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基罗这幅巨作提醒教宗:时间到了(多图)
 
喻梅
 
2017-7-8
 



此为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巨匠米开朗基罗在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大厅天顶的传世巨作《创世纪》。米开朗基罗是神的宠儿,他就是为赞美神、儆醒人,恢复人类的正统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间来的。

【人民报消息】千百年来,探险队尝试去土耳其东部的亚拉腊山寻找圣经《创世纪》中所说的诺亚方舟,但均无果。在当地库尔德族长老的指点下,2004年10月,香港土耳其探险队在亚拉腊山4200米高处发现了诺亚方舟,2010年4月探险队再次上山并进入方舟船体内录像。

2011年10月初,香港与土耳其探险队把拍摄的考古历程整理成纪录片《诺亚方舟惊世启示2》,并在香港各大戏院上映,当时轰动一时。但过后,人该怎么活、愿意怎么过,还照样,反正天没塌下来。还有人甚至说,「反正天塌下来,大家一起死。」其实哪是那么简单的事啊!很多人都发现,几乎每一次空难、地震、泥石流、洪灾等等都有人阴错阳差的躲过去了,看似偶然,其实绝非偶然。

在人间看,人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在神来看,那些顺其自然发了大财、当了大官的,是他们的德行银行里存的「德」多造成的。不择手段想得到什么,那都不是应该有的,抢到手可能就惹上麻烦,如果德不够,那说不定得用性命补偿。

几千年来,流传的善恶有报的历史故事、文学艺术作品都是与神相关,都是为了让下一代人能够少走弯路、别走邪路。但现代人已经不相信这些了。甚至一些教会、教堂的牧师、神父、主教们都干出令善良人不耻之事。他们虽然口称是神在人世间的代表,其实是人信仰神的绊脚石。

神知道人类走到现在会堕落到什么程度,在数百年前已经以文艺复兴的形式为人类留下了可以模拟的巨作。

1512年11月1日是文艺复兴时期艺坛三大巨匠之一的米开朗基罗完成教堂穹顶壁画《创世纪》的日子。

和美国少女阿琪雅纳无师自通的绘画天才不同,画家、雕塑家米开朗基罗看似是经过了人世间的学习过程才成功的。但他的成功过程亦非常神奇,除了上天赋予他的才华外,还让他父亲拥有一个大理石的露天采矿场,可以供给米开朗基罗雕刻使用的大理石。

米开朗基罗是神安排来完成使命的

米开朗基罗的家族在他出生前的几世代在意大利的佛罗伦斯经营小型银行,但到他父亲手里就搞不下去了,只好找个政府的临时差事干干。1475年3月6日米开朗基罗出生,此时他的父亲在卡布里斯小镇上任司法管理员和奎奇市的行政长官。在米开朗基罗出生的几个月后,全家人又搬回到文艺复兴发祥地佛罗伦斯,他在这里长大。在他6岁时,久病的母亲过世。

父亲让他搬去Settignano的镇上,与奶妈全家人一起住,奶妈的丈夫是一位石匠,而米开朗基罗的父亲在小镇上拥有一座大理石的露天采矿场以及一座小农场。有传闻米开朗基罗的父亲是伯爵夫人 Mathilde of Canossa 的后裔。

在石匠的指导下,小小年纪的米开朗基罗学会了熟练的运用锤子和凿子将自己所描绘的图雕刻下来。后来父亲送他去学拉丁文,使他很腻烦,宁愿去教堂临摹绘画并且寻找画家同伴。

米开朗基罗13岁时进入了佛罗伦萨著名画家多梅尼科-吉兰达伊奥的工作室,14岁时他居然得到薪酬,这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在那里他掌握绘画技巧的速度可谓「神速」,后又跟随多纳太罗的学生贝托多学习了一年雕塑,在1490至1492年间米开朗基罗又进了佛罗伦萨统治者罗伦佐·美第奇开办的「自由美术学校(美第奇学院)」学习雕刻,由于他的超群才华倍受罗伦佐的重视和爱护。

儆世之作《圣母恸子》




年仅25岁的米开朗基罗完成的大理石雕像《圣母恸子》。

罗伦佐·美第奇死后,米开朗基罗赴威尼斯和波伦亚,1496年转道罗马,在那里,23岁的米开朗基罗用了两年时间为圣彼得教堂创作了代表作《圣母恸子(哀悼基督)》等。

该作品取材于圣经,表现的是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后,圣母玛丽亚抱着死去儿子的那个时刻。米开朗基罗没有把圣母雕刻成悲悲切切的普通人类母亲,没有让她的目光投向儿子,也没有让她为儿子哭喊,而是让她的目光低垂,表情肃穆,用语言很难准确形容出来。

《圣经》中讲述耶稣被钉十字架之前,有许多民众及妇女跟随着耶稣,妇女捶胸痛哭。耶稣转身向她们说:「耶路撒冷女子!你们不要哭我,但应哭你们自己及你们的子女。如果对于青绿的树木,他们还这样做,对于枯槁的树木,又将怎样呢?」

《圣经》旧约中常以茂盛的树木比喻「义人」,在此耶稣以「青绿的树木」比拟自己。上面那段话是耶稣对那些支持把他钉在十字架上的族人和判决他钉十字架的司祭、经师、长老等人的预言,耶稣已经看到了这些人的可怕未来。圣母玛丽亚所「恸」的「子」也不是人所理解的那么狭窄。

雕像完成后,米开朗基罗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打磨,磨啊磨啊,把他所想所思的一切都倾注进去,甚至还使用了天鹅绒进行摩擦,直到石像摸上去完全象真正的人的皮肤一样平滑光亮。这哪里是在雕刻石头,而是在把冰冷的大理石变成不衰的生命!

米开朗基罗还将自己的名字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刻在了雕像中圣母胸前的衣带上,以表示他的虔诚。如此用心打造的作品一经展出,立即轰动了整个罗马城,成为千古不朽之作。

近些年,世界很多地方都出现过哭泣的圣母玛丽亚像,有的甚至流出血泪。这就是圣母在恸人类众子!

「凿出心中的大卫」就如此简单


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大卫》。
1501年,26岁的米开朗基罗载誉回到故乡佛罗伦萨,用了四年时间完成了举世闻名的《大卫》雕像,像高2.5米,连基座高5.5米,安放在韦吉奥宫正门前(现收藏于佛罗伦萨美术学院)。

有一次记者问米开朗基罗:「您是如何创造出《大卫》这样的巨作的?」他答道:「很简单,我去采石场,看见一块巨大的大理石,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大卫。我要做的只是凿去多余的石头,去掉那些不该有的大理石,大卫就诞生了。」

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大卫依然是《圣经》中的人物,这位少年英雄是正义和力量的化身,他曾经杀死侵略者非利士巨人哥利亚,胜利后将哥利亚的头颅踩在脚下,保卫了祖国的城市和人民。

米开朗基罗雕刻的这尊雕像被认为是美术史上最正气凛然的男性人体雕像之一,是后世艺术家学习雕塑的无价之宝。

其实,米开朗基罗本身就是上天的完美作品,因为神给他足够的智慧让他去完成讴歌神的使命。

为荣耀神而准备的位置

1505年,米开朗基罗应尤里乌斯二世邀请,赴罗马为教皇在圣彼得教堂内建造陵墓。米开朗基罗实在太优秀了,教皇的艺术总监勃拉曼特担心自己会失宠,甚至担心自己的职位不保,所以找种种理由让教皇暂停建造陵墓,要求米开朗基罗去教皇私人的礼拜堂、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绘制穹顶画。

西斯廷教堂的墙壁上满是15世纪意大利名画家的作品,交给米开朗基罗作画的地方,是在高高的天花板上。它的位置,它的形状,它的面积,都表明这是一个极为艰钜的任务。米开朗基罗开始婉拒,但教皇执意让他去做。

一天清晨,米开朗基罗独自攀登上罗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巅,顿感心旷神怡、思如泉涌。烦乱的心情一扫而空,在那里神点化了他,让他回想起圣经《创世纪》,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深渊而黑暗。上帝说「要有光」;上帝又说「让一座坚实的圆穹从水中升起与水分开」。上帝称这圆穹为天空;上帝还说:「照着我的形象造人。」于是世上第一次有了与神外形一样的人类。过去地球人都是外星人的形象,它们是不能被称作「人」的。

「上帝是创造宇宙的最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顿时茅塞顿开:西斯廷教堂穹顶那个位置就是为荣耀神而准备的。

神助米开朗基罗完成穹顶壁画《创世纪》

1508年5月至1512年10月,历时四年半,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教堂大厅穹顶的中央部份按建筑框边画了9幅壁画,中心画面分别以《神分光暗》、《创造日、月、草木》、《神分水陆》、《创造亚当》、《创造夏娃》、《原罪──逐出伊甸园》、《诺亚献祭》、《大洪水》、《诺亚醉酒》组成。整幅作品511平方米,大画面的四周画有先知和其它有关历史内容,共绘画了343个人物,其中有100多个比真人大两倍的巨神形象。

一些虔诚信仰神佛的艺术家、作家等等各门专家都有同一个体会,那就是当他们的心灵越纯净时,思路就越如泉水一般不断的涌出来,而且都是自己的能力根本做不到的。


神的宠儿米开朗基罗。
米开朗基罗从构图草创到色彩的调制,甚至从脚手架设计到内容安排全部由他独自一人亲自动手完成,他把自己封闭在教堂之内,拒绝外界的探视和其他助手的协作。「天天仰卧在18米高的台架上」,「我的胡子向着天,我的头颅弯向肩,胸部像头枭。画笔上滴下的颜色在我的脸上形成富丽的图案。腰缩向腹底位置,臀部变成称星压平我全身的重量。我再也看不清楚了,走路也陡然摸索几步。我的皮肉,在前身拉长了,在后背缩短了,仿佛是一张弓。」这仅仅是米开朗基罗后来对他近五年工作状态的描述,那几年中教堂内发生过什么,永远是个迷。

「其绘画工程之浩大和艰巨性甚难想像」,那决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而且完成到如此完美。什么是神迹?头颅弯向着肩,胸部像头枭,皮肉在前身拉长了,在后背缩短,这不是神迹吗?别说米开朗基罗那时已经30多岁,就是运动员,你让他天天这个姿势,还得抬着胳膊总是举着笔,什么都不干,一天他也坚持不下去,更别说所有的活儿米开朗基罗一个人全包了,一包就是几年。所以,神迹并不是舒舒服服、天上掉馅饼的代名词。

神点化米开朗基罗把上一茬人类从开天辟地到洪水方舟的真实历史过程倒叙展现在教堂的穹顶上。这个创作一直被这茬人类当作艺术品欣赏,但是当人类又走向堕落败坏时,才有人明白为何米开朗基罗作画的顺序是倒叙的,他从教堂大厅的入口处先从《大洪水》和诺亚画起,然后才是上帝造人,最后是创造天地万物、神分光暗。

原来神借米开朗基罗的画作告诉人,当整个人类堕落后就被销毁了,然后神又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纪。大洪水不过是上一茬人类败坏后被销毁的一种形式而已。实际上,世纪更替,不知道曾有过多少回。对于现代人类的2012末世预言来说,米开朗基罗的穹顶壁画《创世纪》就具有了大声疾呼的意义。

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




没有精气神儿的亚当需要上帝给予力量。

神曾销毁过一茬又一茬的不同的外星人形象的地球生命,一次次宇宙处于混沌状态,然后再开始创造下一期生命。只有我们上一茬的地球人才具有了与神同样外形的生命。据《圣经》记载,耶和华神在创造了万物之后,用地上的「泥土」,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了人,然后把自己的气息吹在人的鼻孔里,人就活起来了。

耶和华给自己造的第一个人取名叫「亚当」。神说:「亚当一个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来帮助他。」于是神使亚当沉睡,神取下亚当的一条肋骨,就用这根肋骨,造了一个女人,就是夏娃。这就是夫妻的真正关系。壁画《创造亚当》告诉后人:人不是进化来的,更不是猴子的后代,人是神造的。

在这幅壁画中,米开朗基罗细致入微的描绘出上帝的慈爱:亚当活了,没有精气神儿,显然他还没有达到上帝心目中的「人」的标准。于是,在小天使们的簇拥下,耶和华亲自来了……来了以后怎么样呢?这幅壁画没有给出答案。画面停止在耶和华与亚当伸手接触到的前一瞬间。

因为绘画不是电影,只能定格在一个画面上,于是米开朗基罗选择了上帝来修改自己作品「亚当」的一部份过程。

有评论说,「米开朗基罗并没有让这两只手碰在一起迸发出神创的奇迹。那相差一点点的距离成为了一个永恒的期待的瞬间,给人留下了永远的想像空间。」

其实不需要期待,也没给留想像空间,答案在此之前早已经有了,那就是米开朗基罗从1501年开始用了四年时间完成的巨人般体格、坚强勇猛形象的「大卫」雕像。那就是亚当与上帝伸手接触后发生的奇迹变化。

这个神奇是米开朗基罗凭空想像或推测出来的吗?不是。是神展现给他看的。也就是说米开朗基罗和孙思邈、华佗、李时珍等中国古代大医学家一样,都具有「特异功能」。这可不是自己争取到的,而是神佛拣选了这些好人,让他们为人类留下神迹。

米开朗基罗作品的传世意义




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大厅正面墙上,米开朗基罗撼人心魄的巨幅壁画《最后的审判》指的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在西斯廷教堂完成穹顶壁画《创世纪》的24年后,教皇克莱门七世邀请米开朗基罗在同一教堂祭坛220平方米正面墙上绘制出另一巨幅壁画《最后的审判》(又称:末日审判)。按照神的旨意,米开朗基罗此次又是独自一人从公元1536至1541年工作了将近6年,这幅画共绘出约四百个人物,画面分别表现几个部份,天堂、地狱、人间,善恶有报。

在画的中央,耶稣基督高举右手,发出最后的判决。在耶稣的下方,有一小舟上载七个天使,他们受命吹起长长的号角,召唤所有的灵魂,无论好坏前来接受最后的判决。在画面的右下方一些相貌狰狞的罪人被一位巨人驱赶下船,米开朗基罗用黑色和丑陋表示这是些该下地狱的人。而表现好人和该上天堂的人,米开朗基罗则用色光明。

这幅壁画对现代人最有价值的警告是,当最后的审判来临时,就没有可以挽回和改正的机会了。耶稣基督的左手指向自己躯体上被钉十字架时受枪刺的创伤,是要告诉世人:一切迫害神的恶人都决不会得到宽恕。

米开朗基罗在61岁高龄时创作了《最后的审判》,当作品在1541年圣诞节前推出时,整个罗马城为之沸腾。

1475年3月6日出生的米开朗基罗其貌不扬,一生受苦,没有配偶,专心创作。在89岁高龄时,1564年2月18日逝世于自己的工作室中。看似上帝实在不公,其实恰恰相反,这正是神对米开朗基罗的特殊厚爱。也是上天对整个人类的慈悲。

教宗方济各不务正业


教宗方济各应该竞选总统。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7年7月8日以「教宗:担心G20强国结成『危险联盟』」为题报道说,教宗方济各周六(8日)表示,G20峰会让他「担忧」,原因是世界领袖存在结成「危险联盟」的可能。他还谈到难民问题,警告大国领袖不要有把难民抵挡于洲界之外的幻想。该文里还配了一张教宗方济各怒气冲冲的图片。

报道说,方济各教宗在接受意大利《共和国报》(La Repubblica)的采访时表示,他担心各强国之间结成非常危险的联盟,对世界带来毁灭性后果:美国和俄罗斯、中国和朝鲜、普京和阿萨德(俄罗斯和叙利亚)。

教宗指出,这对移民构成威胁。方济各称,当今世界不断增加的主要问题是那些贫困群体、弱势群体和被排斥的群体,其中就包括移民。他指出,某些国家「害怕移民入侵」。

报道还说,联系到全世界最富裕的大洲欧洲自2015年以来面临难民潮,教宗警告说,欧洲领袖们不要沉沦于有可能把难民抵挡于洲界之外的幻想。

根据德国之声中文网的这个报道,方济各应该去竞选总统而不是扮演教宗的角色。这决不是开玩笑。艺术家米开朗基罗用毕生的精力去完成对《圣经》的注释,用艺术的形式去注释对神的敬仰,在艺术上他是专业的、全职的,正因为米开朗基罗对神的虔诚,使他的作品千古不朽。

而相比起来,梵蒂冈的现任教宗方济各就显的不务正业了。他的本职工作和全职工作是告诉人类,要遵循神的旨意去生活和工作,做个神喜悦的人,死后去天堂。但是,方济各却把精力用在俗世上,说什么担心G20强国结成「危险联盟」,对世界带来毁灭性后果。如果教宗连人间的事不是人说了算而是神说了算都不知道,那岂不是享受着教宗至高无上的尊贵待遇却操着总统的心?

500年前,神让米开朗基罗在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留下不朽巨作《最后的审判》,500年后,神的预言要兑现了。(文/喻梅)△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