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故宫修文物是一辈子的时光(3) (图)
 
——专题:现在年轻人不懂得这个
 
唐糖
 
2017-1-9
 



屈峰说,人不能撒手人寰就这么走了,一生要留点什么。



性格恬淡、天生好静的谢扬帆,对古旧东西有特别情怀。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编者按︰作者唐糖采访了几位在北京故宫里修文物的专家们,然后写了一篇近两万字的报导。文章写道︰「在故宫修文物,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辈子的时光。」现在的人,尤其是年轻人,三天两头的跳槽,可是在故宫修文物的工作可是需要一辈子的时光。

不知道有祖宗的人、不知道敬祖宗的人,没有办法沉下心来甘心情愿的为民族留下些祖宗的遗迹。这可是见证中华民族五千年神传文化的一个组成部份啊!

被采访的屈峰师傅说,「人不能撒手人寰就这么走了吧,一生到底能在哪儿留点什么呢?」)

(接上)这样半年下来,新人才会对在故宫修文物有一个深化的认识。有了这些认识之后,再开始给师傅打下手,经过一年左右才开始真正自己独立修复各种文物。所有新踏入工作的年轻人,总会在工作之初,去寻找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所在,屈峰也不例外。

故宫里虽然珍宝无数,在普通人看来样样是精品,但对于学艺术出身、眼光尤为挑剔的屈峰来说,有些看似理所当然的事儿,就成了问题…「我们为什么要保护文物呢?如果说很美的东西,做得特别好,代表了当时最先进的技术,代表了当时审美的顶峰或是典型,当然我们把它保护下来没问题。那有的文物真的挺丑,也不好看,那我们为何还要保护呢?」这个问题,后来的屈峰给了自己一个满意答案。

「我喜欢比较自然一点,比如说找一块木板,表面处理一下,直接架成桌子。这块大木板,中间可能有窟窿,我就把这个窟窿处理一下,留在那。我还跟我媳妇说,我们先把底下刻成一种海底的感觉,然后用透明树脂兑上蓝颜色,浇灌、磨平,那就是一个海底世界,再做一些小鱼放在里头,刷成银色的,花色的,给它放在那树脂里头。」也许不久之后,在北京鳞次栉比的住房中间,屈峰和妻子的客厅里,将会摆上充满艺术气息的桌子。桌子上偶尔也许还会有鱼香肉丝、回锅肉…屈峰还拥有川菜三级厨师证。这套位于北五环的房子,屈峰在工作5年后的2012年购得,能在北京有家、有房,虽然六点起,坐十几站地铁,交月供,屈峰已经觉得这是很幸运的事了。「到地方上去肯定待遇会好很多,但是还是愿意在北京。」到故宫工作十年,从一开始的有很多困惑、犹豫,到现在屈峰成为木器组的中坚。在谈及自己最开心的三件事之一,就是他去年主持修复了寿康宫,电视剧爱好者所熟悉的乾隆的生母,甄寰的寝宫。

「寿康宫里头,陈列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修复的。从修复、仿制、复制,然后到最后开放,都是我负责的,其中寿康宫里的一块雕龙大扁,就是仿制的。最后在我们这些师傅和同事的配合下,把这个项目终于完成了,寿康宫开以后,评价声挺高的。」每天经手历史的真正见证者「文物」,对于某些古装电视剧,屈峰也不忘开启专业吐槽模式——「瞎编成乾隆是甄寰收养的,胡说八道,就是唯一的生母,怎么能是收养的。看的时候特搞笑。前段时间看《芈月传》,看完以后,我们都快乐疯了。在电视剧里,用的青铜器全都是绿的,谁家做饭的时候放一堆生了锈的青铜器,这不很搞笑吗?青铜器并不是说他造出来就是青颜色的,对不对?那个时期造出来盛饭的东西,竟然都是锈迹斑斑,想中毒吗?那时候是没有铜锈的,而且上面是上彩色的,有彩色的,上面会画朱砂这些颜色,很漂亮。只是我们现在是不知道,他画成什么样子。」除了每年组织项目,完成需要修复的数十件文物,屈峰还要处理很多行政事务,木器组不到十个人,而故宫需要修缮的文物不计其数。所以现在会聘请一些相关方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请他们修复一些数据性的文物。(故宫文物有定级,文物分为一级二级三级,其次是资料性的文物,占比最大。)这些工作的每一步跟进,以及非遗传人们吃饭问题等都需要屈峰操心。而刚到故宫时提出的那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保护文物呢?」也在业务与行政工作中早已不是问题了。「一把椅子再丑,它不是兔子做的吧,终究是人做的。而那个不知名的人在做一个凳子,他和这件东西有关系,他也和那个时代有关系,人不在了,物会把他这些东西承接在上面,所以我们需要不断地传承。让后来人通过物,看到那个时代。所以我们才会花这么多心力去修,请更多的行家来补。」这其中提到的「关系」,让屈峰对文物修复工作意义所在有了新的认识。

「人不能撒手人寰就这么走了吧,一生到底能在哪儿留点什么呢?」(全文完)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