。



因40年前的多项性侵儿童罪从梵蒂冈返回澳洲出庭受审时,梵蒂冈第三号人物就是一个惊恐的鸡奸罪犯。

【人民报消息】近日有两则新闻都与梵蒂冈有关,一个是由于梵蒂冈和周围的罗马遭遇持续乾旱,梵蒂冈当局自7月25日开始关闭约100座喷泉,包括圣伯多禄广场(St. Peter's Square)由17世纪雕塑家马德诺和贝尼尼打造的两大喷泉已不再喷水。另一个新闻是梵蒂冈第三号人物、澳洲籍的乔治·佩尔(George Pell)因为上世纪70年代在巴拉瑞特担任神父时的多项性侵儿童罪,7月26日在澳洲墨尔本地方法庭出庭。

梵蒂冈排位第三枢机主教性侵案听证

墨尔本一位父亲福斯特(Anthony Foster)今年5月26日晚去世,维州政府6月7日为他举行了州葬典礼。原因是福斯特生前曾与其妻子为遭受天主教神父性侵的儿童受害者奔走了20年。其中包括他们的两个女儿,其大女儿因此自杀。

据《时代报》报导,福斯特为迫使天主教会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懈努力。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说:「他安静却深刻地改变了澳洲的历史。」「福斯特与被否认和掩盖的邪恶行为进行斗争,他和他的太太Chrissie失去了很多东西,但从未丧失他们的尊严、风度和力量。他不会被遗忘,正义之战还在继续。」

而这件事情还牵扯到76岁的现任梵蒂冈排位第三枢机主教乔治·佩尔。当时福斯特公开指控佩尔担任墨尔本大主教时,阻挠他的家庭对天主教会的赔偿要求,引起了公众的注意。福斯特曾对调查人员说,佩尔与他们见面时,表现出一种「变态式的缺乏同情的冷漠」。

现在枢机主教佩尔因为自己早年多项性侵儿童指控被迫站在法庭上,民众才明白当年他为什么对下属神父的罪行非常冷漠。

二十多年来,出生于维州的佩尔一直是诸如同性恋、艾滋病和干细胞研究等有争议问题辩论的反神前沿人物,因此得到梵蒂冈天主教教宗方济各的宠爱,任方济各的首席顾问、财政首长及枢机主教,目前距天主教教宗地位只差两级。




从梵蒂冈返回澳洲出庭受审时,梵蒂冈第三号人物佩尔(左一)如果没有警方保护,早就被愤怒的民众打死了。

据报道,佩尔被要求于今年7月18日在墨尔本地方法庭(Melbourne Magistrates Court)出庭。7月26日佩尔回到澳洲首次出庭面对他的刑事诉讼。这个消息在全世界的天主教群体中引起巨大轰动。

据报导,佩尔是至今因性侵指控而面对法庭的、地位最高的天主教神职人员。这场听证会对天主教教会来说是历史性的丑闻,实际上是违背不违背神的旨意的根本问题。

很多国际媒体都飞来墨尔本报导这一事件,包括《纽约时报》、《泰晤士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澳洲所有的知名媒体也进行了现场报导。据悉,为了抢到位置,CNN的工作人员清晨5点就赶到了现场。在法庭大厅里,主要由媒体组成的队伍长约30米。

2016年7月,澳洲维州警方正式就佩尔上世纪70年代在巴拉瑞特担任神父时的多项性侵儿童指控进行调查。去年10月,三位警探曾飞到罗马向佩尔问话。今年6月29日,维州警方正式对佩尔提出起诉。

因为有这些违背神的旨意的恶人存在,所以梵蒂冈已经离神太远,但还打着神在人间使者的旗号,神不能不关注和发出警告。

梵蒂冈遭遇持续乾旱是违背天理所致

教皇国梵蒂冈连着两年降雨不及平均值,再加上随之而来的夏季高温,迫使罗马停止饮水机供水,并考虑实施限水。

据路透社报导,梵蒂冈发言人柏克表示,这是梵蒂冈当局记忆所及首次被迫关闭喷泉。

这说明了什么?中国古代有很多历史故事说明天灾是人祸造成的,只有除掉人祸才能消除天灾。梵蒂冈和周围的罗马受到神的惩罚才遭遇了持续乾旱。

但梵蒂冈不但不反省自己,反而往自己脸上贴金,发言人柏克说:「这是梵蒂冈展现与罗马团结一心的方式,希望帮助罗马度过这场危机。」这场危机就是把持梵蒂冈的那夥不信神、亵渎神的罪人带来的,他们反倒不知羞耻的自我赞美。

有几位网友发帖道:「佛教故事:末法时期魔子魔孙都去庙里出家破坏佛教,看来天主教也差不多……」「澳洲枢机主教佩尔,不是主教是主犯。」「人不治天治」「死鬼一个!」

还有一位网友从《圣经》里摘录一些话:「他们都丧尽天良。……蛇啊!毒蛇的种类,你们怎能逃避地狱的处罚?!」

该来的都会来的,教皇国梵蒂冈的这个新闻说明末日的审判不会太远了。 (文/苏撬阱)△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