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医生李志绥泄露毛的最大嗜好(图)
 
瞿咫
 
2017-6-20
 



粉饰过的毛被捧上神坛,成为中共国的红太阳!



杨开慧被处以死刑时才29岁。在此之前,毛未离婚就已经与贺子珍结婚!

【人民报消息】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由于写了一本关于毛的私密的书而被灭口。灭口前他说准备写第二本,但是再没有第二本了,连他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

一九九五年二月,也就是李志绥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自己准备开始撰写第二部回忆录的消息后,不到一周,他就「猝死」在自家厕所,说是心脏病。

警方调查时发现,门窗都关的好好的,估计凶手是熟人。2003年才有消息流出,凶手确实是熟人,此国安特务在手指甲中放入一点特殊的药物,在倒水时弹入杯内,只要人喝下,三天后才会发作死亡,其死状则与心脏病死亡相同。

中共建政邀李志绥回国

原来中共建政之时,一九四九年,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正在澳大利亚。后来由他大哥的从中介绍,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卫生部副部长傅连璋去信,希望他回大陆工作。于是李志绥返回香港,同妻子娴一道回到北平。

李志绥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写道:傅安排我到了中共中央办公厅行政处香山门诊部,后迁入中南海,成立中南海门诊部。我工作勤奋,受到中共中央一些高级干部和一般工作人员的赞誉,被选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共中央直属机关的甲等工作模范,吸收入党,并被任命为中南海门诊部主任,后为中南海保健办公室主任、中央卫生部医学科学委员会副秘书长及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三零五医院院长。一九五四年,经警卫局局长汪东兴推荐,通过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和中央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同意,由周恩来批准,我被任命为毛泽东的保健医生,以后并兼任毛的医疗组组长。从此,直到一九七六年毛去世为止,我作为毛的专职健康保护人和监护人,无论在北京或去外地,都跟随在他身边,为时二十二年。

李志绥说:一九五九年以前,我崇拜他,仰望他如泰山北斗。但是我虽在他身边,在他的周围似乎有一道神秘而不可逾越的障隔,使我不能真正进入他的生活。一九五九年以后,我逐渐穿过这层密障,进入了他的生活实际。原来他正如演员一样,除去前台的经过种种化装的他以外,还有一个后台的真实的他在。

毛从成为中共政治局成员以来,从来没有能够真正得到周遭「同志」的拥戴。但是正如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所说:「毛认为,全党没有谁都可以,可是不能没有他。」所以毛提出运动要七八年再来一次,实际就是要七八年巩固一下他的专权。

毛的私生活骇人听闻

李志绥在回忆录中写道:毛的私生活骇人听闻。外表上,他凝重端庄,而又和蔼可亲,俨然是一位忠厚长者。但是他一贯将女人作为玩物;特别到晚年,过的是糜烂透顶的生活。他没有别的娱乐,玩弄女人成了他唯一的乐趣。

汪东兴说:「他是不是觉得要死了,所以要大捞一把。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兴趣,这么大的劲?」

江青说过:「在政治上,无论苏联和中共党的领导人,没有哪一个能斗过他(毛泽东)的纵横捭阖的手段。在生活问题上,也没有谁能斗得过他,管得住他。」

在京夫子写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中,其中有一个章节叫「又食武昌鱼」,这可不是毛泽东一九五九年写的诗词「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中的「武昌鱼」,这个「武昌鱼」指的是一个湖北军区文工团出身的军队护士小于,这位很容易紧张,动不动脸红的绝色女子老家在鄂西姊归县长江三峡岸边上,还是王昭君的正宗小同乡。

毛泽东平时想搞谁就搞谁,甚至当着人家丈夫的面留下他妻子陪其过夜。老毛不知玩儿过多少女人,没想到却让这条「武昌鱼」给扎了嘴。

小于年轻、亮丽,毛一见就非常满意,总爱跟她讲笑话,还给她取了个外号,叫「武昌鱼」。小于初来时和李志绥一样,对毛无限崇拜,仰望毛如泰山北斗。但很快泰山塌顶北斗坠落。张玉凤两次看到她从主席的卧室里冲出来,然后伏着走廊的墙壁哭。很快的,部队医院来了人,把她领走了,再没有了她的消息。

意外的失败让老毛的情绪坏透了,他把湖北省委书记叫来痛骂了一顿,省委书记被骂的脸色发青,浑身大汗淋漓,听到一声「滚」后,头也没敢抬,一步一步哆里哆嗦的倒退着出了门。

因为没有女人,毛又陷入整晚整晚不能入眠的状态。而这位「不听话,不懂事,缺少工作和生活经验」的绝色女子后来的命运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怀孕的漂亮护士消失了

在小于之前,夜夜陪伴毛的是一个叫杨丽清的漂亮按摩护士。

一九六六年元旦和中国新年,毛泽东是在杭州度过的。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多次恭请他回北京,他都以身体不适、北京天气太冷等为由,继续「请假养病」。实际上毛正考虑如何发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在决策层威望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的国家主席刘少奇搞下台。

毛泽东在杭州过了三个月的紧张日子。离开杭州时,他没有忘记把小同乡、按摩护士杨丽清带来东湖别墅。只要是杨丽清来到毛的书房,张玉凤便悄悄自觉回避。多年在毛身边,刚开始张玉凤还醋意十足,慢慢的发现不管毛迷上了怎样的女子,日子都不会太长久,过一段时间玩腻了,就要换换口味,而且毛摈弃她们犹如扔破袜子。

而毛换女人怎样如走马灯,但日常生活上事事还得由张玉凤打理。所以当张玉凤明白这个道理后,无论是哪个来,她都相处很好,亲如姐妹,不给老毛添麻烦。这让老毛对她很放心。

就在毛忙于调兵遣将、准备与刘少奇大干一场时,杨丽清怀上了毛的孩子,按照她的想法,「我想替他生下来……你知道,一个女子,不能总是被人玩来玩去……」。但深知毛的为人的张玉凤却说,「这可要小心了……你也看得出来,这两月,情况有些紧张,他忙于调兵遣将的,可能更不愿添麻烦。」

杨丽清天真的认为,「我不管。要是真的怀上了,我就请假回部队上去……反正要生下来,不能去做手术。有了他的骨肉,别的首长或许会尊重人一些……」。

杨丽清不知道杨开慧的悲惨故事,杨开慧和毛的三个儿子还在监狱里时,毛的床上已经躺着18岁的贺子珍。杨开慧还没被枪毙,毛贺已经结了婚。杨丽清也不知道贺子珍的悲惨故事,贺被炸的奄奄一息时,毛在邻村竟没有去看望过一次,而且后来也一直没有去看望过。在战火纷飞的时候,贺子珍成了毛泄欲的工具,怀孕十次,最后才保住一个女儿李敏,毛还对别人说,她「是个能下蛋的母鸡」。

张玉凤清楚记的,杨丽清又在主席的房里过了三晚。一星期后,确定自己怀了孕,杨丽清提出回杭州。她以为:自己生下毛种儿之后,就更有资格回到他身边来。毛哪儿能不认、不爱自己的亲骨肉?

毛泽东嘱咐张玉凤从《毛泽东选集》四卷的稿费中开出两千块钱给杨丽清做盘缠。杨丽清走后,张玉凤再没听到她的消息,也从没听见毛问起过一次。

张玉凤感觉她就像天上的一颗美丽的彗星,在毛的生命中划过去,就消失了。有好些日子张玉凤都没忘记她们之间切入肺腑的知心谈话,不知那孩子是否能留下来,更不知怀了毛骨肉的杨丽清是否还尚存人间。(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