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百通 破解世界两大难解之迷(多图)
 
齐禅
 
2017-7-11
 



现代人发现了4000年前的印度「死丘」。



北京王恭厂大爆炸是明朝灭亡的预兆。



左图印度「死丘」人瞬间死亡,右图庞贝城出土的遗骸表明遇难者连改变自己的姿势都来不及!

【人民报消息】人类历史上曾发生过许多次惊心动魄的灾难,其中包括4000多年前的印度「死丘」事件,还有391年前,1626年的北京王恭厂大爆炸。

仔细想想,这并不是什么难解之迷,都有解开的钥匙,而每一把钥匙只要是从「善恶有报」这个锁眼里进去都能解开。

◎ 4000多年前的印度「死丘」与庞贝城的毁灭

距今3600多年前的某一天,位于印度河中央岛屿的一座远古城市的居民几乎在同一时刻全部死去,4000年前的摩亨佐·达罗城在某一刻也随之突然毁灭,全部毁灭。这便是被科学家称为「死丘事件」的一次类似古罗马庞贝城的灭顶之灾。

「死丘」即印度历史上的「摩亨佐·达罗」遗址。在印度语中即是「死亡谷地」的意思。这个印度河流域有着高度文明的城市为什么被冠以如此恐怖的名字呢?因为在这个古城遗址中挖掘出来了数以万计的尸体,其恐怖的死状,令后人给这座城取了这样一个令人恐惧的名字。


从骨架的姿势可以看出,印度「死丘」
的灾难是突然降临的。
在这里,考察人员找到了此地发生过多次猛烈爆炸的证据。爆炸中心一千米半径内所有的建筑物都成了粉末。距中心较远处,发现了许多人骨架。从骨架摆放的姿势可以看出,死亡的灾难是突然降临的,人们对此毫无察觉。这些骨骼中都奇怪地含有足以与广岛、长崎核袭击死难者相当的辐射线含量。不仅如此,研究者们还惊奇地发现:这座古城焚烧后的瓦砾场,看上去极像原子弹爆炸后的广岛和长崎,地面上还残留着遭受冲击波和核辐射的痕迹。

这座古城废墟一直在沉睡,直到1922年被印度考古学家拉·杰·班纳吉等人发现,因城中遍布骷髅,所以称之为「死丘」。

摩亨佐·达罗是印度河流域最大的文明古城,位于今巴基斯坦信德省拉尔卡纳县境内,在当地方言中,摩亨佐·达罗是「死亡之丘」的意思。根据碳14测定,其存在年代为公元前2500年~公元前1500年间,虽然其历史比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略晚,但影响范围更大。在距摩亨佐·达罗城几百英里以外的北方,人们也发现了布局相同的城市和规格一致的造房用砖。

从遗址发掘来看,摩亨佐·达罗非常繁荣,占地8平方公里,分为西面的上城和东面的下城。上城居住着宗教祭司和城市首领,四周有城墙和壕沟,城墙上筑有许多了望楼,上城内建有高塔,带走廊的庭院,有柱子的厅以及举世闻名的摩亨佐·达罗大浴池。浴池面积达1063平方米,由烧砖砌成,地表和墙面均以石膏填缝,再盖上沥青,因而滴水不漏。浴场周围并列着单独的洗澡间,入口狭小,排水沟设计非常巧妙。和上城相比,下城设置比较简陋,房檐低矮,布局也不规整,可能是市民、手工业者、商人以及其他劳动群众的居住之地。

此城具有相当明确的建设规划,总的来说,布局科学、合理,而且已经具备现代城市的某些特徵。整座城市呈长方形,上下两城的街区,均由纵横街道隔成棋盘格状,其中,也有东西和南北走向的宽阔大道。居民住宅多为两层楼房,临街一面不开窗户,以避免灰尘和噪音。几乎每户都有浴室、便所以及与之相连的地下排水系统。此外,住宅大多于中心地方设置庭院,四周设居室。给人的印像是,该城清洁美丽,居民生活安祥舒适。这座城市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文明水平,考古学家从遗址中发掘出大量精美的陶器、青铜像以及各种印章、铜板等,还发现了2000多件有文字的遗物,包括500多个符号。


在古城发掘中,满视野都是人体骨架。
在古城发掘中,人们发现了许多人体骨架,从其摆放姿势来看,有人正沿街散步,有人正在家休息。灾难是突然降临的,几乎在同一时刻,全城4─5万人全部死于来历不明的横祸,一座繁华发达的城市顷刻之间变成废墟。

这真是象极了古罗马庞贝城的灭顶之灾,虽然销毁的方法不同,但都是突如其来的灾祸,人连换个姿势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销毁了。

古印度诗《摩诃婆罗多》里曾形容过死丘大爆炸:「空中响起轰呜,跟着是一道闪电,南边天空有一股火柱冲上天,有一道光过太阳的光将个天割开了一半……房屋、街道同所有生物,都被这些突如其来的天火烧毁掉。」

诗中最重要的那句话是,被「天火」烧毁掉。「天火」可不是随便烧的,它必须遵从天理。所以可以推断那里的人为什么被销毁。

曾经繁荣的古罗马庞贝城被销毁


堕落的庞贝城被火山灰掩埋!
历史在人类开始堕落的时候,让人找到了沉睡在火山灰下1600多年的古城庞贝。它令人震惊的是出土的古城遗骸让时间凝固在1900多年前毁于一旦的瞬间。遗骸表明遇难者甚至连改变自己的姿势都来不及,更不用说改变灾难。

从发掘的遗址上看,庞贝城可称为「现代化」的城市。城内店铺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生意非常兴隆。大街小巷星罗棋布,道路四通八达,马车可行驶在用大石板铺成的路上,邮车几天内便可抵达罗马帝国的各大城市,东到小亚西亚,西到西班牙,当年留下的深深车辙,至今仍一目了然。全城不计其数的商摊店铺,随处可见:水果摊、菜市、鱼市、肉店、奶酪店、橄榄油店、鱼子酱店、面包房、酒馆、漂洗行、织布房、陶器作坊、打铁铺、铜匠坊、玻璃作坊、金银作坊……应有尽有。繁荣的庞贝,甚至出现一些雏形的美酒广告,酒馆多达100余家。可这不过是个只有两万人的城市。

城内有3座大型公共澡堂,分温水池、热水池、冷水池,男女分开,一次可接纳1000人同时洗澡。有更衣间、按摩室、厕所,地板还是温的,下面有暖气,用蒸汽通过陶制管道散发热量。这一水准,即使对欧洲非罗马帝国地区来说,也是过千年之后才达到的。泉水从百公里之外的山上引过来,水管有石凿的、陶烧的以及铅制的,水塔建在公共浴池边上,用大管道先将水流入公共浴池。小管道的水则流向各家各户,庞贝人也早就用上了冲水马桶!污物、粪便则从很粗的下水道排走。

令人惊骇的是海鳝要用新宰杀的奴隶肉喂养几天,贵族们认为这种吃过人肉的海鳝的味道最美。才2万人的庞贝有25家不同档次的青楼,出土的墙上充斥着各种不堪入目的春画。甚至恶心人的同性恋壁画和雕像都随处可见。

庞贝竞技场并不是比赛「竞技」,而是观看不死不休的血腥格斗。当时血腥刺激成了整个城市的重要生活项目,大部份的格斗士是由战俘、罪犯或奴隶来担任。这一「斗兽场」内的浴血奋战,不但有猛兽之间的撕杀,更有奴隶与饿兽的搏杀以及奴隶和奴隶、俘虏与俘虏之间的较量,均以毁灭对方的生命为结局。

公元79年8月24日,古代世界最为严重的天灾向庞贝城袭来。在24小时内,庞贝城和城里至少5000居民在维苏威火山的怒吼中从大地上消失。

当神对这些「兽人」忍无可忍的时候,离城约10公里的沉睡800年的维苏威火山突然苏醒了。不是它无原由的苏醒,而是神要它完成神让它完成的事情──滚滚浓烟和无数火星从山顶腾空升起,剧烈的爆炸声接连不断。顷刻之间,天昏地暗,大地摇撼。被喷起的熔岩,落地时凝固成石块。大量的石块和火山灰堵住了城市的每一扇门窗,令庞贝人窒息而死。

在短短18小时内,维苏威火山共喷发出超过100亿吨的浮石、岩石和火山灰。庞贝,这座建于公元前六世纪的繁荣罪恶古城,就这样整个的被埋没起来,最深处竟达19米!

4000多年前的印度「死丘」与近2000年前的古罗马庞贝城的被销毁,虽然使用的手法不同,但销毁的理由应该是相同的。

◎ 北京王恭厂大爆炸是明朝灭亡的前兆

391年前,明朝末年天启六年五月初六、端午节次日1626年5月30日上午9时,北京城西南隅的王恭厂火药库附近区域发生离奇爆炸事件,造成半径达750米、面积达2.25平方公里的爆炸范围及2万余人的巨大死伤。后人估算,此次威力约为1至2万吨当量的三硝基甲苯,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爆炸。但奇怪的是,据记载,爆炸中心地点的树木完全没有燃烧的迹象。

关于这次大爆炸的情况,明末史学家计六奇在《明季北略》中的描述很惊人:「天启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时,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色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暗如夜,万室平沉。

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二里,尽为赍粉。屋数万间,人二万余,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重迭,秽气熏天;瓦砾盈空而下,无从辨别街道门户。伤心惨目,笔所难述。」

《明官史》中这样记载:「天启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时,忽大震一声,烈逾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尽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梢或向下;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

自西安门一带皆飞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自宜武门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碎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

死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凡死者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女,尽皆裸体,末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

明朝当时的官办报纸《邸报》的《天变邸抄》及时人的笔记《日下旧闻》、《天变杂记》也有关于这次大爆炸事件的记载。

史载,王恭厂大爆炸时,裹挟的力量之大前所未有,竟可移他山之「石」。石驸马大街上有一重5000斤的石狮子飞出顺成门(今宣武门)外,树木则飞到了密云县。

震崩后,有人报信说,许多红细丝衣等都飘至西山,大半挂在树梢上;还有的飘到了昌平教场中,器皿、首饰、银钱无所不有。户部张凤逵派长班前去验对,果不其然。丰润等县治,树上也挂满成堆的衣服;还有的人,莫名其妙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别人家中;还有瞬间失去胳膊、腿及头颅的,竟然在十里之外寻获。

西安门一带,天空纷落铁渣。而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许多厂房猝然间倾倒,屋顶上尽覆土木。至于坍塌的平房,则炉中之火皆灭,但只有卖酒的张四家的两三间房子着火焚烧,其余的平房则安好无毁。

这场灾祸实在是太离奇了,闻所未闻,尤其是「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

诡异脱衣现象

王恭厂大爆炸之诡异令人瞠目结舌,不仅有许多人在灾难中莫名其妙地消失,而且,还伴随着衣衫尽褪的诡异现象。

有一绍兴人士周吏目的弟弟,名周季宇,到京才两天,当天上午去菜市口买一蓝纱褶,中途遇上6个友人,于是停下行礼作揖,礼还没拜完,头忽然飞去,而另外6个人却毫发未伤。

在粤西会馆路口,有一学馆,其中有学童32人,一响之后,先生和学生俱无踪迹;宣府新推总兵正出门拜客,走到圆宏寺街时,一声巨响,一行7个人都没了踪影,同时消失的还有一匹据说是花千金才买到的宝马。

承恩寺街有一女轿经过,震后,只见打坏的轿子仍在街心,而女子、轿夫都不见了;而经过玄弘寺街的女轿则幸运多了,一响之后掀去轿顶,轿中女子身上的衣服没了,人却没事。

很多死者和伤者均赤身裸体,寸丝不挂。有一侍从,巨响之后,帽子、衣裤、鞋袜一霎那全都不见了。

有一人因压伤一腿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见街上妇女赤体而过,有的用瓦片遮住下身,有的用半条脚带遮掩着,有的披了半条褥子,有的披着一幅被单,一会工夫就过去了数十人,均寸丝未挂。那人见了哭笑不得,也百思不解。

皇宫官宦有死有活

邸抄记载:怪事发生时,明熹宗(朱由校)正在乾清宫吃早饭,突然大殿震动,只见皇帝扔下饭碗,起身直奔交泰殿。

速度之快,惊慌的内侍们一时未来得及跟上,只有一个贴身侍卫扶着皇上。但行到建极殿时,此侍卫却被飞落的瓦砸中脑袋,一命呜呼。

明熹宗喘息未定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张桌子下。而乾清宫此时也早已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侍奉皇帝进早膳的太监无人存活。不满周岁的皇太子朱慈炅在宫中被砸死。

京城的官员们有没事的,有砸伤的,还有丧命的。工部侍郎薛凤翔等人的轿子在街上被打坏;工部尚书董可威折断了胳膊,更倒霉的是他还因此灾被罢职,由薛凤翔继任;御史何枢廷、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

有一官宦人家,桌椅因震动倾翻,一家人抱着柱子痛哭,「随扑于地,乱相击触」,到天渐明时,都蓬头垢面,若病若鬼。

金日升的《颂天胪笔》中有一段精彩的记载:当时,明朝权力极大的狡诈太监魏忠贤正跟同党在宫中密谋,地面忽然震动,屋脊上的吻兽蓦地飞落,把魏身边的两个宦官当场砸死,魏也吓出一身冷汗。

当时皇宫中正在修建三大殿,无数工匠在工地上忙碌,天启大爆炸发生后,有2000多工匠被砸成「肉袋」。为皇帝出宫准备的仪仗队中的大象,受惊从象房中奔逃,满街乱窜,践踏百姓死者无数。

北京王恭厂诡异大灾害暗示明朝将灭

1626年5月30日上午9时发生此诡异大灾祸,与明熹宗朱由校极度宠信太监魏忠贤、随便处死弹劾魏忠贤的大臣有直接关系。当时魏忠贤被称为「九千九百岁」,排除异己,专断国政,以致百姓「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魏忠贤作恶多端,还成立自己的特务组织,叫东厂,随处设耳目,残害忠良。

历史上有一个记载,说有四人夜里在密室饮酒,其中一个人喝醉了,大骂魏忠贤,另外三个人吓得不敢出声。那个人还未骂完,东厂番子将四人押到魏忠贤的住所,立即将骂的人处寸磔(凌迟处死),,另外三个都被吓的魂飞魄散不敢动弹。

诡异大灾祸的第二年1627年(天启七年)秋八月,宠信无法无天的太监魏忠贤的皇帝明熹宗朱由校驾崩,由同父异母的弟弟、17岁的信王朱由检继位,朱由检继位后史称明思宗,其打击惩治阉党,治魏忠贤十大罪,命逮捕法办。魏忠贤私下得到此消息后自知死罪难逃,于1627年12月11日自缢而亡,离宠信他的明熹宗朱由校驾崩仅仅才3个多月,其余党亦被肃清。

1628年明思宗改元号崇祯,后世称其崇祯帝。崇祯帝继位后大力铲除阉党,勤于政事,生活节俭,曾六下「罪己诏」,但无法挽救注定要灭亡的大明王朝。1644年,李自成攻破北京时,崇祯帝于煤山(现北京景山公园)自缢身亡,终年34岁,在位17年。

若就事论事去分析北京王恭厂诡异大爆炸是永远也无法解迷的,只有与明熹宗朱由校任用恶人、滥杀忠臣、造成社会动荡联系起来,才明白这个异象是明朝要灭亡的征兆。而印度「死丘」数万人瞬间被天火烧成骨架的新闻在提醒后代,「逆天而行者亡」不是说着玩儿的,「战天斗地」是害人的鬼话。

中国有句话是「天灾人祸」,也就是说没有人祸就不会有天灾。为什么4000年前的奇事现在会翻出来呢,是因为现在比那个时候更危险,那个时候是局部的灾难,但现在是全球性的灾难;那个时候即使是把整个地球都销毁了,但人可以再转生回来,上一世没做好,下一世可以给机会再挽回。而我们这一茬人类非常特殊,在这一世就给人机会,机会都是均等的,无论是教皇、国王、总统、富豪名人还是平民百姓。

但这一世还有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特殊之处,就是每个人只有这一次抉择的机会:此生,在正邪交战面前,在真象大显之前,你站在哪一边,你在「最后的审判」中就被送去哪里。

实际上,世界上有很多所谓的无解之迷都能很轻松的破解,问题是人肯不肯面对现实、面对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这个结果。(文/齐禅)△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